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教受害者之家

“新天地”邪教遭曝光:真是害人不浅!
2015-03-31 21:52来源:乌有之乡网网址:http://www.wyzxwk.com/Article/guofang/2014/07/324672.html浏览数:612 

“新天地”邪教遭曝光:真是害人不浅!

   发源于韩国的“新天地”邪教目前在全球的发展已遍及包括中国大陆及港澳台在内的75个国家和地区,其中:发展成规模的地区分会已达到251个,这当中,中国大陆的安德烈支派和雅各支派下属省市区县的“新天地”分会总数已超过100个,占到了40%,所控制的人员数量已超过5万,包括:各级骨干、所谓圣徒、洗脑班受害群众……等等。


  “新天地”邪教的雅各支派、安德烈支派在中国为祸12年,毒害了很多基督徒、其它教徒和广大群众,破坏了他们的家庭;并且渗透、蚕食、操控了很多“三自”正统教会,把其中长老、牧师都拉下水,成为“新天地”的傀儡,同时引诱其中的信徒都落入“新天地”的魔掌;

  “新天地”的安德烈支派和雅各支派在中国大陆经过12年的发展后,所设立的下属地区分会在今年(2014年)已经突破100个,这些地区分会已经覆盖了北京、上海、广州、青岛、大连、沈阳等一线城市和黑龙江省、吉林省全境以及在江、浙、皖、豫、鲁地区的南京、镇江、无锡、苏州、江阴、淮安、宿迁、太仓、嘉兴、合肥、六安、蚌埠、怀远、凤阳、杭州、温州、郑州、洛阳、漯河、威海。其中,黑龙江省、吉林省全境的分会属于雅各支派,其它省市地区的分会都属于安德烈支派。

  另外,在与中国大陆内蒙古接壤的外蒙古全境,“新天地”邪教“马太支派”的分会也正在那里急速发展、扩张,并且已有越过边境向中国大陆内蒙古地区渗透的危险势头!

  总之,“新天地”邪教在中国大陆的这些地区教会正以惊人的速度在扩张,今年(2014年)在中国大陆发展的所谓圣徒的数量已经突破5万,与之相应的在中国大陆被“新天地”邪教变相敲诈并挟持毒害的“洗脑班”学员和大量受诱骗、受蛊惑、受坑害的群众及其家属则已经突破10万!故此,“新天地”邪教在中国大陆已经具备了一定的经济基础和群众基础,显然,为了保住这些既得利益,就像当初在韩国挑战“韩国基督教总会(韩基总)”一样,“新天地”当前急需在中国宗教界和政界谋得合法地位,为此,“新天地”不惜开展各种阴谋活动,甚至不惜与中国宗教界的“(三自爱国委员会)三自”进行摊牌较量”,不惜挑战中国政府在宗教政策方面的“红线”。

  “新天地”邪教蓄意贬损和诋毁基督教文明,蓄意贬损和诋毁基督教在中国自明朝以来的传教发展历史,借此拔除拆毁广大爱国信徒对主耶稣的信心,取而代之以教主李万熙及其歪曲解读《圣经》、断章取义解经、玩弄文字游戏、偷换神学概念并汇集当今几乎所有异端歪理邪说于一身的所谓教理对信徒进行思想毒害。

  “新天地”邪教勾引诱骗信徒,对其进行疯狂洗脑,肆意歪曲《圣经》(新约)中“圣灵保惠师”的本意,并偷换神学概念,极其荒谬的给教主李万熙赋予“圣灵保惠师”的所谓唯一性特权,暗示李万熙是《圣经》(新约.启示录)预言的再临基督,同时按其人为需要强解《新约.启示录》。“新天地”邪教把《新约.启示录》中的“七头十角兽”硬套在被他们动用恐怖主义的残忍手段杀害的7名韩国异己分子上,并以此威胁恐吓试图离教、背教、反教的信徒,作为控制信徒的思想工具。

  需要说明的是,“新天地”邪教曾在韩国进行恐怖主义犯罪活动,他们将韩国宗教界知名人士卓明焕视为异己分子,并唆使卓明焕的弟弟卓成焕不择手段的将卓明焕残忍杀害(用刀捅死);事后“新天地”为掩盖其罪行,又残忍的将卓成焕灭口,并制造了卓成焕被火车压死的意外事故的假象;同时,该事件的相关知情人金子斗也惨遭“新天地”灭口,尔后,“新天地”又如法炮制的制造了金子斗被雷劈死的意外事故的假象。

