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教受害者之家

邪教主热衷“附佛外道”为哪般

2016-01-09 18:23浏览数:93 

“附佛外道”是指攀附佛教,利用佛教招牌贩卖非佛法、邪法货色的种种宗教、准宗教、邪教。近年来,形形色色的邪教头子们,打着佛教或佛教新派的旗号,招摇撞骗、前赴后继,乐此不彼。他们如此热衷“附佛”为哪般呢?笔者以为:

  ────为改变命运。

  “附佛外道”的邪教主们,绝大多数为文化程度低、社会地位低的在家俗人,他们在正统佛教中没有地位,或出生于民间宗教家庭或聚居地,多有家室之累,但都有一定的宗教和社会活动能力。如,“华藏功”教主吴泽衡只有小学文化,少年时就与有夫之妇同居被公安部门收容审查,还因诈骗罪判刑入狱。法轮功教主李洪志也仅有初中文化,他从小就游手好闲,好吃懒做,但一心想着依靠歪门邪道出人头地。由于这些邪教主在青少年时期就缺少良好的教育,再加上健康人格的缺失,因而形成了生性狡诈、好逸恶劳又不安于现状的畸形的人生观、世界观。他们原本生活在社会的最低层,本应该通过自己的聪明才智和读书经商等正道来改变自己的命运,但他们却投机取巧,选择了邪教这条不归路。

  ────为自我神化。

  “附佛外道”的邪教主表面上打着佛教或佛教新派的旗号,其实并不真正皈依佛教而是利用人们对佛教的敬畏和相关知识缺乏,进而行一已之私利。法轮功教主李洪志,自诩四岁得佛家独传大法,八岁得上乘大法,具有大神通,是比耶稣、释迦牟尼还高的“宇宙主佛”。“华藏宗门”教主吴泽衡自称是华藏始祖,是佛教第八十八世、禅宗六十一世衣钵传人,是“大日如来佛”的化身,具有“天眼通”、“宿命通”的神奇法力和特异功能。“观音法门”教主释清海标榜自己是“清海无上师”,等同于释迦牟尼等,声称“如果我不是佛,其他任何人就再也别想成佛了”。为了神化自我,这些邪教主们在手段上花样翻新,无所不用其极。李洪志恬不知耻地变更自己的出生日期,把自己神化成“释迦牟尼转世”,还要求法轮功练习者花重金“请回”、每日朝夕膜拜其“法像”。吴泽衡经常穿袈裟、戴佛珠,出入于公开场合,还动不动就做出“合十”的姿势。事实上,以“佛教徒”自称的吴泽衡,即没有剃度出家,也对正统佛法知识知之甚少。李洪志等人之所以这般装神弄鬼自我神化,完全就是为了诱骗信众加入其邪教组织的罪恶目的。

  ────为搜刮钱财。

  “附佛外道”的邪教主都具有强烈的功利动机。或求名,或求利,或为实现自己宗教及政治的抱负而歪曲、利用佛教。他们往往离经叛道,有反政府的政治目的,一有机会即造反作乱。而在时局稳定他们的政治野心极难实现时,便对名利有着异乎寻常的渴求。如,“心灵法门”的创立者澳大利亚籍华人卢军宏,他为了抬高自己的身价,竟谎称自己获得过“英联邦社区特别贡献奖” 、“世界和平大使”、 “教育和平大使”等。事实上,他这些所谓的获奖项目,只不过是胡编乱造来的。法轮功头子李洪志,在“弘法”初期,通过举办培训班,聚敛了大量钱财。近年来,李洪志借口建基地捞钱,搞伪难民捞钱,鼓捣神韵演出捞钱,等等,捞得盆满钵满。“华藏功”教主吴泽衡的敛财手段则更加诡计多端、名目繁多,仅警方在其家中搜查就发现了大量冬虫夏草、玉石、劳力士手表等,还在保险柜内搜查出大量的现金。

  ────为满足淫欲。

  “附佛外道”的邪教主们在表面上都打着能净化心灵、提升人类道德水准的旗号,而暗地里则大行男盗女娼之实。如,李洪志一面鼓吹“法轮净土说”,说什么人类社会“世风日下,道德沦丧”,称“除了大法,人类社会哪儿还有一块净土呢?哪儿还有一块干净的地方呢?”而事实上,他本人则好色风流,劣迹斑斑。1997年李洪志在泰国期间,曾出入色情场所,洗“鸳鸯浴”接受色情服务。此后,他又与刘崭等多名女弟子淫乱。最近李洪志包养多名“神韵艺术团”女演员的丑闻也在坊间流传。“华藏宗门”吴泽衡早年就劣迹斑斑。少年时期经常玩弄女性,曾因与一名有夫之妇同居,被派出所收容审查。近年来,吴泽衡以“男女双修可以使人达到学佛的最高境界”、“可以成佛”、“可以迅速提高修行”、“能增强法力”等为名,引诱女弟子与其发生性关系。有的为他生了小孩,有的为他多次堕胎。

  “附佛外道”的邪教主们,在教内争夺信众、误导信仰;在教外招摇撞骗、聚敛钱财,祸害社会,具有极大的迷惑性和现实危害性。但只要人们擦亮眼睛,提高识邪拒邪和反邪能力,无论邪教主披上哪种合法的外衣都将无处遁形。


联系我们

网站
交流平台
邮箱
支持我们

赞助
志愿者
其他

揭露
互助
其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