邪教受害者之家

天下乌鸦一般黑:论邪教对金钱、美色的无限欲望

 二维码 64
发表时间:2014-08-23 22:46

邪教全能神却对权力、金钱、美色极度贪婪,其欲求就像宇宙的黑洞,永远无法得到满足。


  ——贪婪权力,妄图推翻政府建立政权


  通过组织体系加强成员行为控制。全能神始作俑者赵维山为满足自己的权力私欲,除把情妇杨向彬包装成“女基督”作为精神领袖和傀儡外,还精心建立了等级森严组织严密的行政指挥体系。从上到下依次设立了“监察组”、“牧区”等六级组织框架体系,并对应设立有监察组长、监察员等13类职级。根据国内的行政区域将大陆划分为“辽东”、“湖南”等8个“牧区”进行管理。制定了《神选民必须遵守的十条行政》等规章制度,要求成员绝对服从教主,下级绝对服从上级,不得有半点质疑。


  通过歪理邪说加强对成员的精神控制。第一步是故意污蔑现实社会黑暗无序,让信徒感觉生活无望。《话在肉身显现·真正的“人”指什么》中指出,“整个人类的上空混浊黑暗,毫无一点清晰之感,人间又是漆黑一团,活在人间‘伸手不见五指’,抬头不见阳光,脚下之路泥泞坑洼,蜿蜒曲折,到处都遍及死尸;黑暗的角落里尽是死人的尸骨;阴凉的角落里尽是群鬼寄居;人类的中间到处又都有群鬼出没;满是污秽的各种兽的后代互相厮杀、惨斗,厮杀之声令人胆战心惊……”,让信众彻底丧失生活的信心和希望。第二步是用所谓“神的美好国度”来引诱被蒙蔽的信众。称“神统治的美好国度”是“所有的子民都恢复正常人的生活,不再是冷若冰霜的冬天,而是四季如春的春城世界,人不再接触人间的凄凉,不再忍受人间的寒冷。人与人不相争,国与国不争战,不再有残杀之状,不再有残杀之血流动,全地充满喜乐之气,到处洋溢着人间的温暖之气……”(《话在肉身显现·神向全宇的发声·第二十篇说话》)。让信众为了所谓的“美好生活”而一切都听从全能神的指示。


  在实现了对全能神众信徒的绝对控制之后,赵维山还不满足,又捏造“中国的选民经历大红龙惨无人道的迫害、欺骗,使人的精神受到严重的摧残”(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你是活过来的人吗?》)、“可怜的人类哪里知道生养之地是魔鬼之地,养育自己的竟是害自己的仇敌”(《话在肉身显现·作工与进入(九)》)等邪说,并纠集一帮铁杆信徒编造了以“大红龙”迫害全能神信徒为核心的《揭露解剖中国政府的谬论与恶行》一书,煽动信徒对政府的仇恨。又称“我来在人世,我的目的…要因着道成的肉身来打败大红龙,来毁灭大红龙的巢穴。”(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第十二篇说话》)、“……现在是时候了,人早将浑身的力量都准备好,将全部的心血、全部的代价都为此奉献,撕破这魔鬼的丑恶的嘴脸,使被蒙蔽的受苦受难的人从痛苦中奋起,背叛这老恶魔!……”(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作工与进入(八)》),意在让信众团结在其周围,推翻现有政府,建立“神的国度”,谋求更大的政治野心。


  ——贪婪金钱,巧取豪夺疯狂聚敛财富


  全能神编印的非法出版物《神隐秘的作工》规定:“神家的钱财、物质,包括一切财产都是人当纳的祭物……除了祭司和神可以享用之外,任何人不得享用……”,这为全能神头子聚敛信徒的财物提供了理论支撑。还大肆鼓吹信徒所拥有的财物都是“神”赐给的,还给“神”是理所应当的。河南新乡的一个女子被拉去信教,她拉着企业家老公捐奉献款,一次竟捐款100万元;现年55岁家住武汉市青山区白玉山街的王顺兰被骗6.5万血汗钱;江苏省泗阳县八集乡的韩桂芳,误入全能神后,家中2万元存款在不到半年时间就全部被“奉献”;在都江堰做生意的张小英将多年卖菜赚的12万元人民币“奉献”给了任大姐所说的全能神……