  如上所述,“新天地”邪教对被其视为异己的各类人士往往都采用上述恐怖主义的方式进行杀害、秘密的私刑处决,事后,“新天地”又往往制造出“死者死于意外事故而非他杀”的假象以此掩盖罪行。

  目前已知,在韩国已有包括上述卓明焕、卓成焕、金子斗在内的至少7人及其家属因反对“新天地”邪教而被“新天地”视为异己,惨遭杀害、处决和灭门。

  “新天地”为了严防组织成员反教、离教、叛教,便把上述惨遭杀害的7人作为所谓“典型反面教材”编入教理、教案,用于对各级骨干、对洗脑班讲师、对洗脑班学员进行威胁恐吓,让他们终日都活在恐怖的氛围当中,对上级组织不敢有丝毫反抗。

  “新天地”邪教在中国大陆下属的100多个地区分会则更是疯狂叫嚣:“···凡是阻碍传道的、凡是背道的,下场都跟韩国的那7个敌对者一样···”,而且从言语威胁发展到给受害者身体造成伤害的人身攻击。

  为进一步达到有效洗脑直至对信徒实现精神和肉体的控制,“新天地”邪教骨干人员先是通过对外的非法传教活动诱骗勾引基督徒和其它群众,对方上钩后,他们就会被“新天地”组织安排进入“教理洗脑班”,成为洗脑班学员,接受疯狂的洗脑,从“学前班(福音房)”到“初级洗脑班”,从“初级洗脑班”到“中级洗脑班”,从“中级洗脑班”到“高级洗脑班”,从“高级洗脑班”到“启示录洗脑班(启示班)”,洗脑周期历时一年半,洗脑班每天都要进行至少4小时的授课,通过密集、疯狂的所谓“教理洗脑”控制“学员”的思想,进而控制其精神和行为,让“学员”对“洗脑班”讲师、管理员和上级骨干都言听计从、无力反抗,条件成熟后,这些可怜的“洗脑班学员”就会被组织安排到“新天地”经营的经济单位去上班工作、领取工资,继而再把这些“学员”领取的工资以集会时各种名目十分繁多的所谓“奉献捐款”榨取出来!这些名目十分繁多的所谓“奉献捐款”包括如下:

  1、十一捐:每月税前收入的至少十分之一

  2、主日金:每周日洗脑班学员集会时上交,交得越多越好,多多益善!

  3、感谢金:每周日洗脑班学员集会时上交,交得越多越好,多多益善!

  4、建筑金:

  (1)总会建筑金,交得越多越好,多多益善!

  (2)地区教会建筑金,交得越多越好,多多益善!

  5、其它名目:

  (1)存款利息的至少十分之一,交得越多越好,多多益善!

  (2)三大节期(逾越节、建教节、收割节)特别奉献金,交得越多越好,多多益善!

  (3)赞助金,交得越多越好,多多益善!

  等等

  ······

  ······

  这实际上是比血汗工厂资本家榨取剩余价值更黑的“既干活又掏钱”的彻底剥削!并且通过上述方式,也基本上榨干了信徒的全部财产,让信徒在思想精神受控于“新天地”邪教的同时,在经济上也无法独立,只能服服帖帖跟着“新天地”,接受它一轮又一轮的盘剥、压榨!

  在历时一年半的“洗脑班”洗脑接近尾声、临近毕业时,这些可怜的洗脑班学员会在“新天地”组织的安排下赴韩国“新天地”总部(清溪山)进行为期数月~一年的所谓教理进修、宣教手段培训和旅游,通过这种“拜码头”的方式,以进一步提高信徒对组织的忠诚度。

