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教受害者之家

恢复上帝十戒运动

 二维码 343
发表时间:2013-04-20 00:00


   死亡修女制造乌邪教惨案
    据美国商业周刊8月14日报道,今年3月17日,星期五。天亮不久,克莉多尼亚·玛琳达(Credonia Mwerinde)乘公共汽车从卡农古镇赶赴乌干达首都坎帕拉。谁也不知道此时这个看上去很普通的女人,已经完成了现代历史上最大的一次对邪教教徒的大谋杀——烧死了470名“教徒”。
    克莉多尼亚·玛琳达今年52岁,曾是乌干达卡农古一家酒吧的老板娘,她在过去10年里创建了一个名叫“恢复上帝十戒运动”的邪教组织,并声称能与圣母玛丽亚对话。教徒对她顶礼膜拜,借此她赚取了巨额财富,并且控制着上千名处于半饥饿状态的追随者。该组织1994年开始布道,1997注册登记。警方认为,玛琳达伙同其他十几人,几年间总共杀害了2200到3000名该组织成员。
    3月17日这次看上去像是教徒集体“自焚”的事件,共导致470人丧命,乌干达当局起初认为是自杀,但经过几个月的调查,警方确认这是玛琳达一手操纵的一起特大谋杀。美国《新闻周刊》记者对幸存者、原邪教成员、当地官员以及玛琳达的亲戚、邻居做了大量访谈,揭开了这位“死亡修女”残忍的真面目。
   死亡修女真面目
    克莉多尼亚·玛琳达生性残暴,爱报复,性格极不稳定,有放火的嗜好,并且对金钱贪爱无比。在二十几岁时,她和当地一名负责卫生的官员恋爱,后来被抛弃了,于是她一把火烧毁了那人的家。家人连忙把她送到外地去治疗。她儿时的朋友回忆说:“回来后她精神错乱,行为张狂。”
    20世纪70年代的乌干达政局混乱,玛琳达在卡农古开了一家酒吧谋生。她曾诱惑过一名过路司机,把他杀死后抢得钱财。第二天一大早有人来买啤酒,曾看见她正在擦水泥地板上的血迹。她创建邪教组织后,有一个亲戚拒绝参加,她就带人放火烧了亲戚的香蕉种植园。玛琳达的3个哥哥先后不明不白的死去,于是她成了家中土地的唯一拥有者,这块土地也就成了她的组织的总部。
    1989年,玛琳达的酒吧倒闭了。与此同时,她改信天主教,声称自己在卡农古城外的一个山洞里见到了圣母玛丽亚。从此她定期斋戒,睡觉时不用垫子,不苟言笑。她还周期性地身着黑色服装,出门去接收来自圣母玛丽亚的“信息”。她的邻居说她偶尔也出卖肉体,然后像圣经里弃恶从善的妓女一样进行祷告。
   她声称见到圣母后的头3年,玛琳达居住在约瑟夫·基比维蒂里(Joseph Kibwetere)家。约瑟夫是当地一所著名私立学校的校长,也是一个虔诚的基督徒。玛琳达对他说,她不仅见到了圣母,而且圣母让她和一个叫约瑟夫·基比维蒂里的男人共同恢复“十戒”,约瑟夫听了飘飘然,被这重要的救世计划打动了。这时,约瑟夫的妻子认为丈夫和玛琳达有不正当关系,并说玛琳达曾放火烧了她的衣柜,还打过她。于是,这位“女预言家”被赶了出来。不久,约瑟夫也离开了妻子,搬到了玛琳达家。
   在约瑟夫的帮助下,玛琳达建立了自己的邪教组织,约瑟夫做了名义上的领袖。    
    玛琳达有何魅力呢?据当地人讲,她有很强的说服力,脑子好,而且长得漂亮——皮肤柔细,五官端正,声音也悦耳动听,总之颇吸引人。
   谋杀是这样进行的
   3月17日的所谓教徒集体“自焚”事件,是玛琳达精心策划的阴谋。
    当最后的杀戮来临时,邪教成员其实已经无力抵抗了。因为他们的日常生活相当艰苦:每天早晨3点钟,他们就被叫醒,做两个小时的祷告;每周他们都要斋戒两天,其余5天只被允许吃一点东西。他们的孩子饥饿难耐去捉昆虫吃时,他们勉强同意了,但他们自己即使得了疥疮也毫无怨言,因为他们已经发过誓,要一贫如洗,坚贞不二,绝对顺从。“教徒”们都睡在地板上,用劣质的洗衣皂洗澡,整天不说话。痛苦、饥饿和忠诚让他们盲目顺从,又使他们在悲剧来临时无力反抗。
    惨案发生时,600多名邪教成员已经祈祷了一整夜,只有少数几人喝过一点粥。这些人里面大多是妇女和孩子,是以前杀戮的幸存者,他们都对玛琳达言听计从。遵照她的吩咐,他们烧掉了自己的家产,洗浴干净,修剪好指甲,把头发也剪理整齐,还穿上白绿相间的教服;他们怀着虔诚的心愿,在修女玛琳达的召唤下,进入了一座破旧不堪的教堂。教堂里有68个大油桶,桶里装满汽油。人们都进去后,邪教首领们封好门窗,一把火让这几百人“上了天堂”。  
   查人员确信,火是一个名叫罗伯特·卡干爪拉(Robert Kagangura)的农场主所放。放火时玛琳达已经悄悄溜掉。据说她如今很可能在邻国刚果避难。

