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教受害者之家

“门徒会”做的孽

 二维码 77
发表时间:2015-03-24 21:07

      “门徒会”害王仲祥自杀身亡

2015年03月03日 00:51 作者:王淑明(口述)方向(整理) 来源:凯风四川

  王仲祥从小生活在山区,父母死得早,腿又有残疾,因此经济条件较差,一直没有结婚,一个人单身,无人照顾,生活无规律,年轻时就患上胃病,经常吃药,身体一直不太好。王仲祥的姐姐王淑明,与四川省峨眉山市川主乡赵河村2组的丈夫结婚。

 2006年9月,王淑明回娘家看望弟弟王仲祥,听说弟弟患胃病,经常要吃药。于是,她劝王仲祥信“门徒会”,入教“求神祈祷”就会祛病。劝弟弟不花钱,不吃药、不打针、能除鬼魔、保平安,病自然会好。王仲祥听姐的话,说“门徒会”很灵验神奇,自然是很高兴,相信姐姐能为自己治病,保平安。当即就答应加入“门徒会”组织。

 王仲祥入教“门徒会”后,严格按照姐姐说的教规要求,在家里墙上挂上了白底红心的十字旗,又名“得胜旗”,天天要“求神跪拜”。他把姐姐送的“门徒会”经文《闪光的灵程》、《圣灵与奉差》等书籍,读得滚瓜烂熟,一心求“神”祛除自己体内的“病魔”。

 自从王仲祥入教“门徒会”后,再也没吃药了。只要发病,他就跪在家里不停的“祷告”,病稍微减轻,他自已心理暗示是信“门徒会”的灵验,得到“神”保护。于是,王仲祥对“门徒会”更加深信不疑。

 2006年12月8日,王仲祥的胃病又再次复发,并且这次痛的特别厉害。他硬抗着,不请人送医,坚持“祷告”,求“神”帮他治好胃病。邻居得知情况后,反复劝他及时到医院看病,但王仲祥不但不听劝,反而对邻居说:“神能让死人复活,还能驱病赶鬼,我的这点病是小病,只要诚心祷告,胃病一定会好的。”王仲祥咬牙忍痛,不停地跪在地上说:“求神保佑…”他痛得整天没吃饭,单身又无人照顾。在病痛难忍的情况下,他于2006年12月9日凌晨3时许,在家里找到一瓶打苹果树的农药“甲基1605”(又称"甲基对硫磷",是一种剧毒、高残留的农药),他找到一个医用注射器,把农药吸入针筒内,然后注入自己手上的静脉血管内,以求尽快结束生命,解脱痛苦!刚注入农药一会儿,血管受到巨大伤害,当时王仲祥疼痛难忍在地上打滚,他大声呼喊救命!邻居惊醒后,急忙将他送往医院,但为时已晚,由于中毒太深,还没送拢医院时,王仲祥就停止了呼吸。年仅34岁的王仲祥就这样悲惨地走完了自己的短暂人生。

       “三赎基督”让我痛失父亲

2015年02月05日 08:01 作者:郭兵 (口述)吴娜(整理) 来源:凯风四川

 我叫郭兵,36岁,四川省长宁县富兴乡茶坪村四社人。父亲叫郭朝荣,生于1950年,是个老实巴交、勤劳善良的庄稼人,在我15岁那年,母亲因病早逝,父亲承担了家里所有农活。待我成家立业后,父亲便在家照看孙女,农闲时就用竹子编些背篼、簸箕卖,我会木工手艺,农闲时就在村附近做活,补贴家用,一家人日子过得平淡而幸福。

 2008年11月初,父亲因身体不适去县医院检查,被告知患有慢性食道炎症,他按照医生的嘱咐,按时定量服药,定期检查,病情一直控制得挺好。

 2010年9月的一天,幺婶和邻村的王银书来到我家,一本正经地向父亲介绍“三赎基督”,说只要加入“三赎基督”信了“神”,坚持每天祷告,不用打针吃药,就能治百病;信“神”还能“消灾避难”,一年四季保平安。王银书还说他多年腰杆痛的毛病就是因为信了“三赎基督”才好的,以前背30斤的东西都吃力,但现在随便可以背个百来斤。接着,他们你一言我一语地给父亲讲了许多因信“三赎基督”奇迹般躲过灾祸的例子。正为治病犯愁的父亲听后,心想既然信“三赎基督”有这么多好处,而且又不出钱,也不花什么力气,于是就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开始信“三赎基督”。