  从韩国总部返回国内后,这些洗脑班学员就会毕业,成为所谓“普通圣徒”。

  毕业成为“普通圣徒”后,这些“普通圣徒”会在组织安排下在当地进行为期一年的所谓“传教实战培训”,在“传教实战培训”阶段,如果这些“普通圣徒”当中有人“表现出色”,即通过“传教实战培训”努力为组织发展“下线”,且所发展的“下线”能够顺利通过对外传教活动进入“教理洗脑班”洗脑,并顺利从“初级洗脑班”升入“中级洗脑班”,或者所发展的“下线”在洗脑班中洗脑超过半年,则上级会认为对这名“下线”的发展获得成功,并会将此作为“绩效”上报“新天地”在中国的雅各支派或安德烈支派高层,经由高层对此“绩效”进行核准后,会将成功发展“下线”的人员从所谓“普通圣徒”正式升格为所谓“生命册圣徒”,该人员会被录入“新天地”韩国总会的所谓“生命册”,成为所谓“生命册圣徒”。

  在成功发展“下线”,从所谓“普通圣徒”升格为所谓“生命册圣徒”后,组织会将他们中的一部分人选出来派往当地的“三自”教会和其它家庭教会进行长期卧底,作为“新天地” 渗透、蚕食、操控其它教会的中坚力量,一部分人选出来派往其它省市地区用于外地的“新天地”组织,而另一部分则继续留在当地的“新天地”组织用于补充和扩大“新天地”在当地的基层骨干队伍。

  “新天地”邪教对外则持续不断的制造思想混乱,企图挑起教派冲突,进而利用冲突,达到铲除异己、收编并操控其它教派的目的,实现他们的所谓【世界宗教、万国大一统】的狂妄野心。

  在社会上,“新天地”邪教利用企业来压榨信徒:“新天地”高级骨干经营着大量的经济单位,他们勾引信徒和群众进入“洗脑班”成为“学员”,通过密集、疯狂的所谓“教理洗脑”控制“学员”的思想,进而控制其精神和行为,让“学员”对“洗脑班”讲师、管理员和上级骨干都言听计从、无力反抗,条件成熟后,他们就会把这些“洗脑班学员”安排到“新天地”经营的经济单位去上班工作、领取工资,继而再把这些“学员”领取的工资以集会时各种名目十分繁多的所谓“奉献捐款”榨取出来!这实际上是比血汗工厂资本家榨取剩余价值更黑的“既干活又掏钱”的彻底剥削!

  在高校和社区,“新天地”邪教公然对抗中国政府的宗教政策,长期进行意识形态渗透,包括以青年大学生的名义在各大高校组建“街舞社团”,并利用“街舞社团”在青年大学生中的影响力,以“跳街舞、搞活动”为名,伺机进行非法传教活动,引诱大量青年学生、教职员工、高级知识分子入教。

  “新天地”邪教利用上述“街舞社团”在各大城市的商业中心、闹市区、步行街进行所谓的“街舞公益表演”,以此吸引周边大量路人、群众围观聚集,尔后混入围观群众当中,与群众有目的地套近乎、闲聊,博得群众的好感,并察言观色,待时机成熟后,再顺便套取群众的个人信息,包括联系方式,以此为他们后续的非法传教活动做好铺垫、埋下伏笔,顺带着也通过这种方式在对方不经意的情况下非法获取公民个人信息,并转手出卖给境外情报机构或其它第三方机构。

  在各大城市的文化活动中心,“新天地”邪教打着基督教的旗号,以基督教的赞美、互动、短剧、讲道、沙龙等形式为掩盖进行实质上的非法传教活动,引诱大量不明真相的群众入教。

  “新天地”邪教常以一些所谓的“公益社团”为名,以“帮助”、“爱”、“和平”等为借口,举行所谓的公益活动,并借这种公益活动伺机进行非法传教。

  “新天地”邪教常以各大城市的民间组织——“中韩文化交流协会”为对外平台,通过所在城市韩国领事馆的文化交流活动引诱大量涉韩工作人群、韩资企业人员、韩国文化消费人群、韩剧爱好者、朝鲜族等少数民族群众参加他们举行的各类活动,并伺机进行非法传教。

  需要特别提到的是,在“新天地”进行的各类非法传教活动中,为提高传教对象的所谓质量,“新天地”骨干人员有意选择具备一定经济条件、有一定社会地位和社会背景并且年轻、健康的社会各界群众作为实施引诱的对象。对此,“新天地”的所谓“传道部”特地制定了所谓“21项”来针对他们的传教对象进行评估考察,对于满足21项的传教对象,则还须通过各种途径套取他们的健康状况、医疗记录、有无病史等信息,包括病历卡。“新天地”通过这“21项”及“病历卡”、“病史摸底”等方式,以确认这些群众作为“新天地”实施诱骗的对象是具备一定经济条件、有一定社会地位和社会背景并且年轻、健康的。