  此前发生的一次集体屠杀更是骇人听闻。据说当时有上千名“教徒”被运送到“恢复上帝十戒运动”的一个农村据点,吃了放有毒药的晚饭后,大多数人中毒身亡,其中半数是妇女和儿童。中毒后没立即咽气的就被勒死,捅死,还有的被砸得脑浆迸裂,然后他们被一丝不挂地运到集体墓穴里埋葬,就连这些墓也是邪教徒自己挖的。警方认为这也是玛琳达伙同其他十几人所为。病理学家巴良规说:“毒药名称尚不清楚,但肯定是见效极快的剧毒。”他还说肯定有人拼命叫喊、挣扎。但村民说当时只听见夜里车来车往的声音和挖掘的声音。特瑞莎·卡伯萨米尔家离一座坟墓只有50英尺,他说:“他们说在挖茅坑。”事实上,他们在为自己掘墓。

  她为何疯狂杀人

  起初,调查人员认为玛琳达和下属正全力镇压一起叛乱。新入教的成员都被要求卖掉财产,把钱交给首领。他们这样做是因为相信2000年是世界末日。但新年来临,日复一日,世界依然太平无事,一些人便开始索要自己的钱财。一个叫彼得的17岁少年是纵火案的幸存者。出事那天早上他溜出去找甘蔗吃,从而躲过一场劫难。他说:“她说世界会在2000年结束时毁灭,根本没有2001年。”

  认识玛琳达的人却不这么认为。他们说贪婪是她生活的驱动力。艾瑞克·玛自马(Eric Mazima)是她的前夫,他卖掉土地,抛弃第二任妻子后,来到玛琳达的酒吧,成为她的丈夫。他说:“在玛琳达眼里,没有比赚钱更快乐的事。”警方认为,这么多年来玛琳达聚敛巨额财富,并非无人知晓,对潜在的可能告发她的人,她所用的手段就是暗杀。她的家人和朋友透露,对玛琳达来说,仅仅带着追随者的钱逃走远远不够,她需要消灭一切知道她秘密的人。因此,她杀害了“教徒”,伪装成集体自杀,想借此摆脱罪责。

  但她的如意算盘落空了。虽然以前的谋杀瞒过了当局,但3月17日的惨案发生后,警方在玛琳达卧室旁边的厕所里发现了线索。循着一股异味,警方发现了6个被硫酸部分溶解的健壮男子,其中5个中毒而死,一个被击中头部身亡。警方据此认为,该案件绝不是自杀!

