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教受害者之家
负责、积极、团结、忠诚、进取反邪教精神
当前位置
关注留守老人 警惕邪教渗透
来源:http://www.cnfxzx.com/html/bzzg/lilu/8139.html浏览数:44 

近年来, 随着工业化、城镇化的快速推进,作为劳务输出大市的阜阳市,农村青壮年劳动力大量外出,留守问题特别是留守老人问题日益突出,成为社会特殊群体。农村许多年事已高的留守老人,身体状况不好,不仅要从事耕种土地的体力劳动,还要肩负起照料孙辈的繁重家务。他们虽已辛苦一生,却享受不到儿女相伴的天伦之乐,他们文化程度不高,接受外界信息较少,精神生活匮乏,情感孤独,对邪教问题辨识不清,容易成为邪教分子诱惑拉拢的易感人群。为真正让留守老人老有所乐,促使农村社会和谐发展,警惕邪教向留守老人渗透显得尤为重要。

   一、农村留守老人的现状

  阜阳市地处皖西北,是安徽省乃至全国的人口大市、农业大市。截至2013年底,阜阳户籍人口为1040万人,其中农村人口677万人,农村60岁以上老年人口约为90万人,留守老人约为70万人,65岁以上有55万人,80岁以上高龄老人约13万人,独居老人约40万。随着时间推移,农村留守老人规模在逐渐增大、数量越来越多。总体而言,阜阳市留守老人呈现以下特点:

  (一)、文化程度不高,对邪教缺乏甄别能力。农村留守老人一般是解放前后出生,很多未受良好的教育,9%以上是初中文化,37%是小学文化,54%的甚至是文盲。众所周知,淮河流域封建社会时期自然灾害频发,在无力改变自然灾害状况的情况下,唯心主义便大行其道,传统文化的糟粕部分对皖北乡村产生了非常消极的影响,被视为三教九流式“神秘文化”的民间宗教、巫术、风水、八字和宗法思想,几千年来源远流长,许多观点渗透进人们思维中,代代相传。封建迷信、民间宗教传统的土壤与城市相比更加深厚,为打着传统文化幌子的邪教组织滋生繁衍提供了温床。受此文化背景影响,留守老人易受邪教的蛊惑。比较分析可以看出,同为留守老人,文化程度高的无神论者居多,对邪教往往敬而远之。而易被邪教吸引的多为文化素养低且具有一定宗教氛围感知的人。

  (二)、精神生活单调,给邪教传播可乘之机。留守老人与儿女天隔一方,巨大的空间距离,影响了情感交流的频率和深度。一方面很多年青人重物质轻精神,只是定期寄送钱给父母,嘘寒问暖的次数少,有些甚至多年难得回家一趟,留守老人缺乏子女精神上的慰藉。有的老人带带孙子孙女,能享受一下天伦之乐,有些连孙子孙女也被儿子媳妇带走,亲情生活缺失。有的老伴已逝,自己形单影只孤独苦闷,严重缺少家庭生活的温暖。另一方面,年轻人接受新鲜事物较多,独立意识更强,和老年人观点多有不同,老人在家庭中的权威地位受到冲击,无形中对其精神上的自信产生打击。他们的文化娱乐活动单调,无非是聊天、看电视、打牌、下棋之类。有高雅爱好如读书看报、书法、绘画、音乐等的甚少,对时尚和新事物多持保守态度,对网络世界更是一无所知。也不搞唱歌跳舞之类活动,精神生活显得贫瘠而荒凉。留守老人一般没多少劳动任务,能种田的也只在农忙时节劳作,随着农业机械化率的普及,农忙时间大大缩短,所以大部分时间挺无聊。人有喜好热闹的天性,生活寂寞,势必想找伙伴。而邪教组织往往打着“真、善、忍”或传“福音”的旗帜,又有团队气氛,一定程度上可满足留守老人的心理需求。

  3多病灾就医难,成为痴迷邪教的重要因素。人到老年,劳动能力和经济能力大幅度下降。身体素质大不如前,留守老人70%患有各式慢性病,10%患有严重疾病。身边无子女照看自己,儿女寄回来的钱很有限,自己能赚的钱也不多,一旦遇灾生病是个大麻烦。他们大多无稳定雄厚的经济收入来看病吃药,请保姆照料。尽管农村合作医疗可以解决50%以上的费用,可报销的种类不同,报账的手续不够简便。因此有的老人有病就拖,实在疼痛难忍才去寻医看病。而“法轮功”等邪教组织夸大其辞,宣扬有病不吃药,只依靠意念或祷告就能治好病,还能练出特异功能,这点为留守老人设计了一个美丽的幻影,极具诱惑力。有些老人经过一段时间的练功、祷告后,病似乎好了许多(其实完全是心理暗示作用),它们便认为是受益了,对邪教的说教深信不疑,由此迷恋上邪教,经过邪教长时间的封闭式蛊惑,有的发展成为邪教顽固分子,陷入邪教深渊,不能自拔。