  同时,为降低风险,防止调查人员、反教人员乔装成群众进入“洗脑班”卧底,“新天地”的传道部还针对他们的传教对象制定了一整套极其严格的所谓“观察、筛选流程”······等等

  而对于已经进入“新天地”洗脑班成为学员的信徒,“新天地”也极度不信任,会安排一些骨干人员伪装成洗脑班普通学员进入洗脑班充当上级在洗脑班中的的耳目和眼线,与洗脑班中的群众套近乎,套取他们内心的真实想法,以此作为上级所谓“秘密观察员”掌握洗脑班学员一举一动和内心真实想法的有效途径,并将试图退出洗脑班(离教)、试图在洗脑班中揭露“新天地”(反教)的群众逐一揪出,继而采取相应措施或实施打击报复。在有的洗脑班里面,这些“秘密观察员”的数量甚至占到洗脑班总人数的近一半!通过这些“秘密观察员”, “新天地”骨干可以有效的对他们认为是有潜在反教危险的人员采取包括变相软禁在内的压制措施,或者对已经反教的群众实施疯狂的名誉污蔑、人格侮辱、人身攻击、打击报复!其手段之下流、手法之卑鄙、方式之龌龊乃是骇人听闻、令人发指!比起他们当初韩国发家时的那些勾当,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正所谓:······“在韩国杀七人,在全球更害人”······为了保护广大受害群众的隐私,对于上述这些,本文仅点到为止,不做展开。

  与其它邪教内部奸淫乱伦的情况类似,在“新天地”内部等级森严的体制之下,男性高级骨干利用职权之便强奸、猥亵、玩弄年轻女信徒的事,经常时有发生,基本上是一个常态,而“新天地”组织上层对这些犯罪行为持默许态度并对强奸施暴者进行庇护,同时利用体制对强奸受害者的反抗进行制裁、压制、弹压、镇压!为了保护相关受害者的隐私,对于上述这些,本文也仅点到为止,不做展开。

  据有关群众反映:“新天地”邪教里面有很多家庭一家人都是骨干人员,或者夫妻双方都是骨干人员,他们往往会在组织的精心安排下,假装上演诸如妻子频繁参加“新天地”活动影响家庭生活遭丈夫反对引起夫妻不和、家庭破裂,以此实施所谓“苦肉计”,造成一个表面上的“妻子遭丈夫逼迫”的假象,这样做可以达到两个目的:

  其一,可以引起内部普通小信徒的同情,继而树立一个所谓“遭受逼迫还在坚守信仰”的假典型,客观上给内部的普通小信徒造成一种强大的心理暗示,让他们感觉到:‘你看,连上级的某某姊妹都是遭到丈夫逼迫还在坚持,那我们这些小信徒还有什么好说的,更要坚持了······’这样往往会达到很好效果,让下面的那些受害的小信徒更加忠于组织。

  其二,可以进而让其丈夫扮演成一气之下脱离“新天地”并反对“新天地”的假反教人员假装进行反教活动,以此实施所谓“抛砖引玉”的诡计,以此来“引蛇出洞”,迷惑真正的反教群众,引诱真正的反教群众上钩,与其进行所谓串联,让身份保密的反教群众暴露身份,进而将反教群众一网打尽。

  有关群众还说:类似上述这样的阴谋诡计,在“新天地”内部还有很多······真是一帮为达目的而无所不用其极的大恶人!求主耶稣审判他们!