  另外,有调查人员认为玛琳达是在报复教众对她能力的怀疑和其他头领对她的不敬。去年10月,她的“男人”约瑟夫·基比维蒂里得传染病去世,玛琳达统治的弱点凸现出来,在此情况下她有两种选择,一是选择集体谋杀,二是甘心失掉自己的权力和财富。最后她选择了前者。

  目前警方正在追查动手行凶的邪教中层首领。调查人纳加米比说:“玛琳达命令杀了那些教徒,这些人就听话地动手。他们被洗过脑,对她言听计从。”

  玛琳达至今踪迹全无,但警方相信她还活着。他们认定她已经逃到刚果东部。那里是无法无天的世界,那里有交战的各个部落,还有逃离卢旺达的胡图族士兵。想在那儿抓一个人,可能性微乎其微。

  乌干达惨案备忘录

  今年3月17日,乌干达一个名为“恢复上帝十戒运动”的邪教组织的数百名教徒在教堂集体“自焚”,其中大多为妇女和儿童。

  警方3月24日在鲁昆吉里地区发现了3个大型邪教徒坟墓,共挖出153具尸体。这样,被害的邪教徒人数就上升到近700人。

  警方3月29日晚宣布,经过一天的搜寻和挖掘,在该邪教头目之一卡塔瑞巴波住宅的地下挖出了40具儿童尸体。

  警方4月24日宣布又发现一个邪教受害者的集体坟墓,警方发言人介绍说,这个坟墓是在接近首都坎帕拉的本加镇邪教首领之一卡特里巴博所租平房的后面发现的。

  4月27日,乌干达又发现该邪教受害者的集体坟墓,并挖出55具尸体。这个新坟是在本加镇马万加区的一个车库里发现的。该车库曾被邪教首领之一卡特里巴博所租用。至此,警方所发现的受害者已达924人。

  邪教徒赴死前散尽千金

  这一名为“恢复上帝十戒”的邪教组织,成立于1987年,大多数成员曾经是天主教徒,居住在乌干达与刚果接壤的地区。邪教的追随者们身穿统一的白、绿、黑三色长袍。这一邪教的首领一共有3位牧师和2位修女,其最高首领叫约瑟夫?基布维特尔,曾是天主教牧师和乌政府反对党成员。他经常煽动其信徒说,要他们变卖自己的家产,随时准备去见上帝。他曾说,他要用信徒们的钱去欧洲买一艘诺亚方舟的复制品,以拯救世界。约瑟夫?基布维特尔是否在烧死者之列,目前尚不清楚。据当地居民说,该组织的成员在15日晚曾举行了盛大的露天晚会,消耗了70箱饮料,宰杀了3头牛。当晚,他们把个人物品,包括衣服、钱、皮箱等收集到一起,放一把大火全烧了。第二天,这些信徒们到附近的村庄和亲朋好友告别,他们在告别时说,他们将在17日夜死去,因为圣母玛丽亚将在次日清晨现身,迎接他们去天国。乌干达内政部长说,如果他早些得知该邪教派的这些情况的话,他会提前解散他们。去年11月份,乌干达官方曾强行关闭了该组织开设的一所学校。

  乌干达邪教猖獗

  曾被英国殖民者称为“非洲明珠”的乌干达,土地肥沃雨水充足,1971年至1979年艾迪?阿明实行独裁统治,杀害了至少50万名反对者和驱逐了7万名亚裔居民,“非洲明珠”顿成“恐怖之国”。很快,该国境内邪教猖獗,绑架暗杀事件时有发生。1986年,阿明倒台后,乌干达恢复了相对的和平。但从此,极端而野蛮的“一神教”开始在乌干达北部盛行,很多信徒因此自杀身亡。后来,该邪教的后继者“上帝抵抗军”与当地游击队勾结,绑架了很多青少年男女到军中卖命或充当性奴隶,令乌政府十分头疼。

  去年9月,乌政府以谋财害命和破坏社区稳定为由解散了一个拥有约1000名信徒的世界末日教派“世界信息最后警告教派”,逮捕了该教派的数百名成员,并以强奸、绑架和非法拘禁为由将一些骨干分子推上法庭。去年11月,乌警方还捣毁了一个邪教组织,该组织被一个被称为先知的少年控制,该少年自称有特异功能,只靠喝蜂蜜度日。惨剧发生后,乌干达政府18日表示,将出台一系列措施严厉打击这个国家日益猖獗的邪教活动。乌干达警方发言人穆詹伊说,政府目前面临的主要任务是尽快制定有效的政策,坚决遏止邪教活动不断蔓延的势头,防止类似事件的再度发生。而最根本的方法是加强教育。

