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教受害者之家
  负责、积极、团结、忠诚、进取
当前位置
邪教徒不惧法律为哪般(图)
来源:凯风网作者:金涛网址:http://difang.kaiwind.com/xinjiangbingtuan/xjts/201501/14/t20150114_2252287.shtml浏览数:49 

  央视曾播出对山东招远“5·28”“全能神”杀人案主犯张立冬的采访。当记者问他杀人后的感想时,他竟冷酷地说“感觉很好”,其不惧法律的淡定让人心寒。张立冬等邪教信徒不惧法律为哪般?笔者以为:

  持续的邪念灌输让邪教徒不惧法律

  香港临床催眠学家连峻在他的专著《洗脑》一书中描述,接受洗脑者会被独自安排在与外界完全隔绝的空间中,且不分昼夜地被盘问,从而导致其睡眠不足和极端的疲惫及无助,在这种境遇下,任何人都会产生一种与人建立正面关系的愿望,会顺从或接受对方发出的暗示与要求。如此这般,他们很快失去判断能力,洗脑的目标便得以实现。全能神邪教也是如此。其聚会活动被称为“吃喝神话”,是在封闭的空间里,信徒们通过阅读内部书籍、唱神话诗歌、听录音等,不断被强化灌输邪教理论,从而完成常人到邪教信徒的转变。全能神还以对“新人”表示关切慰问、使用色诱等手段,用“温水煮蛙”的方式拉新人入教。在本案中,张立冬因受大女儿张帆的影响而信奉了全能神,且自认为得到了“神”的恩赐,因此,在邪教活动中,他格外卖力,不仅出钱、出物、提供聚会场所,还成为“5·28”凶案的主要骨干。案发后,当记者问:“你为什么打死她?”他回答:“因为她就是恶魔、就是邪灵,打死她。”记者又问:“你不害怕法律吗?”他回答:“我不怕,我们相信神”。由此可见,邪教对其的毒害之深令人咂舌。

  极端的认知扭曲让信徒不惧法律

  在《牛津犯罪心理学》中,安德鲁斯与邦特从社会心理学的角度解释暴力犯罪:那些不能正常地发展起同情心以及“道德推理”的个人,仍然生活在以自我为中心的世界里,养成了导致他们误解与曲解他人行为的认知扭曲。美国临床心理学家约翰?威尔伍德曾经写过“堕落教派”的一个特征:团体与外面世界之间,有着难以打破的严格界限。团体里面的都是好的,团体外面的都是卑贱的、堕落的。这样明确的他、我界限是邪教组织塑造内部凝聚力的一种手段,并且通过这种手段,树立起鲜明的“敌人”,有着强大的“力量”。这一原理也印证了山东招远“”5·28”案件张立冬的行为表现。在本案中,张立冬完全是一副“替天行道”的模样,连他的12岁孩子都极端暴戾。如此凶残的背后,其实是张立冬极端的认知扭曲。这样的“认知扭曲”导致了受害人一瞬间就成了“邪灵恶魔”并惨遭杀害。事后,张立冬在接受法律审判时,其在庭审上的“死猪不怕开水烫”的表现,让世人见证了邪教对信徒精神上的巨大毒害。

  不断的“恐惧”威胁让信徒不惧法律

  邪教几乎都会通过“恐惧”来恐吓教徒,让教徒们相信,只要脱离其组织,自己和家人都会遭遇特别残酷的厄运。全能神邪教更是如此,在其“经典”中处处都写着恐吓。如:“现在我把我的行政颁布给你们,我说到做到,一切都在我的身上,谁若疑惑必遭击杀,除去我心头之恨。”2010年,河南一名小学生在放学途中失踪,后被发现死于一处柴垛处。经当地公安调查,遇害儿童的亲属曾被发展成全能神成员,但其想脱离邪教,全能神遂即实施了报复惩戒行动。在山东招远案中,张立冬的大女儿是家里最早加入全能神的,是张立冬的“上线”。当记者问张立冬:“你们信的这个教,如果碰到了你们所谓的‘邪灵恶魔’,就要打死吗?”他说不是,“因为我女儿说她就是恶魔。”从这一对话中不难看出,张立冬是在“上线”的指示下暴打受害者的。事实上,张立冬和张帆本是父女关系,但在邪教活动中,张立冬也得按全能神内部的规矩办事,听命于地位比自己的高的女儿指使。在本案中,张立冬闻令即动,瞬间成为杀人凶手的动因也就昭然若揭了。

 

  张立冬等邪教人员长期被封闭在全能神邪教的圈子里,其思维和精神被高度控制,在这种非人的环境中,其思维必然会在虚幻的追求中失去理性,其行为也最终陷入了对邪教的疯狂。其杀人之后不惧法律的理由便自在其中了。由此可见,邪教之毒猛于虎,只有远离邪教才能健康生活。

【责任编辑:白鹭起舞】


帐号密码登录
登录
其他帐号登录:
我的资料
留言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