  总之,这个“新天地”邪教组织已经把“三十六计”研究、运用的很不错了:

  运用“苦肉计”给信徒造成更加忠于组织的心理暗示;

  运用“抛砖引玉”扮演假反教人员引诱真正的反教群众上钩,将其一网打尽。

  据有关群众反映:在这个“新天地”邪教里面,还有很多夫妻双方都是骨干人员,但他们内部却事先商量好,对外都宣称自己是离婚的、单身的,以此来勾引异性入教,

  还反映说:妻子在外面勾引男人入教,为促成对方进入洗脑班上课,还不惜出卖自己的肉体,和很多男的在外面开房间;

  还反映说:丈夫在外面勾引女人入教,为促成对方进入洗脑班上课,也不惜背叛婚姻,和很多女的发生关系;

  还反映说:并且夫妻双方都不以为耻,认为这很正常,相互之间还经常探讨切磋在勾引异性入教方面的经验,还说:“这是为他们的那个什么‘李万熙神’做工”,说什么:“为了给‘李万熙神’做工,要不惜抛弃自己的一切,包括抛弃父母、婚姻、家庭、妻儿和自己的肉体”,这个韩国的“新天地”真是一个男盗女娼的邪教!

  据有关群众反映:他的一个弟兄也去过“新天地”的那个洗脑班,听里面的讲师说什么“主耶稣第二次来也是什么“启示话语•••得到永生”,和第一次来一样!那个弟兄立刻发现不对头,就出来了,结果还遭到洗脑班管理员的威胁恐吓,上班路上还被他们纠缠过,为此还报了警!那个弟兄感觉那里面的讲师连最基本的神学常识都没有!在班门弄斧!因为如果说主耶稣第二次来也是什么“启示话语•••得到永生”,那等于就是说主耶稣第一次来的时候所进行的除罪、拯救、赐永生的工作都白做了!还要等到第二次再来的时候,再来一遍!这等于是在变相的否认主耶稣第一次来的时候所赐下宝血的赦罪功效!分明是在亵渎主耶稣!

  有关群众还说,正规教堂的牧师经常教导的基本神学常识是说:主耶稣第一次来的时候,百姓领受了他的话语后,并按其执行,就已经可以除去罪、得拯救、得永生了!主耶稣第二次来的时候,与罪无关(圣经•新约•希伯来书9章27节),不再作为替罪羔羊,而是来实行审判的!

  有关群众还说,感谢主耶稣赐给我们能够分辨是非真假对错的智慧,感谢正规教堂的牧师经常教导来帮助我们弟兄姊妹抵制魔鬼邪教的搅扰破坏!争战得胜!阿门!

  据有关群众反映:“新天地”邪教的歪理邪说相当出名也相当荒谬的,且破绽百出,很多地方不能自圆其说!比如他们的“泛比喻论”,说“主耶稣再来驾云降临”、“日、月、星三光退缩”、“天使末次号角吹响时死人复活”、“教会选民被提到空中与主相遇”······等等都是比喻,这是何等的大不敬呀!简直就是在亵渎神的话语,藐视神的大能!正是因为“‘新天地’”邪教实际上根本不承认圣经、不承认神的话语、不相信启示录预言的必然成就,所以他们才把所有神的话语都强解胡说成比喻,说什么“圣经预言的这些事情根本不可能会像字面上说的那样发生,而都是比喻”,甚至还说什么“如果从字面上理解预言,就连不信的人都不如”,公然这样攻击我们广大信徒的正统信仰,真是贼喊捉贼,不可理喻,可恶至极!长此以往,“‘新天地’”洗脑班里的那些学员整天就被这个可恶的“泛比喻论”牵着鼻子走,搞到后来,连作为一个正常人起码的独立思考能力都失去了,看出这个撒旦教的可怕了!

  有关群众还说,正规教堂的牧师经常教导说:圣经上神的话语是不能添加和删改的,神是怎么说的,那就应该是那样,没有什么好解释的,更不能用这种荒唐的“泛比喻论”去对圣经神的话语进行人为的添加和删改,因为这是要受咒诅的!求主耶稣怜悯那些被“新天地”邪教迷惑毒害的人,引导他们回归正常的信仰,恢复成有自主思考能力的正常人!阿门!

  有关群众建议:一定要让主内的弟兄姊妹们都看清韩国“新天地”邪教的本质!看清这个“新天地”邪教多行不义必自毙的可耻下场和灭亡结局!

  还说:求神保守弟兄姊妹们在基督里面联合成为一体,在信仰的天路上坚定站立,远离魔鬼的各种搅扰,坚决抵制像“新天地”这样的一个又一个的新兴邪教!

