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教受害者之家

张乾凤:“三赎基督”要了我老公的命(图)

 二维码 128
发表时间:2015-01-09 12:22来源:凯风网网址:http://www.kaiwind.com/xjdg/xjwh/201110/t135568.htm#

  我叫张乾凤,生于1956年8月14日,我曾是四川省沐川县箭板镇行路村小学教师,2011年8月退休。我老公(我们四川当地妻子对丈夫的俗称)叫何大明,比我大四岁,以前我们都是民办教师,后相继转为公办教师,生前与我同在一所学校任教。婚后,我们育有一儿一女,家庭幸福、和谐。

  2004年12月,我老公出现食欲减退,身体乏力、厌油、腹部胀气等症状。于是,他到沐川县人民医院检查,被查出患有乙型肝炎,需要长期吃药治疗。从此,老公在当地镇卫生院医生的指导下,坚持按时吃药,平时注意休息,在随后的一年多时间里,他的身体状况有所好转。然而,自从老公信奉“三赎基督”(后来我知道,其实它就是邪教组织“门徒会”)后,老公就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2006年1月,老公在箭板镇卫生院住院治病,我当时正在照顾他。我们镇一名叫陈登义(“门徒会”教会执事)的人打听到我老公患乙肝吃了不少药,也花了不少钱,就买了水果找到医院。一阵寒暄后,陈登义直言不讳的给老公讲:“何老师,你怎么瘦了,看你脸色不周正,你家即将有大灾大难降临。为此,我是专程赶来救你的,给你家‘传福音’来的。你知道著名的三赎基督教吗?现在已换教主,是季三保了。为什么这样说呢?你知道是谁用生命开辟了福音灵程?是谁用身体铺平了永生之路!是谁把救恩送到千家万户,是基督,是三赎,也就是‘师父’季三保。”

  我们正听得入神时,他卖关子似地停了停,然后说:“俺‘师父’季三保撇下一切,白天传道,夜里祷告,废寝忘食,急众人所急,想众人所想。为救赎万民,跟从神走,是‘神的儿子’,‘活的耶稣’,是‘基督成了肉身的再次显现’,对人类‘第三次救赎’要靠他来完成。他广行善事,医好有病的,赶走鬼附的,道成肉身住在我们中间。‘师父‘季三保曾禁食32天,治好过瞎子、瘫子,能使死人复活,只有他才能替人赎罪。只有信神才能保平安,信神可以进‘天国’,能消灾避难,可以永生,不信的人将受到惩罚,打下十八层地狱,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现在只有加入‘三赎基督’才能得到‘神’的保佑,有病不用吃药打针,虔诚祷告就能好,入了教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听完陈登义的宣扬后,我和老公半信半疑问道:“你说的都是真的么?”。陈登义爽快答道:“当然是真的,‘三赎基督’很有灵气,只要加入‘三赎基督’,信‘主’,诚心祷告,你的病我保证不让打针吃药就能治好”。他看见老公满脸惊奇的样子,陈登义便接着从一个挎包里拿出一本见证手抄本递给老公看,手抄本里记录着大量“祷告治病,信主消灾避难,一年四季保平安”的例证,那些例证都是陈登义“见证”在村子附近以及邻近的宜宾发生的“鲜活事例”。看后,老公虽然对例证没有核实印证,但想到其为人诚实,乐于助人,便信以为真,不假思索地认为:“三赎基督就是基督教,祷告能治病准没错。”于是,老公接受了陈登义“传福音”,立即办理了出院手续,加入了“三赎基督”的行列。

  由于儿女均不在我们身边,我家所在的村是典型的山区,是沐川和宜宾的交界村、家居住地距箭板街道近20公里,交通信息闭塞,思想观念落后,封建迷信盛行,就医条件差。我心里盘算着:如果不花钱,只是信奉“三赎基督”就能治好老公病,那也值。于是,我就支持并默许了老公的决定。

