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教受害者之家

“华藏宗门”邪教覆灭记(组图)
2015-07-19 22:52浏览数:61 
三峡晚报讯
“华藏宗门”邪教覆灭记

  三峡晚报讯

  自称“佛祖转世”“皇帝转生”,自创“华藏宗门”,打着佛教、行善的名义敛财骗色,目前,珠海市检察院对吴泽衡及多名“华藏宗门”骨干分子以涉嫌组织、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强奸罪,诈骗罪,生产、销售有毒、有害食品罪提起公诉。

  “大师”曾“三进宫”

  吴泽衡,1967年出生在广东揭阳惠来县。在一部宣传片中,吴泽衡自号“华藏初祖”,“7岁承曹洞禅门高僧德真、德智大和尚接引,11岁入山随师修行,18岁师从少林寺高僧德禅,成为少林寺历史上最年轻的总监坛”。据一些弟子讲,吴泽衡经常自称是“大日如来佛”的化身;英国剑桥大学人文博士、客座教授,香港联合大学哲学教授;会武功,有“天眼通”“宿命通”,可以预测地震、水灾等灾难信息。但据惠来警方的一份证明材料显示,吴泽衡在1984年以前并没有离开过本地,直到1984年3月才外出。

  少林寺的一份证明也显示,吴泽衡不是少林僧团成员,从未在少林寺档案中有记载,和少林寺禅宗法脉传承也没有任何关系。据警方查实,吴泽衡是揭阳惠来一农家子弟。1986年,吴泽衡涉嫌玩弄女性被当地派出所处理;1991年,因涉嫌诈骗罪、流氓罪被收容审查;2000年,因经济犯罪被判入狱11年。据办案民警介绍,1980年代末,吴泽衡借助“气功热”办起了气功班,自创“华藏功”。他吹嘘用气功治愈某大领导的病,展示名人合影、题词。利用“气功大师”的身份,吴泽衡有了一批追随自己的弟子。

  1999年,吴泽衡非法公开向3600多人募集入股资金3600多万元,还制作、销售宣扬封建迷信的非法出版物,非法经营额达340余万元。次年,吴泽衡因擅自发行股票罪、非法经营罪,被北京市一中院判刑11年。2010年,吴泽衡出狱后,恢复宗门重操旧业。他发现“气功”已不热,便利用流行的“慈善”“生命科学”理念自我包装,将“华藏功”更名为“华藏宗门”,借助“佛法”外衣发展壮大组织。

  裹挟信众数千人

  办案民警说,吴泽衡在家中专门辟出佛堂,身着袈裟接受弟子叩拜。“我第一次见吴泽衡是在他珠海的家里,跟着朋友去的。屋里坐满了从各地远道而来的弟子,有企业家、医学博士、一级演员,他们都流露出对师父的尊重和崇拜,这让我当场就产生了拜师的念头,吴泽衡同意之后,我感激涕零……”受害女弟子王某回忆。“从沈阳回到北京,只需两秒钟”、“曾经连续九年每天只吃一颗红枣,喝一杯茶”、“用嘴吹一下,能把一场大雨吹下来”……吴泽衡和其骨干弟子在其非法出版物中向信众吹嘘。据警方查实,“华藏宗门”裹挟弟子有数千人,分布于北京、上海、广东等10多个省市。在美国、挪威等国家,也有少量信徒。在“华藏宗门”内,有着分工严密的组织体系,设有护法组、秘书组、内务组,在各个省份还有专门的协调员。“对师父要顶礼膜拜,绝对服从”,被弟子们尊为“上师”的吴泽衡拥有绝对的控制权和领导权。他通过排辈分、授法号等方式来管理信徒。为加强组织管理,吴泽衡授权首席护法对于违反戒律的弟子进行管束,轻则面壁思过,重则轰出师门。为应对警方查处,他找人编制《突发事件总体应急预案》,以保护上师吴泽衡为重,设定了各种办法,如及时通知全国信徒,通过各种串联活动给警方施压。

  吴泽衡还对弟子说,他入狱是因为给党和国家领导人上书治国方略、主张政教合一,所以遭到了政治迫害,并以此在国际上谋求舆论支持。在吴泽衡海外弟子的活动下,美国17名议员联名给中国驻美国大使去函,制造吴泽衡受到“政治迫害”的假象。他还邀请北京一位律师向弟子“授课”,传授“围观改变中国”,一旦有人被抓,就纠集信徒到派出所围观,给公安施压;要记下警察的姓名和警号,尽快发到网上;不轻易签名,要等律师到场;要把录音录像放到境外网站,制造出迫害人权的假象,以给政府施压等。