  为防止信徒中途截留、挪用,还特意模仿宗教戒律编制了《神选民必须遵守的十条行政》,其中第三条规定“神家的钱财、物质,包括一切财产都是人当纳的祭物,这祭物除了祭司和神可以享用之外,任何人不得享用,因为人所献的祭是供神享用的,而神只把祭物赐给祭司分享,其余的任何人都没有资格,没有权力享用任何一点……”(注:祭司指赵维山,神指的杨向彬),而且任何截留“祭物”的行为都会得到神的严惩。


  全能神通过威胁、恐吓等方式使信徒不停的“奉献”,直到捐尽家产为止。据介绍,2012年,仅山东交给他的“奉献金”就高达4400万元。而聚敛起来的财富全部供赵维山挥霍使用。现在,赵维山居住在美国纽约一个豪华别墅小区里,他还在2013年斥资1000多万元,在香港多种中英文报纸上刊登全能神广告。赵维山挥霍的同时,是否想过那些曾多次向他“奉献”,而今却穷困之中的全能神信徒?


  ——贪恋美色,上行下效疯狂淫乱成风


  所谓上梁不正下梁歪,赵维山在逃到河南时,难耐寂寞,先把略有姿色的杨向彬霸为情妇,后将其包装为“女基督”,成为自己“御用”情妇和傀儡,遂开启了全能神内部淫邪之风。教内骨干见“女基督”都被潜规则,心痒难耐,纷纷对身边的女信徒下手,其他信徒也上行下效……


  淫乱风在教内渐渐铺展开来,赵维山不但未加限制,反而为这种行为捏造理论来源。全能神基本教义之一——《话在肉身显现》中鼓吹,“当为教会的工作着想,当放下肉体的前途,对家庭该当机立断,应全心全意投入神的工作之中,应该以神的工作为主,以自己的生活为次,这才是圣徒该具备的体统”,为淫乱提供理论来源。同时把淫乱在教内进行制度化——自上而下,每层安排一名女性给该层的男负责人‘享用’,美其名曰‘过灵床’”。既有淫乱教义的教唆,又制度化的规定,加上教内某些信徒入教目的不纯,全能神成为名副其实的淫窝。内蒙古王梅为给儿子治病误信全能神被奸污(《董林:全能神骗财又骗色》);受害者荀平香在《全能神的淫邪行径让我醒悟》的描述,“当天晚上,我和几个女信徒一起留在船上,不一会福音执事小同过来了,接下来发生的一幕让我膛口结舌。福音执事和几个女信徒当着我的面把衣服全脱了,目无旁人的开始性交。一会一个叫张如根的男信徒也将另一个女信徒带到旁边的房间性交”,江苏沭阳县的程芬也曾亲眼目睹全能神的聚众淫乱,还险遭“过灵床”(《程芬:我曾险遭“过灵床”》)。


  全能神贪欲无度,仍在到处拉拢年轻貌美女子入教。良家妇女一旦加入,往往会被培养成悲惨的“性奴”。全能神的淫乱行为,给不少妇女带来生理和精神双重创伤,更令许多家庭支离破碎。


  综上所述,全能神对权力、金钱和美色的贪婪已经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其言其行处处彰显其邪教的本质,违法、无视普世价值和道德,对妇女、对家庭、对社会造成严重的危害。全能神不择手段发展成员,无孔不入,社会上每个人每个家庭都可能是下一个受害者,为己为人考虑都应该勇敢站出来,与邪教全能神做坚决的斗争。


文章分类: 认识其他邪教歪教
分享到:
联系我们

网站
交流平台
邮箱
支持我们

赞助
志愿者
其他

揭露
互助
其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