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教受害者之家

“三赎基督”害了我的家

 二维码 64
发表时间:2016-01-09 18:39作者:渝蓝来源:凯风网网址:http://anticult.kaiwind.com/xingao/2016/201601/07/t20160107_3345318.shtml

畏畏缩缩,略显佝偻,眉头紧锁,眼光散乱,满脸胡茬,头发凌乱,谈吐间总显一副吞吞吐吐、欲言又止、心事重重的苦笑样。这是半年前我见到的谭光辉。今天的谭光辉眉头舒展,畅所欲言,轻松自在,依旧瘦削的脸庞挂着些许会心的微笑,步履已显得不再那么蹒跚。

谭光辉夫妻合影

  50岁左右的男人应该是健硕、是稳重、是家庭的顶梁柱,那是什么让这个男人孤僻无语,畏畏缩缩,一步步深陷泥潭?又是什么让这个家庭一步步陷入贫困?走出“三赎基督”心理魔霾的谭光辉讲述了这段鲜为人知的10年“三赎基督”凄凉历程。

  谭光辉从出生到现在一直居住在南川区黎香湖镇的南湖村,一个三区交界的偏远山村。在2005年之前,这个家庭不能说富裕幸福美满,但可以说衣食无忧、其乐融融,过着平淡幸福的生活。大龄得子的谭光辉浑身充满干劲,尽管没有文化,但他有农村人憨实的勤劳,除了种好自家的几亩地外,他还将邻居呀、同社呀因外出务工而撂荒的土地拿来耕种。播种季节,光玉米种就要用掉20多斤,水稻种也要用掉15斤。与此同时,他还承包了一段白沙水库的沟渠维护。尽管妻子何建英有轻微智障,但照顾孩子,料理家务,同时养鸡养猪,也能分担不少。60出头的母亲熊泽英,也保持着农村老太勤劳善良的质朴传统,自己种折耳根(鱼腥草)等小菜拿到市场出售,以贴家用。

  然而,天有不测风云,2005年母亲熊泽英的一次偶然摔倒彻底打破了这个家庭的宁静。

  在一次赶集卖菜途中,熊泽英不慎摔倒,造成大腿骨折,所幸及时就医,保住了腿,但农村老年人一贯怕花钱的习惯,使得熊泽英在没有痊愈的情况下出院回家静养。就在此时,临近的巴南区石龙镇一外号王嬢嬢的老年人来到南湖村“传福音”。他游说熊泽英,现在很多人信“三赎基督”,只要相信“三赎基督”并坚持“虔诚祷告”,就能保你全家平安,你的腿也不用再打针吃药就能痊愈,就能重新站起来,并大肆宣讲见证材料上的例子。一心想快点痊愈的熊泽英逐渐养成了每日三祷告甚至常祷告的习惯,祈求“神”的赐福庇护。随着时间的推移,本已接骨的伤势逐渐痊愈,这本是好事,但老太将这归功于祷告的功效,开始相信“天国是个大医院,许多病人都来看,耶稣当医生,他有高手段,治病赶魔不要钱”的谎言了。

  2007年开始,传教的王嬢嬢见有机可乘,继续上门游说,世界末日就要到来了,地震、水灾、洪水、冰雹、瘟疫、蝗虫风暴等将袭击人类,坏人要死光,好人要死掉一半,信教的人上天堂,不信教的人下地狱,还能得到更多“福报”。他还说信这个不花钱、不花粮,祷告就能保平安……多次的劝说加上2008年5.12大地震的发生,让熊泽英逐渐相信了王嬢嬢的鬼话,在自己的寝室挂上了十字架,摆上了王嬢嬢送来的《灵歌百篇》、《慈祥的母爱》,准备了祷告的蒲团。

  王嬢嬢并没有因熊泽英走上“三赎基督”之路而就此罢休,又开始了新一轮的游说,宣称只有走出去传福音、得福子,才能获得更多“恩典”。已经在“三赎基督”的泥潭中陷得很深的熊泽英为此便开始寻思如何走出去传福音、得福子。最终她把目标放在了自家人身上,首先就劝说每日辛苦劳作的儿子谭光辉。她一脸正色的对儿子说,你那么幸苦肯定是没有信神而遭受的惩罚。恰逢2006年、2007年,重庆地区相继遭受百年一遇的特大旱灾和洪灾,庄稼欠收,谭光辉的日夜劳作付诸东流,加之母亲的病痛,让这个憨实的、孝道的农民感叹老天的不公,命运的多舛。在母亲的“引领”下,谭光辉逐渐开始口头“祷告”,寻求心理安慰。本就智力有些障碍的妻子何建英哪经得起婆婆、老公的劝说,也开始了“祷告”之路。谎话千遍也会成“真理”,谭光辉一家“成功”走上了追求神的“窄门”之中。

  有了“开新工”的成功案例,渐渐的熊泽英开始走出家门,将周围那些一心怀着身体健康、家人平安、福寿绵长等美好愿景的老弱病残都作为了发展对象,祷告也益加虔诚了。

  每日的祷告并没能改变年龄增加带来的衰老和抵抗力的下降,2009年熊泽英再一次摔伤中风。在王嬢嬢的“教导”下,谭光辉一家并没有就此打住,也没有将老母亲及时送医,反而像大多数痴迷者一样认为是自己心不诚带来的,为此反而还增多了祷告的次数,甚至组织周围的“兄弟姊妹”来到家里一起祷告。有些老人叫苦说,一跪就是几个小时,腿都跪麻了。但这样的集体祷告并没有给熊泽英伤势带来丝毫的转机,反而因贻误送医时机彻底丧失了行走的能力。