  乌干达邪教教主为何大开杀戒

  继3月17日卡农古教堂大火造成数百人丧生之后,乌干达警方又接二连三地在邪教“恢复上帝十戒运动”曾经活动过的几个地方发现多处集体坟墓。截止到3月30日,邪教受害者已超过900人。警方认为,随着更多集体坟墓被发现,最终死亡者将超过1000人。这使它很可能成为世界上邪教戮害教徒死亡人数最多的恶性事件。

  随着越来越多受害者尸体在不同地点被挖出,警方断定这是一起邪教首领有计划、有组织、分期分批屠杀教徒的谋杀事件。这有几个方面的证据:其一,很多受害者身上有鞭抽、刀砍、绳勒、石打的痕迹,显示生前曾经遭受过割喉、拷问、毒打甚至活埋等种种折磨;其二,法医对一些受害者的内脏进行解剖后发现,不少人是集体服毒身亡的,但目前尚不清楚他们服用了何种毒药;其三,遇害的时间不一样,有人是在卡农古教堂大火事件发生前不久遭遇毒手;有些人则是在一个月前甚至在半年前就惨遭不幸;第四,所有藏尸地点都经过了伪装,显示肇事者怕泄漏天机,妨碍其更大阴谋的实现。

  据乌干达媒体报道,邪教首领遭遇的信任危机很可能是他们大开杀戒的原因。“恢复上帝十戒运动”的首领先是预言地球会在1999年12月31日灭亡,教徒必须出售自己的财产,将得到的钱捐给教会,唯有如此,日后方可进入天堂,否则会被打入地狱,永世不得翻身。当预言破灭后,教派首领遭遇到信任危机,处境尴尬。为了防止教徒索回钱财,他们不惜狠下毒手。乌干达总统穆塞维尼29日在伦敦接受英国广播公司记者采访时认为,一些地方官员有令不行、欺上瞒下很可能是造成事件一发不可收拾的原因。他说,早在去年8月,乌警方就提交了一份报告,指出邪教“恢复上帝十戒运动”十分危险,要求鲁昆吉里地区的行政部门密切关注。但是,不仅这份报告在传达到该地区后被束之高阁,而且警方调查活动还两度遭到当地官员的阻挠。调查者认为,有些官员很可能与邪教有牵连。目前,警方已拘捕了鲁昆吉里地区的一位行政官员阿木提·穆塔辛德瓦。此外,邪教本身组织严密很可能也是一个因素。据警方称,邪教很早就登记为合法的“非政府组织”,教徒也都履行了比较正式的入教手续。在调查时,警方几乎找不到多少破绽。“恢复上帝十戒运动”是一个世界末日教派,成立于1984年,在乌干达全国9个区共拥有1000多名登记教徒。据报道,该教围绕“上帝十戒”编造了一套歪理邪说,腐蚀人的心灵,控制人的思想,从而达到骗钱敛财的目的。该教教徒多是由于在生活中遭遇到诸如失恋、离婚、重病、失业或者丧亲等方面的不顺而误入泥潭。入教后,邪教的首领们利用各种方式对他们进行“洗脑”,要他们严格按照“十戒”行事,使他们生活在一种与世隔绝、思想精神受到高度抑制、没有任何隐私的氛围中。当一切都顺利上手后,教派首领们就开始为自己谋取私利。警方的初步调查表明,绝大多数钱落进了教派首领的腰包,他们每个人都有汽车,这在偏僻的穷山区是非常少见的现象。乌警方认为,邪教的几个主要首领目前都在逃。警方已请求国际刑警组织予以配合,争取早日将他们捉拿归案,绳之以法。

联系我们

网站
交流平台
邮箱
支持我们

赞助
志愿者
其他

揭露
互助
其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