 自从那天以后,幺婶和王银书就叫上父亲隔三岔五地到周边村其他成员家里参加“传福音”、集体“祷告”、谈“见证”等活动,教父亲如何信“三赎基督”。父亲也在幺婶的授意下,把一块印有红色十字架的白布挂在家中正屋的墙上,头上蒙着一块白布,坚持每天早晚对着它跪地祷告。刚开始,父亲的行为虽然表现异常,但我也没过多阻止他,只是提醒他别上当受骗。可随着父亲对“三赎基督”的不断痴迷,特别是由于心理暗示的作用,他自感心口灼热及胸部疼痛的症状得到了缓解,人也精神了,就认为是“三赎基督”祷告能治病的效果。从那以后,他扔掉了所有治疗食道炎的药物,对“三赎基督”能“强身祛病”、“消灾避难”等谎言深信不疑。我劝父亲别信那些歪门邪道,要相信科学,停止用药很危险,靠祷告治病会误事的。他不但不听,还劝我也信“三赎基督”,并告诉我道听途说的一些有病的人信“三赎基督”后出现神奇效果的见证,气得我哭笑不得。

 2011年3月份,父亲为表对“三赎基督”神的虔诚,得到更多的“福报”,他像变了个人似的,张口闭口都是“三赎基督”的东西,家里的事不管不问,甚至对孙女也懒得理会,而是不折不扣地听从“三赎基督”组织的安排和要求,不但每天坚持向“三赎基督”神进行祷告,还不顾家人的反对,走家串户,四处传播“福音”、“讲见证”,为“三赎基督”组织发展成员。村里附近要是谁家出了事,他会闻风而至劝人入教,说是上天的惩罚,只有信教才能化解。为此,村里的人见到他都不给他好脸色,说他是精神病,三句话不离“三赎基督”神。亲戚朋友好话坏话都说尽了,可依然动摇不了他信教的决心,他在“三赎基督”的泥潭中越陷越深,不能自拔。

 到了2011年4月上旬,父亲坚决要求吃“生命粮”,也就是每天只吃二两粮食。说每天吃完后,粮缸里的粮食会自己补充,永远也吃不完。我听后觉得不可思议。俗话说:“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可父亲现在要是每天只吃二两粮食,身体可怎么受得了啊!因此,我坚决反对父亲这个决定,可倔强、固执的父亲痴迷于“三赎基督”“活着吃生命粮,死后上天堂”的歪理邪说,哪听得进劝说。不仅如此,他还悄悄地把家里的钱粮物品上交给“三赎基督”组织。为这,我和父亲大吵大闹,可他依旧不为所动,坚持认为一切都是神的安排。

 2011年8月,父亲由于长时间停止用药治疗,加上吃生命粮,他的身体已经十分虚弱了,时常出现头晕头疼、胸骨疼痛、吞咽困难症状,全家人心里非常着急,多次劝他去医院检查治疗,可他强忍病痛硬撑着,还说:“这是神的考验,生病后不能吃药、就医,去医院只会加深罪孽,只要加紧祷告就会没事的。”就这样,父亲的病情逐渐加重,身体状况一天不如一天。

  随着病魔的折磨,拒医拒药的父亲病症日渐严重,多次在走路时失去重心,摔倒在地。在这样的情况下,父亲还认为是自己的“业力”太重所致,坚信自己的虔诚能得到“神”的庇护,“三赎基督”神会治好他的病。我的劝阻,孩子们的哀求,他已经一点听不进去,坚持不到医院就医吃药。

  就这样,父亲一步步地踏进了“三赎基督”的陷阱,天天祷告治病,念所谓的“圣经”,他的病情却在严重恶化。2011年11月17日的上午,我和媳妇从庄稼地里回来,发现正在“祷告”的父亲突然晕倒在地,人事不知。这下吓坏了我,立即打了“120”,将父亲送到县医院,尽管医生进行了全力抢救,还是没有挽留住他的性命。就在当天夜里,父亲永远地停止了呼吸,年仅61岁。医生说父亲由于长期拒医拒药,慢性食管炎症没得到控制,导致病情加重恶化,转化为食道癌,最终被病魔夺去了生命。