  还说:主耶稣教导我们,要警醒,因为假基督、假先知将要起来,显大神迹、大奇事,倘若能行,连选民也就都迷惑了,若有人告诉你们基督在这里、在那里,或者有人向你显一个神迹,说跟从我信仰别神吧,信仰别的福音吧,你们都不要相信!

  还说:人子驾云升天,也必将荣耀的驾云降临,那时,人们将看到耶稣基督率领众天使、众天军、众圣者有能力、有大荣耀,驾云降临,叫众目都看见,连刺他的人都要看到,天使长将吹响末次号角让从古至今的所有死去的人都从死里复活,接受主耶稣及白色大宝座的审判,并按其所行的接受天国永生的赏赐或硫磺火湖地狱永刑的惩罚!

  还建议说:弟兄姊妹们平时一定要多在圣经神的话语上下功夫,一切都要以圣经神的话语为准绳、为依据、为标杆,一定要学习国家在宗教领域的政策和法律法规,去符合国家宗教政策的正规教堂去礼拜;

  还建议说:如果在正规教堂遇见趁礼拜混在信徒当中与弟兄姊妹套近乎的陌生人,一定要提高十二分的警惕,因为这些故意与弟兄姊妹套近乎的陌生人往往都是趁礼拜在教堂中浑水摸鱼进行非法传教的“新天地”邪教骨干人员,他们内部把在正规教堂进行渗透破坏的非法传教活动称为“抓羊”!我们都知道,“抓羊”的那是什么呀?那是狼!!或者是披着羊皮混入羊群企图猎取羔羊的残暴的狼!!!所以弟兄姊妹们一定要小心了,一定要做主耶稣的羔羊,紧紧跟着主耶稣的牧者,在教堂中遇到上述情况,在提高警惕的同时要及时把情况反映给教堂里的牧师、长老,让他们把这些坏人统统赶走,并记下这些坏人的体貌特征,最好是能够拍下照片,把照片传给主内的各个肢体,防止他们下次再来“抓羊”,再来渗透破坏。

  有关群众还特别提醒说:“新天地”邪教骨干人员往往都是趁教堂礼拜时混在弟兄姊妹当中浑水摸鱼进行非法传教,现在在国内的各个正规教堂中,都有“新天地”的骨干混在礼拜当中搞渗透、破坏和“抓羊”,“新天地”内部把在正规教堂进行渗透破坏的非法传教活动称为“抓羊”!我们都知道,“抓羊”的那是什么呀?那是狼!!或者是披着羊皮混入羊群企图猎取羔羊的残暴的狼!!!

  还提醒说:弟兄姊妹们一定要小心了,一定要做主耶稣的羔羊,紧紧跟着主耶稣的牧者,在教堂中遇到上述情况,在提高警惕的同时要及时把情况反映给教堂里的牧师、长老,让他们把这些坏人统统赶走,并记下这些坏人的体貌特征,最好是能够拍下照片,把照片传给主内的各个肢体,防止他们下次再来“抓羊”,再来渗透破坏。

  还建议说:弟兄姊妹们作为主耶稣的肢体,同时也是主耶稣的精兵,要勇于和“新天地”邪教进行斗争,揭露他们、曝光他们、孤立他们,让他们这些恶人陷入广大爱国信徒的汪洋大海之中,把他们的罪行公知于众,把他们的阴谋诡计统统“维基解密”,大白于天下!求主保守弟兄姊妹们争战得胜!阿门!

  “新天地”邪教组织有自己的所谓“情报部门”,该情报部门常与一些缺乏职业道德的坏记者、一些缺乏职业操守的金融机构的腐败职员、一些腐败的国家公务员进行合谋,先是拉拢这些坏记者、这些金融机构的腐败职员入教、这些腐败的国家公务员下水、入教、入伙,而后指使这些坏记者、这些金融机构的腐败职员、这些腐败的国家公务员利用其身份、职务、职权和专业技能的便利到处非法调查、搜集政府内部的机密信息,到处非法调查、搜集“三自”教会的内部信息,到处非法调查、搜集“三自”教会信徒的公民个人信息,以此为他们后续渗透、蚕食、操控“三自”教会的阴谋活动做好铺垫、埋下伏笔,顺带着也通过这种方式在对方不经意的情况下非法获取公民个人信息,并转手出卖给境外情报机构或其它第三方机构;