  老公参加“三赎基督”后,教会执事陈登义积极传授信教要领,按照“三赎基督”的要求,捐出了900元的慈惠款并在自家堂屋正中墙壁上挂了一块印有十字架的白布,坚持每天早晚对着它双膝跪地祷告,反复诵读“三赎基督”的“圣经”,如《闪光的灵程》、《慈祥的母爱》、《圣灵与奉差》、《复活之道》、《会务安排》,唱“灵歌”,搞见证。经过十余天有规律的祷告后,我老公在意念的作用下,自感乙型肝炎治愈了,人也精神了,他相信这一切都是“信教祷告”的结果。对此,他每天只吃二两生命粮,把所有希望全部寄托在“神灵”身上,对“信主祷告能治病”更加深信不疑,甚至还误认为人吃药打针就是对“神”的恶毒攻击,会遭报应。从此,老公就不再服用治疗肝病的药物,更不去医院治病,周而复始地祷告祈求“消灾避难,神灵保佑”。

  渐渐地,教书时,昔日的爱岗敬业精神没有了,常常三天打鱼两天晒网,上课心不在焉,性格变得孤僻倔强,不与家人和师生沟通,总爱我行我素。他同陈登义一起利用教师的特殊身份在当地农村传“福音”,四处向不明真相的群众反复宣传:“只有信‘三赎基督’就能‘有病治病,无病保平安’。信‘主’能躲避灾难,得到‘神’的保佑,否则就难逃‘世界末日’的劫难,大难临头。”去串门现身说法搞见证,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传教祷告治病里。如此以来,老公在“三赎基督”的泥潭里越陷越深,不能自拔。

  由于老公不吃药治病,不注重休息,每天念经祷告,祈求得福报,思想高度紧张,身体不断消瘦,病情也越来越严重,治病最佳时机被一天一天的贻误。

  转眼间到了2007年6月上旬一天,我看见老公脸、脚浮肿,呕吐、鼻出血并护着肝区不断呻吟,大汗淋淋。见状,请人强行把老公送往沐川县人民医院诊治,经检查他的病情已恶化到肝硬化并已腹水,需要住院救治。老公听到医生叫他住院的情况后,暴跳如雷向其儿子何佳万叫嚷:“你们不用管我,我的‘师父’法力无边,能使死人‘复活’,医病赶鬼,相信他要来救我的。再说,出现有病的症状,说明我祷告不够。假如我吃药治疗,所有的付出就前功尽弃,家人定会遭报应的,不会得到‘神’的保佑,大难将临头,你们真糊涂啊。”在医院里既不吃医生开的药,又不打点滴。只是躺在病床上双眼紧闭,嘴里念念有词的说:“主保佑,‘师父’快来救我。”与此同时,教会执事陈登义听说何老师住院了,迅速从家里赶往医院。见到我就说:“何老师的病不吃药,不打针,我保证把他的病治愈”。经不住陈登义的哄骗,于是,我不遵医嘱,名义上办理了转院手续,而事实是悄悄把老公接回了家。

  老公回家后,陈登义便组织信徒到我家继续搞“见证”,为老公念经祷告治病,不许老公吃药。还气势汹汹的对我说:“如果你们让他吃了药,你们全家会遭到灭顶之灾,何老师将被打进十八层地狱,永不翻身。”在他的恐吓之下,我只好作罢。随着时间的推移,老公的肝腹水再次恶化。

  2007年8月29日,老公脸色苍白,全身浮肿非常厉害,痛苦不堪,呻吟不断。陈登义见状,随即召集8名信徒到我家虔诚为老公祷告治病,整整围着昏迷的老公折腾了一天多。次日上午11时许,老公不治身亡。

图一:“三赎基督”的“手抄见证”

图二:丈夫何大明生前照片


图三:张乾凤近期生活照

【责任编辑:舍得】



联系我们

网站
交流平台
邮箱
支持我们

赞助
志愿者
其他

揭露
互助
其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