  转眼间父亲虽已离世3个年头,但往事历历在目,每每想起父亲含辛茹苦把我拉扯大的那些平淡而幸福的日子,我就心如刀绞。父亲至死都没明白,“三赎基督”荒谬的“祛病保平安”就是将他推下那死亡深渊的罪魁祸首。

       “门徒会”害我家破人亡


   2011-08-08   凯风网   作者:张继菊(口述)海文(整理)

  我叫张继菊,四川省宣汉县南坝镇二塘村农民。我丈夫叫雷龙,也是农民。我们夫妻俩几十年如一日地辛勤劳动,一家人日子虽然过得紧巴巴的,但也其乐融融。然而,2003年9月的一天,自从我和丈夫信上了“三赎基督”之后,我这个家就叫“三赎基督”给毁了,“三赎基督”硬是活生生地把我丈夫的命给夺走了。

  丈夫身强体壮,体质一直比较好,从来没吃过药。直至2003年初,丈夫一连好几天出现咳嗽的病症,且常咳嗽出很多浓痰,听邻居说,这个症状像是“痨病”。我听后,心里非常害怕,就陪丈夫到医院作检查。检查后,医生说,丈夫患了肺结核,要抓紧治疗,注意多休息,是可以治好的。丈夫是这个家的顶梁柱,这个家不能没有他,我把省吃俭用积攒的钱拿出来,到处去给丈夫买药治病,有时还采用一些民间偏方,只希望他的病早点治好。丈夫是个好强的人,害怕别人笑话,就常常拖着病体到田间地里去干农活。由于没有好好养息,丈夫的病没有明显好转,吃的药也算白吃了,尽管这样,他还是没有间断过吃药。由于治病心切,由邻居介绍,我还专门为丈夫请了一位“端公”(神汉)给他驱邪治病。

  2005年9月的一天,我到镇上给丈夫买药回家的途中,碰到了本村的向守勇(男,当时53岁,是我们这个地方“三赎基督”教会点的执事),我们边走边聊,自然也就聊到了我丈夫的病。向守勇当即就对我说:“这有什么难的,只要你信‘三赎基督’就可以了,每天坚持祷告,不用吃药打针病自然就会好,还能躲避大灾大难,得到更多的‘福报’。”向守勇见我将信将疑,接着继续向我讲:“三赎基督”是“神所立的基督”,是‘神的儿子’,曾经32天不吃饭,治好过瞎子、瘫子,能使死人复活等。

  当天晚上,向守勇来到我家里,还拿着两本书--《灵歌百篇》、《闪光的灵程》,说是叫我们看和学习用的。为让我们尽快“入门”,向守勇硬是手把手地教我们如何祷告才能治好病;如何传“福音”才能“上层次”、得“福报”,还给我们讲“世界末日来临”“信教的上天堂,不信教的下地狱”,还叫我们“不可贪婪世上财富”“一切靠神的恩赐”“一天只吃二两粮,种庄稼没有用”等。接连几天,向守勇都到我家来“关心”我们。为了丈夫的病早点好,也见向守勇对我们这样“热情”,我们就抱着试一试的心理开始相信了,老老实实地按着向守勇所说的要求去做,坚持每顿吃饭前和晚上睡觉前对着“三赎基督”神祷告,田地里的活也不干了。几天下来,丈夫的咳嗽有所缓解,我们非常高兴,认为是信了“三赎基督”神所带来的效果,后来才知道是休养了几天的结果。自此,抱着能早点治好丈夫的肺结核,我们夫妻俩便死心塌地地加入了“三赎基督”组织。为了讨得神的欢心,得到更多的“福报”,我们不顾儿女们的反对,家里的事硬是不管了,地里的活硬是不干了,为了便于祷告,我们还专门设立了“三赎基督”的神位。

