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教受害者之家

邪教家庭怪事多

 二维码 26
发表时间:2014-08-31 21:50

 父子关系、夫妻关系、亲友关系,是最常见的家庭关系,但在邪教家庭中,这些关系却混乱颠倒,怪事连连,让人惊骇。

  父不是父,是“弟子”

  法轮功教主李洪志号称“宇宙主佛”,但在自己的女儿面前,却自称“弟子”。他声称女儿李美歌三岁时,就对自己说“我是你的师父,生到你家是来帮你弘法的”,还称“我的女儿是我的师父,生在我家是来向我传功的,比我的功高,她是佛转世,我也是佛转世,我是比她低几级的佛”。笔者实在看不出,三岁的李美歌小朋友,究竟如何可以成为父亲的“师父”。

  母不是母,是“邪灵”

  母亲十月怀胎、生儿育女,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但在邪教家庭中,却经常成被指责,甚至成为伤害的对象。“5.28”招远血案的被告人之一张帆就认为,自己的妈妈是“恶灵之王”,并扬言要杀死她;法轮功头子李洪志将女儿奉为“师父”,却称“我妈是我的魔”;李洪志一位“著名”的弟子竹博士,自练习法轮功以后躲到海外十几年,对母亲不闻不问,成为受人指责的“躲妈妈”。

  子不是子,是“礼物”

  孩子都是父母的贴心肉,但在邪教家庭中,有的孩子却会被当做敬“神”的“礼物”。江苏沐阳全能神信徒万成彦,一心痴迷邪教,认为神灵收回了自己的十字架和日记本,自己有“罪,必须向‘全能的神’献上‘宝血’,才能洗清自己身上的罪恶”,为此,甚至不惜亲手砍死8岁的儿子,并将其钉在自制的“十字架”上(凯风网:《“全能神”信徒万成彦残杀亲子》)。

  女不是女,是“长子”

  “5.28”招远杀人案中,有6名被告人,但主犯不是父亲张立冬,却是女儿张帆。其原因在于,张帆在这个邪教家庭中是“长子”,是上级,父亲和弟妹不过是她“牧养”的对象,而父亲张立冬等人,也对张帆的“长子”地位十分认同。张立东等人的行凶,就是因为“长子”张帆做出了对方是“邪灵”的判断,并下达了将其打死的命令。此外,对于并不热心邪教的妹妹张航,张帆也是通过将其赶出家门的威胁方式,逼迫其入教。

  夫不是夫,是“魔鬼”

  夫妻相亲相爱,本是家中的常态,但邪教家庭中这种关系却常常被打破。山东济宁的法轮功练习者赵新岩痴迷法轮功,丈夫对其苦口婆心相劝,他却认为丈夫多次干扰自己练功,是“魔”,必须远离。当丈夫试图与其缓和关系,向她主动示好时,她却认为自己已经“上了层次”,与常人丈夫不再有情,不但对丈夫的善意不领情,甚至还离家出走。事实上,凯风网曝光痴迷邪教、夫妻之间视作“魔鬼”,并辣手“除魔”的案例,实在不少。比较而言,赵新岩的丈夫已算是“走运”了。

  妻不是妻,是“工具”

  维护妻子的贞洁,是任何一个男人起码的责任,但有人信了邪教,却把妻子看作“修炼”的工具。河南安阳的法轮功信徒杨新奇,一心要“上层次”,“同修”王兵告诉他,上不了“层次”,是因为其妻子是“魔”,在“干扰”他。为了消除这种“干扰”,杨新奇让妻子与王兵进行所谓“双修”,以提高“心性”,愤怒的妻子果断拒绝,并与其离婚,一个家庭就此破灭。

  友不是友,是猎物

  亲友是家庭亲缘关系的延伸,但在邪教中,亲友往往被当做重要的发展目标。全能神邪教和三赎基督邪教,都将亲友视作“猎物”,千方百计进行发展渗透。2012年,晋江的全能神信徒张某,先是将正在读高三的女儿小梅(化名)发展为成员,后又指使小梅,将小莹、小玲、小冰、小强(均为化名)等9名学生发展为信徒,最终导致多名学生放弃高考,一名学生成绩下降并欲自杀。而三赎基督通过类似传销的传播方式,鼓动信徒发展亲友入教,甚至带来整村的亲友误入邪教。


联系我们

网站
交流平台
邮箱
支持我们

赞助
志愿者
其他

揭露
互助
其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