  另外,“新天地”邪教还特别指使上述这些被他们拉下水的金融机构的腐败职员把其所掌握的客户信息、客户资料非法泄露出来,作为他们在社会上、体制内拓展关系网的重要资源;

  同时,“新天地”邪教还通过上述这些被他们拉下水的腐败公务员非法调查、搜集政府内部的机密信息,以此窥探政府内部的各种动态,包括提前知道政策变化,然后提前做出相应对策,妄图继续“上有政策、下有对策”的欺瞒政府、控制信徒;

  并且,“新天地”邪教还利用上述这些被他们拉下水的坏记者在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上(大V)级别的帐号转发他们进行各类非法活动的信息,借此提高这些信息在“百度”、“谷歌”上的搜索排名和点击率,一度在互联网上造成极坏的负面影响。

  特别需要指出的是,“新天地”邪教还将一些与国防相关的科研院所内部重要岗位上的工作人员拉下水,指使这些工作人员利用其职务之便把与所在单位有密切联系和业务往来的设备、材料供应商的信息非法泄露出来,而这些工作人员所在单位又是与国防相关的科研院所,因此这种行为不仅是出卖所在单位的商业机密,更是涉嫌泄露国家机密,而“新天地”邪教组织则利用这些机密信息作为他们在社会上、体制内拓展关系网的重要资源,并顺带着将这些国家机密转手出卖给境外情报机构或其它第三方机构。

  现在,“新天地”邪教组织认为他们已经羽翼丰满、时机成熟,又进一步变本加厉的把魔爪伸向中国的宗教、意识形态及政治领域,正在酝酿着一场大动作······

  揭露韩国“新天地”邪教的在华罪行

  简介:

  韩国“新天地”邪教的在华罪行主要包括如下:

  倒行逆施、敛财反华,

  结交权贵、秘密串联,

  欺瞒政府、控制信徒,

  假仁假义、坑害群众,

  利用企业、压榨信徒,

  打击报复、胆大妄为,

  私设据点、牟取暴利,

  勾结邪教、窝藏罪犯,

  道德败坏、聚众淫乱,

  利用职权、玩弄女性。

  (1)“新天地”邪教打着基督教的名义,其所作所为却与主耶稣的教导完全背道而驰,严重亵渎了基督教的声誉,是彻头彻尾的假基督、敌基督。

  (2)“新天地”邪教打着“三自爱国委员会”的名义到处骗钱敛财,严重败坏了“三自爱国委员会”的形象。

  (3)“新天地”邪教在中国各地的高校、社区、正规教堂公然对抗中国政府的宗教政策,长期进行意识形态渗透,派遣高级卧底长期对各地的“三自爱国委员会”和“基督教协会”进行渗透、蚕食、操控,并不顾中国国情,极其不尊重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与中国共产党争夺群众基础和思想文化阵地,严重干扰中国政府宗教政策的贯彻执行,一而再再二三的挑战中国政府在宗教政策领域的“红线”。

  (4)“新天地”邪教蓄意贬损和诋毁基督教文明,蓄意贬损和诋毁基督教在中国自明朝以来的传教发展历史,借此拔除拆毁广大爱国信徒对主耶稣的信心,取而代之以教主【李万熙】及其歪曲解读《圣经》、断章取义解经、玩弄文字游戏、偷换神学概念并汇集当今几乎所有异端歪理邪说于一身的所谓教理对信徒进行思想毒害。

  (5)“新天地”邪教勾引诱骗信徒,对其进行疯狂洗脑,肆意歪曲《圣经》(新约)中“圣灵保惠师”的本意,并偷换神学概念,极其荒谬的给教主【李万熙】赋予“圣灵保惠师”的所谓唯一性特权,暗示【李万熙】是《圣经》(新约.启示录)预言的再临基督,同时按其人为需要强解《新约.启示录》。