  为了表示我们的诚心,自从加入“三赎基督”组织后,丈夫就一直停了药,每天只吃二两粮食。一段时间后,丈夫又开始咳嗽,我便去问向守勇,说“三赎基督”神怎么不灵了。向守勇严肃地对我们说,是我们做的还不够好,必须走出去“传福音”、“讲见证”,还要去动员其他人信“三赎基督”,这样才能得到更多的“福报”,才能得到神的保佑,病才能治好。由于治病心切,加上本来就迷信的我们,见向守勇说得有道理,就相信了他所说的话。每天坚持祷告外,还不顾亲朋好友和邻居们的劝说,翻山越岭,走村窜户,到处去游说,逢人便说“三赎基督”好,硬是低声下气地给别人说好话,叫他们加入“三赎基督”。我们还隔三岔五地和当地的一些信徒们聚会谈心得,相互交流,使自己更加精进。我们整天东奔西跑,冬去春来,不但荒废了自家的田地,丈夫的病反而日渐严重了。这没有唤醒我们,我们还是认为自己没有做好,没有得到“福报”。

  2006年下半年,丈夫身体越来越消瘦,有时晚上睡觉时,硬是咳嗽不止,咳得满头大汗,严重的时候,只要一躺下,便会咳得立即坐立起来,咳的痰里还带有血丝。儿女们再也看不下去了,不顾我的阻拦,强行把我丈夫送往医院检查治疗,医生说丈夫已患上了肺气肿,并出现了癌细胞,必须及时医治,要是耽搁久了,丈夫就会失去生命。这一消息犹如晴天霹雳,我反复在想:我们诚心地信“三赎基督”神,每天坚持祷告都大半年了,还传了不少的“福音”,为什么“三赎基督”神却治不了丈夫的病,我有点失去信心了。就在这时,向守勇又来我家,说:“‘三赎基督’是世间最大神,放弃修炼就会失去神的保护,现在正是神在考验你们的时候,你们一定要坚持,才会有效果,不然就前功尽弃了。”等儿女们不在时,我们就悄悄地溜回了家。

  回家后,我和丈夫祷告练功比以前更卖力、更疯狂了。干部们知道后,对我们多次进行了训诫教育,说:“三赎基督”就是“门徒会”组织,是邪教,不准习练和传播,要相信科学,有病必须吃药打针。我们心里成天想的是经受住考验、得到“三赎基督”神的保护、祷告治病,其他什么也听不进了,还把别人的好意当作是阻碍我们治病的“魔”。由于不准练,我们就关起门来偷偷地练。2007年4月19日晚11点多,丈夫的病再次恶化,口喷鲜血,出现呼吸困难,我见状,立刻打坐祷告,嘴里不停地“念经”,突然丈夫一头栽倒在地,我全然不顾,继续端坐祷告。大约1个小时过去了,丈夫仍然没有动静,我这才发现他已经死了。看着死去的丈夫,我欲哭无泪,心里却像针扎一样疼。

  丈夫的死,让我彻底醒悟了,从此远离“三赎基督”,但是相处几十年的夫妻只能阴阳相隔!

         哥哥死在“十字旗”下

2013年09月16日 15:02 作者:口述:蒋维银 整理:康文 来源:凯风四川

  我叫蒋维银,我哥哥叫蒋维权,1955年出生,家住四川省屏山县书楼镇田坝村。

  我哥哥从小就比我们精明能干,10多岁就跟福延镇上修鞋匠学手艺,因为勤奋肯学,一年多就学会了修鞋的技术,他还向其别人学会爆米花和修雨伞等技术。因为哥哥的技术好,经他手候补的东西耐用,收费公道,大家渐渐忘记了他的名字,都叫他“蒋皮匠”。

  哥哥从小十分照顾我们,总是把最好的留给我们,他挣到的钱基本全部都补贴给家中,两个弟弟成家他出力最大,他自己都 27岁才成家。1984年,哥哥修了一栋砖房,嫂嫂先后为他生了一个女儿和一个儿子,一家人的生活成了全村人追赶的目标。到上世纪80年代末,哥哥开始走出屏山,到周边市县场镇流动经营,每次从外地回来还给我们带礼物。