  见众人的祷告没有任何效果,反而让母亲瘫痪在床,谭光辉的内心十分内疚,也闪过一丝退出的念头,但王嬢嬢和一位“执事”却在关键时刻来到他家传达了“神”的指示:你母亲摔伤没有能够治好就是因为你心不够虔诚,连带了你的母亲,你只有加倍的努力,才能减轻你的“罪恶”。现在放弃就是“背叛”,就是出卖“神”的叛徒,不但前功尽弃,而且必将会受到“神”的惩罚,神形具灭,内部“执事”也会按照“神”的指示进行惩罚,家人也会遭受无妄之灾。

  巧舌如簧的王嬢嬢不断传达着“神”的指示,她鼓吹说,光祷告还不行,还需要吃“生命粮”,此时已达到愚忠的谭光辉一家,又开始吃起了“生命粮”。年轻力壮的人,繁重的劳动,哪经得起“生命粮”的摧残,没过多久妻子何建英就出现了严重的病态,体重迅速下降,而他本人原本壮硕的身体现在负重50斤的东西都已经显得相当的困难。对“神”深信不疑的谭光辉一家陷入 “二两粮--祷告--病态--二两粮--祷告--病态”的恶性循环中。

  渐渐的,谭光辉既要照顾瘫痪在床的70多岁的老母亲,又要照顾体弱多病的妻子,已无暇顾及太多的庄稼、牲畜,渐渐丧失了往日平淡却衣食无忧的生气。由于信奉了“注重天上事,看淡人间世俗”,谭光辉一家也渐渐与周围的“世俗邻居”疏远了。

  沉重的家庭负担、乡亲们异样的眼光、“上级”的恐吓让谭光辉的心理毫无喘息的机会,放弃了最后的一丝防线,成为了一名彻彻底底的“三赎基督信众”。不仅如此,他还接过了母亲的大旗,成为了当地的骨干,干起了接神旨、传福音、组织祷告的违法勾当。

  渐渐地,家庭的责任,老人的看护,妻子的病情,孩子的学业都被抛之脑后。

  谭光辉的事情在乡里越传越广,后来,连城里人都开始在茶余饭后谈起他。城里的反邪教志愿者协会听闻后,马上就安排志愿者上门了解情况。谭光辉对志愿者非常抗拒,要不就闭门不出,要不就反锁房门扬长而去,实在避不开撞见了就使劲推搡,常常恶言相向。

  志愿者们没有气馁,他们一拨又一拨的上门与谭光辉谈心,帮谭家操持家务,打扫卫生,甚至到医院请来大夫为谭光辉的老母亲诊治。渐渐的,乡里乡亲都被这群热情的年轻人感动了,但凡是跟谭家有点交情的村民遇见谭家人总要为这帮年轻人夸赞一番。谭光辉听了之后,常常是摇摇头,不说话。

  又过了一阵子,谭家人对这群年轻人慢慢就没有那么抵触了,甚至时不时还要唠两句家常。谭光辉也不大参与“三赎基督”的“教会活动”了,但始终还是与“三赎基督”保持着若即若离的关系。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的过去,腊月的一个早晨,志愿者们又来到了谭光辉的家。谭光辉本人开的门,用略带内疚的眼神打望着众人,依旧闷不开腔。十多号志愿者鱼贯而入,又像往常一样,给谭家擦桌子、拖地、洗衣服。阳光从老旧的窗台倾泻下来,空气中的尘埃在阳光的映衬下轻轻舞动,一切都是那么自然。这时,房间里忽然传来抽泣声,起初是微微的,后来声音逐渐放开。众人连忙停止了手中的劳作,四处张望,原来竟是角落里谭光辉的哭声。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摸不着头脑,正准备上前询问。就在这时,谭光辉抬起了头,看着这群热情又可爱的年轻人,又看了看这个风雨飘摇中的家和疾患缠身的家人,而后深深地低下了头,泪珠大串大串的掉落。病床上,因相信“三赎基督”而中风不治、大小便失禁的老母亲老泪纵横,不断摇头。房间的另一侧,瘦骨嶙峋,体重不到70斤的妻子和辍学在家的儿子也开始放声啼哭,一家人哭作一团。众人慌了手脚,不知该先劝哪一个。过了好一阵子,这一家子才缓了过来。志愿者们怕他们受刺激,也没过多言语,默默的将家务打理好,门窗擦拭干净便悄然离去。

  这天夜里,谭光辉将家里所有跟“三赎基督”有关的东西都丢入了村口的水沟,从此断了与“三赎基督”的瓜葛。

  说到这儿,谭光辉用坚毅而纯朴的目光看着我说:“十年了,我就当是做了一场“三赎基督”的恶梦,好在我现在醒了,人啊,还是要踏踏实实的,信神不如信自己,让家里过上安生日子比什么都强呢!”

(责任编辑:悠然)


联系我们

网站
交流平台
邮箱
支持我们

赞助
志愿者
其他

揭露
互助
其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