  (6)“新天地”邪教曾在韩国进行恐怖主义犯罪活动,与日本邪教“奥姆真理教”极其类型,而“新天地”教主李万熙则与日本“奥姆真理教”教主麻元札幌极其类似,也是一个杀人魔王,教主李万熙曾指使“新天地”教徒动用恐怖主义的残忍手段将被他们视为异己的包括卓明焕、卓成焕、金子斗在内的至少7人及其家属全部杀害。而“新天地”为了严防组织成员反教、离教、叛教,便把上述惨遭杀害的7人作为所谓“典型反面教材”编入教理、教案,用于对各级骨干、对洗脑班讲师、对洗脑班学员进行威胁恐吓,让他们终日都生活在恐怖的氛围当中,对上级组织不敢有丝毫反抗。

  (7)“新天地”邪教为了进一步巩固对教主李万熙的个人崇拜,更是丧尽天良的在其教理中把《新约.启示录》的“七头十角兽”与上述被他们动用恐怖主义残忍手段杀害的7名韩国异己分子联系起来、等同起来,借此把一个残忍杀害7名异己及家属的杀人魔王李万熙美化包装成了战胜“七头十角兽”的得胜者李万熙!

  (8)“新天地”邪教对外则持续不断的制造思想混乱,企图挑起教派冲突,进而利用冲突,达到铲除异己、收编并操控其它教派的目的,实现他们的所谓【世界宗教、万国统一】的狂妄野心。

  (9)“新天地”邪教配合境内外敌对势力蓄意贬损和诋毁中华古文明和中华近代文明,刻意抬高朝鲜族的高丽古文明和韩国文化,借此淡化和打压广大爱国群众的民族自尊心和民族自豪感,企图制造思想、文化的对立,进而挑起民族矛盾。

  (10)“新天地”邪教利用企业来压榨信徒:“新天地”高级骨干经营着大量的经济单位,他们勾引信徒和群众进入“洗脑班”成为“学员”,通过密集、疯狂的所谓“教理洗脑”控制“学员”的思想,进而控制其精神和行为,让“学员”对“洗脑班”讲师、管理员和上级骨干都言听计从、无力反抗,条件成熟后,他们就会把这些“洗脑班学员”安排到“新天地”经营的经济单位去上班工作、领取工资,继而再把这些“学员”领取的工资以集会时各种名目十分繁多的所谓“奉献捐款”榨取出来!

  (11)“新天地”邪教通过各种方式非法获取公民个人信息,并转手出卖给境外情报机构或其它第三方机构;

  (12)“新天地”邪教指使一些被他们拉下水的金融机构的腐败职员把其所掌握的客户信息、客户资料非法泄露出来,作为他们在社会上、体制内拓展关系网的重要资源;

  (13)“新天地”邪教通过一些被他们拉下水的腐败公务员来非法调查、搜集政府内部的机密信息,以此窥探政府内部的各种动态,包括提前知道政策变化,然后提前做出相应对策,妄图继续“上有政策、下有对策”的欺瞒政府、控制信徒;

  (14)“新天地”邪教利用一些被他们拉下水的坏记者在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上(大V)级别的帐号转发他们进行各类非法活动的信息,借此提高这些信息在“百度”、“谷歌”上的搜索排名和点击率,并一度在互联网上造成极坏的负面影响。

  (15)“新天地”邪教将一些与国防相关的科研院所内部重要岗位上的工作人员拉下水,指使这些工作人员利用其职务之便把与所在单位有密切联系和业务往来的设备、材料供应商的信息非法泄露出来,而这些工作人员所在单位又是与国防相关的科研院所,因此这种行为不仅是出卖所在单位的商业机密,更是涉嫌泄露国家机密,而“新天地”邪教组织则利用这些涉及国防安全的机密信息作为他们在社会上、体制内拓展关系网的重要资源,并顺带着将这些国家机密转手出卖给境外情报机构或其它第三方机构。

  (16)“新天地”邪教内部奸淫乱伦的情况与其它邪教极其类似,在“新天地”内部等级森严的体制之下,男性高级骨干利用职权之便强奸、猥亵、玩弄年轻女信徒的事,经常时有发生,基本上是一个常态,而“新天地”组织上层对这些犯罪行为持默许态度并对强奸施暴者进行庇护,同时利用体制对强奸受害者的反抗进行制裁和镇压!

联系我们

网站
交流平台
邮箱
支持我们

赞助
志愿者
其他

揭露
互助
其他
qrCode
扫描查看手机版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