  1996年夏,哥哥从外地回家带着个中年人回家,办置了几桌酒席,把周围的邻居和亲戚叫到家里,招待大家吃喝后,得意地向大家宣告:他在陕西汉中受到师兄们感化,加入“三督基督教”(又叫“门徒会”),师傅传授他《汉中天国梦》、《透天机》,他说“世界末日马上就要来临,黑暗掌权,魔鬼撒旦要大肆意为非作歹”,只有加入“三赎基督教”才能保平安,加入后就能吃上“生命粮”,家中粮食会自然涨,能保佑全家人交上好运,就算在病有痛只要向“三赎”祷告就能康复。他还介绍,这次带回家的中年男子是乐山那边刘师兄,他专门过来帮助大家加入“三赎基督教”,让大家共浴“三赎”的光辉。

  “刘师兄”在哥哥家住了半个月,每天都到邻居、亲戚家讲“某某瞎了二十年的老太太信三赎后眼睛能看见了、某某驼子信三赎后驼背变直了、某某人腰痛了多年信三赎后就好了”。还对我们说“大家一起加入,为父母安康向三赎祷告,是行孝的大好事。”不久,周围也传来“某人向‘三赎’祷告几天后出门捡到钱,某家加入‘三赎基督’教后家里米涨了”等等的消息,到哥哥家听告讲“神迹”一起参与“祷告”的人一天比一天多。“刘师兄”走时向大家说哥哥就是福延镇“三赎基督教”的“执事”,大家有事可找他。

  从此,哥哥像换了个人似的,要求全家人每天三次在 “十字旗”面前一齐读《圣经》,对到镇上街摆摊修鞋也不热心,逢人便讲“三赎”的神奇,只要对方有点兴趣就送《灵歌百篇》和十字旗,还邀请到家中一起参加祷告。周围邻居有人生病,他就主动带着大家到病人家中“祷告”,说这样能不用进医院就能把病消除。偶尔也有“祷告”后病人的病情减轻了,他就见人就讲“三赎显灵”,若不见效,哥哥会说是因为病人家中有人对“三赎”不虔诚,所以“三赎”不会救他。

  由于哥哥专心传播“三赎基督教”,收入越来越少,不几年,比起邻居已大大不如。2000年,侄儿生病发烧,哥哥不让送卫生院,坚持全家人在“十字旗”下祷告,三天后侄儿的病情不仅没减轻,反而加重到讲胡话、脸色蜡黄。嫂嫂乘哥哥出去找人来家为侄儿“祷告”时背侄儿到卫生院打了针,偷偷拿药给侄儿吃,侄儿才渐渐好转,哥哥却认为这是他的诚心感动了“三赎”才让侄儿康复。嫂嫂见家里实在过不下去了,带着侄儿和侄女到成都打工。

  只有一个人在家的哥哥干脆就将家变成了“三赎基督教”的道场,还宣称他最大的愿望就是把“三赎基督教”传到每个人,让“三赎”保佑到每个人。他每天招呼各路“师兄”到家讲 “信三赎、加入三督基督教”后发生的各种“神迹”,一齐祷告。为了支撑他的“大业”,哥哥卖掉了家中能卖的所有家具,还向亲友们借了不少的钱和粮食。邻居看他家中空空的四壁、一家人分散各地,对他鼓吹的“神迹”不仅不信,还常常讥讽,把他当个笑话和教育小孩的反面例子。哥哥的“传教大业”受到很大打击,大家常常只看到他一个人还抱着《圣经》在十字旗下“祷告”。

  2002年冬,哥哥患上支气管炎,经常咳嗽不停,很快消瘦,我们要把他送到福延镇卫生院治疗,他拼命反对,有一次好不容易把他送到卫生院打上吊针,他乘我们不在时自己拔下针头一个人跑回家跪在“十字旗”下向“三赎”祷告,我们劝他吃药时,他总说“有三赎保佑,百病都会自愈,打针吃药就是对三赎的不虔诚”。后来,哥哥一见我们就关上大门,不让我们进门,我们劝多几次他会大骂我们是在“害他”。

  2003年5月10日,到中午邻居没见哥哥起床开门,忙通知我们,我们到哥哥家敲门半天无人应答,只好撞开门,看见哥哥已死在椅子上,他正对着墙壁上挂着一面的“十字旗”,他虔诚信奉的“三赎”到死时都没有展现出一丝的“神迹”。

  “三赎基督教”(门徒会)利用大家消灾祛病的心理,欺骗民众,残害生命,让哥哥这样的信徒成了牺牲品,但愿大家能认清邪教的本质,远离邪教。

      “三赎基督”害我痛失爱子


   2011-10-13   凯风网   作者:周光辉(口述)郭小全(整理)