  二、引发的思考 综上所述,想彻底做好农村反邪教工作,就必须关注留守老人这样一个特定弱势群体,洞察其心理,有的放矢,从宣传教育、文化生活、医疗卫生等方面真诚关心他们,多策并举,源头清除邪教发展的土壤。

   1、以亲情为纽带做好沟通。改革开放30年,也是农村社会发生深刻变革的30年,作为社会子细胞的家庭构成出现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现在的小户型家庭占到了很大比例。“四世同堂”、“三世同堂”、“两世同堂”现象已经不复存在;人员频繁流动,加速“空巢老人”现象普及。作为老年人而言,他们更需要情感关怀、健康维护和生活帮助,这给邪教的渗透提供了可乘之机。赡养老人、敬重老人既是中国传统文化的要求,也是做人的基本底线,需要每个人用实际行动去履行。有条件的,可多和父母交流沟通,帮助他们保持好健康,帮助解决生活中的困难,不让邪教找到机会。条件不具备的,比如外出务工的子女,多和父母电话交流沟通,及时发现问题并尽最大努力解决。血浓于水,中国有强烈的家族观念,如果所有条件都不具备,不妨发挥家族的作用,亲戚朋友之间多互相走动,既消除了孤独,又联络了感情。同时子女要常鼓励老人到农村集市等人口聚集地方多走动,参加一些有益的社会活动,让老人多接触新信息,增强明辨是非的能力,这样,可以把邪教向老年人渗透的机率降到最低。

   2、以服务为支点做好顶层设计。十七大提出2020年要建立覆盖全国的社会养老保障体系,这对农村老人是一个福音。目前农村养老主要依赖家庭,而子女外出务工寄回的钱难以满足养老的全部需要。而农村养老保险可弥补缺陷,带给老人切实的利益。同时大力推行土地流转制度,一可以减轻留守老人的劳动负担;二可以提高劳动生产率;三可以筹集部分养老资金。从实际利益上关心留守老人,让他们切身感受到党和政府的温暖,从而积极向政府立场靠拢,成为反邪教工作的坚定支持。农村基层组织应以制度形式重视留守老人精神生活,让他们安度晚年。针对留守老人精神寂寥的状况,应加强农村养老服务建设。加大乡村文化站所建设,将乡村小学、已闲置的行政、企事业单位等,改造成空间宽敞环境幽静的敬老院,购置乒乓球、羽毛球、象棋、麻将之类娱乐用品,有条件的还可建门球场,组织他们打太极拳、做保健操、跳舞等,让留守老人自娱自乐,千方百计拓宽其生活空间,增加娱乐方式,提高生活质量,给予其家庭之外的欢乐和慰藉。如此,闲有所学、闲有所乐,充实而丰富的精神生活,可以使留守老人减少对宗教的需求,从而远离和抵制邪教。组织相关单位,定期督促检查“敬老院”、“养老院”制度建设,完善工作模式,绝不仅仅停留在“吃饱穿暧”上,更多的从老年人的人际关系、心理状态、健康问题等方面着手,形成科学、合理、严密的工作制度和工作模式,推动中国社会化养老实现大飞跃。

   3、以社会参与为抓手形成氛围。孟子说,“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养老敬老成为中国文化基因的一部分,它是一种强烈的社会氛围,一种社会集体无意识的自觉行为。政府应出台相应政策,鼓励各种社会组织充分发挥作用,积极参与养老事业各项建设,对老年群体更多关注,加强与老年人沟通,开展心理辅导与服务,化解老年群体的不良情绪,防止邪教小恩小惠诱骗。积极开展志愿者服务,把重点放在健康检查与治疗上,关心老年群体的身体健康,防止邪教打着“治病”幌子诱人入教;开展针对老年群体的文化娱乐活动,丰富老年群体的业余生活,提高生活质量,不给邪教渗透的机会。


(作者:姚 斌 )


帐号密码登录
登录
其他帐号登录:
我的资料
留言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