  涉敛财数百万元

  据警方调查,近年来,吴泽衡先后开办“华藏中心”“行武禅师”等网站,借博客、微信、QQ群等吸引10多个省区市乃至海外的信徒“皈依”其门下。据调查统计,吴泽衡涉嫌组织、利用邪教组织诈骗财物,其涉案财物共计6934087.07元。

  “许多外地的弟子来珠海,都会给师父带烟、酒、茶等礼物。拜师的人会给拜师费,都是给现金。”吴泽衡身边的弟子袁某说,“吴泽衡对我表示,他们拿那么多东西师父也用不着,我就明白他在暗示,他喜欢现金更多些。后来有弟子问我,我就告诉他们给现金。”

  吴泽衡的妻子透露,吴泽衡收徒时,会有一定的拜师费,家庭好的有近万元,差的几百也有。弟子任某发现,那些内地来的比较贫穷的弟子,吴泽衡都是见一下就叫人回去。此外,吴泽衡还通过不同手段敛财,数额巨大。

  据警方透露,吴泽衡称自己的字画具有“能量”,能保佑平安,并授意弟子进行销售,数名弟子分别以10万元至50万元不等的价格购买其三幅字画。

  吴泽衡在深圳开了一家御膳房,以他研制的一种“秘方”为噱头,在设置吃饭前一小时根据生辰八字等测算就餐方位等程序,让其弟子就餐,而每道菜至少2000元,从中牟利。据警方查实,其所谓的“秘方”,包含国家明令禁止在食品中添加的中药材“制川乌”和“附子”。

  2013年3月,吴泽衡在微博上发消息称,自己有250万元罚金未向法院缴纳,要向弟子“借款”。弟子们为他发起“全球募捐”,募集300余万元。然而,吴泽衡并没有将上述款项用于缴纳罚金,而是将其中的200多万元用于购买理财产品。

  诱奸迷奸数十女弟子

  吴泽衡的“清修之地”位于珠海市九州大道西某小区的一套复式住宅内,这里也是吴泽衡的落网之处。在该处,民警查获了200余万元现金,茅台、中华等大量名贵烟酒,翡翠、劳力士手表等贵重物品,以及催情药、“神仙水”等迷幻剂。

  多名女弟子供述,吴泽衡生活荒淫糜烂。

  办案民警介绍,近年来,吴泽衡以“男女双修可以使人达到学佛的最高境界”“可以迅速提高修行”“能增强法力”等为名,引诱、胁迫数十名女弟子与其发生性关系,其中还包括两对姐妹,甚至连晚辈和幼女也不放过。

  曾有弟子发现,有一次吴泽衡两名弟子的未成年女儿曾在其卧室中喝了有怪味的白开水后,一起昏睡在吴的床上两天,并发现床上有血迹。吴泽衡不止一次地告诉女弟子:“他的精液是高能量物质,有益女性身体。”

  多名受害女弟子供述时均提到,师父会把女弟子单独带到房间内,让她喝下一杯“神秘的、略带苦味的水”,然后让女弟子跟他一起打坐,一起“观想合融”。不知不觉中,女弟子渐渐眩晕、不省人事,醒来发现自己已经失身。

 据王某介绍,此前她任吴泽衡的秘书组组长,负责管理4名女性生活秘书,吴泽衡曾多次以双修之名对其实施奸污。她三次怀孕堕胎,尤其是第二次、三次怀孕时,吴泽衡让她喝下一种“神奇药水”,导致其出血流产。流产后,吴泽衡说:“恭喜你,疾病已除”。“好几个女孩在拜师前都挺阳光开朗,没多久就变得郁郁寡欢、呆呆傻傻。其中有一个女孩,连自己怎么回家都不知道了,好像失忆了一样。”王某说。

  据民警介绍,吴泽衡以“时辰不对”等为由,诅咒“如果不愿意,因果就会报应到你父母身上”,胁迫多名怀孕的女弟子多次为其堕胎。为了安抚女弟子,吴泽衡还常给女弟子购买高档服装,多次给堕胎费、封口费。受害女弟子中,有的因此失去了生育能力,有的为他生下子女。其婚生子女6人,非婚生子女至少6人。


联系我们

网站
交流平台
邮箱
支持我们

赞助
志愿者
其他

揭露
互助
其他
qrCode
扫描查看手机版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