  我叫周光辉,家住四川省宜宾市屏山县新安镇金鸭村5组,祖辈都是农民,到我这一代已是三代单传。1996年儿子出世后,虽然家里经济不是很宽裕,但一家三代人生活在一起也很和美。自从2002年我们一家人信了“三赎基督”之后,我这个家就给毁了,“三赎基督”硬是活生生地把我的儿子夺走了。

  因为我家已是三代单传,第一个小孩儿又是女儿,1996年儿子出世后,全家人都把他当宝贝。按传统来讲儿子五行缺金,父亲还专门找人给他取了个名字叫周鑫,以便儿子健康成长。但由于家人的溺爱,儿子从小就在背和抱中长大,到一岁半才会走,身体较弱,时常生病,一家人为此十分担心。母亲还经常去找“端公”(神汉)给儿子驱邪,去路边的老黄桷树下烧香,求儿子能平安成长。

  2001年,同组的肖德秀信了“三赎基督”,她见人就讲:某人自从信“三赎基督”后,家里只有二十斤大米,全家人吃了几天后,还是二十斤;生病就是上辈子犯了罪这辈子遭受的报应,只能祈祷,让“三赎”亲自治疗才真正有效。她见人便请到她家去一起祷告,信奉“福音”,说这样能逢凶化吉、保一家人平安。

  在这种诱惑下,我们一家人也常和邻居去肖德秀家听“福音”,她向我们讲《闪光的灵程》,宣扬说信奉“三赎”后祷告时能看到天堂、地狱,还能看透人的肺腑心肠,能听到神的声音,有病痛“三赎”给解决。参加的其他人也对我们说:当初“三赎”到蒲沟教会时,发现有一个小孩儿已经死去,众人哭着、祷告着,“三赎”同他们一起为孩子祷告,小孩子就复活了。还有邻组的熟人也说:原来腰痛,不能干活,但信“三赎”后,腰不痛了,能干活了。

  听着听着,我们一家慢慢相信了她,并于2002年5月全家人都加入“三赎基督”,开始吃“生命粮”、唱《生命粮歌》,全家人每顿吃饭前和晚上睡觉前对着“三赎基督”神祷告。家人偶尔有感冒之类的小病也不去医院过一阵也就好了,儿子渐渐少生病了(后来才知道是小孩成长的自然现象),这让我们认定是信了“三赎基督”神所带来的效果。

  2004年,有反邪教志愿者上门给我们宣传:“三赎基督”就是“门徒会”邪教组织,不能习练更不能传播,要相信科学,有病必须吃药打针。但我们心里想的是要经受住考验才能得到“三赎基督”神的保护,其他什么也听不进了,还把志愿者的好意当作是阻碍我们的“魔”,母亲还把志愿者赶出院子,叫他们不要再来,再来就放狗咬他们。

  2006年1月6日,儿子周鑫开始“出麻子”(麻疹)发高烧,我们自以为信了“三赎基督教”就会平安,因此没有将儿子送医院,全家人一起向“三赎”祷告。从8日下午开始,儿子从一阵阵发高烧到连续高烧不退。已是分会“执事”的肖德秀带10余人到我家中为儿子祷告,到1月9日,儿子还是闭上了双眼。肖德秀让我们用热水袋捂着儿子的身体,并说:只大家继续祷告,“三赎基督”就会让儿子复活。大家在我家祷告饿了吃,吃饱又祷告,连续两天两夜后,直到儿子的身体已经变硬,我们才知上当,心里像针扎一样疼。“三赎基督教”不仅没保佑我的儿子,还让他早早离开我们,母亲因此生了一场大病,幸亏我们及时将母亲送到县医院,经过两个月的医治才出院。我们把此事向新安镇政府报告,肖德秀最终也受到了法律的惩罚。

  儿子的死让我们彻底醒悟了,从此远离“三赎基督”,但儿子却再也不能回到我们身边。

        我家的悲剧


   2011-10-08   凯风网   作者:毛鸿军(口述)唐英(整理)

  我叫毛鸿军,今年34岁,家住四川省乐山市市中区石龙乡红月村。母亲叫彭仲芳,今年60岁;父亲叫毛银安,1944年出生。

  2003年元月,有个外村人到我家传教,说加入“三赎基督”(即“门徒会”)可以保平安,生病也不用打针、吃药,只要一天祷告三次病就会好,死后还能升天。母亲没什么文化,加上长期患有妇科病,常常为药钱心疼,就抱着试一试的心态加入了“三赎基督”。

  母亲按照所谓执事的要求,在堂屋正中挂上白底的红十字架旗,早中晚都要跪在旗下诚心祷告。当时正值农闲季节,父亲闲来无事,也跟着母亲做祷告、凑热闹。有一次,在土主镇医院当医生的表姐王鸿燕来家里探望父母,听到他们说起“三赎基督”能治病,马上劝他们不要再信了,要相信医学,有病有痛一定要及时治疗,以免贻误病情。父亲听从了二姐的劝说,决定不再信“三赎基督”了,还叫母亲也不要信了。但母亲自我感觉身体好了许多,以为是祷告起了作用,依然坚持参加“三赎基督”的活动。

  母亲一天到晚热衷于祷告,不停背诵《慈祥的母爱》、《七步灵程》和《复活之道》等“经文”,有时还要偷偷摸摸地到教会点与教友们互相交流,听“见证”。她逢人便说:信“三赎基督”能替人赎罪,只要入了教,就能消灾避难,还能在世界末日时进入天国。后来,母亲受教友鼓动,想在家里设一个聚会点,但执事万有兵(男,时年19岁,市中区剑峰乡友爱村农民)说她为“主”所做的“奉献”还不够。为此,母亲撇下家务事和农活,整天忙着出去“传福音”、“讲见证”、“开新工”,导致父亲下地干完活回来还要自己洗衣做饭,老两口经常因此吵架。父亲一度不准母亲再信“三赎基督”,但母亲根本不管,依然我行我素。

  2004年4月16日午饭后,父亲准备下地干活,叮嘱母亲给他做晚饭。傍晚,父亲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家里,看到母亲和万有兵一起跪在堂屋的十字架旗下,口里念念有词,而中午吃饭的碗筷都还没有收拾,更别说做晚饭了。父亲忍不住大声责骂母亲,说母亲为了“三赎基督”连家都不顾了,让母亲立即与“三赎基督”断绝关系,还要赶万有兵走,否则他就不想活了。母亲不为所动,说自己和万有兵是“神”派下来的,任何人都不能藐视,否则会受到“神”的惩罚。母亲居然还声色严厉地要求父亲跪下赔罪。父亲勤劳朴实,从未与母亲闹得如此严重,一时想不开,拿起门背后的农药就喝了下去。母亲眼见父亲痛苦地倒在了地上,一点也不着急,想到的却是“见证”中靠祷告求“神”救了一个喝农药的人的命的事例,所以按着“见证”上的方法,开始了念经祷告“治疗”。忙乎了一阵子,父亲根本不见好转,反而口吐白沫,双手使劲捂着肚子,意识都不清楚了。母亲和万有兵又将父亲抬到里屋床上,由万有兵带着母亲继续祷告。由于父亲疼痛难忍,不停在床上翻滚。母亲担心父亲扰乱祷告,居然坐到父亲身上,把父亲夹住。不一会儿,父亲的四肢开始不由自主地抽搐,眼睛翻白。万有兵见势不妙,以自己级别不够,要去请更高级别的执事为由,溜之大吉。母亲只得独自抱着父亲坐在床上祷告。17日凌晨,父亲在痛苦中停止了呼吸。

  我们听到噩耗后急忙赶回家中,看到地上撒满了床草,床单被抓得破烂不堪。不难想象,当毒性发作时,父亲是多么的痛苦。我们都悲愤地谴责母亲不该做出如此荒唐的事,害死了父亲。母亲则呆若木鸡地坐在一边,似乎有所悔悟。后来,我们报了警,公安派出所考虑到母亲丧夫之痛,对她进行教育后落实给我们监管;万有兵在4月29日被警方抓获,因从事邪教活动致人死亡,被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两年。经过这件事,母亲再也不信“三赎基督”了,可一切都晚了,父亲再也不能复生了。


联系我们

网站
交流平台
邮箱
支持我们

赞助
志愿者
其他

揭露
互助
其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