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教受害者之家

“消业 ”毁了她的二孩梦
2016-03-17 19:25浏览数:23 

  全面放开二孩政策终于在老百姓的翘首期盼中到来了,可是,面对病床上脸色苍白的张姨,谁也不敢提这个话题。

  张姨是妈妈的同事,家住沂南县苏村镇,名叫张春花,刚刚四十岁,年轻的时候是个美人胚子,追求者甚众,却最终嫁到了李家。生了个女儿,叫佳佳。李叔本人不错,和张姨也算是情投意合,心疼妻子爱惜女儿,只是常年在外跑工程,两人异地分居。张姨不得已带着女儿和守寡的婆婆同住,婆媳关系不太很和睦。

  原来想再生个孩子,跟女儿做个伴,再说婆婆也很喜欢个男孩,奈何受双方工作管制。就这样,张姨和关系并不融洽的婆婆一直过着。

  张姨受尽了委屈,又无处诉苦,1999年春不知道从谁那里传来了本《转法轮》,便一头扎了进去。这下可好了,原来温柔恬静的张姨变了个人,变得冷漠而自私,别说婆婆了,连女儿都不管了,上班的时候都带着本书到单位,领导不在就溜两眼,下班回家扒上两口冷饭就急匆匆的往门外冲。那个低眉顺眼、逆来顺受的小媳妇不见了,婆婆说她两句,一个白眼瞥回去,“你就是我圆满路上的业障”;女儿嚷着要去公园,到了公园找块空地就开始打坐,任由女儿自己疯跑。做饭、接送女儿上幼儿园全成了婆婆的任务,婆婆叫苦不迭。

  一场流感袭来,三口人撂倒了一对半,婆婆想找点药给孙女喂上,一翻药箱,丁点不剩。“我都扔了,师父说了,得了病是在给自己消业,不能吃药”,张姨冷冷的说。婆婆恨极了:“佳佳这么小,病出个三长两短怎么办?”“那也是她的命,你管她做什么,就是不准吃药,不准去医院,敢出这个门就再也别进来。”

  婆婆眼看管不住媳妇了,只能给儿子打电话,常年躲个清净的儿子一听老娘受了委屈,马不停蹄的赶来了回来,先带女儿、老妈去了医院,又回到家里,把张姨的书籍、磁带、誊写本在楼下一把火烧了。

  这下可捅了马蜂窝,张姨气的在楼下跳脚,“跟了你这么多年,你一年到头不在家,给你伺候完老的伺候小的,我受了多少气?你替我说过几句话?怪不得师父说夫妻缘是假的,子女缘也是假的。”一气之下回了乡下娘家。

  后面的都是听说了,张姨回了老家,如鱼得水,发动了一圈亲戚练功,可是没过多久国家就开始取缔邪教了,张姨落的满是埋怨不说,因为经常不上班,2002年被单位劝退了。张姨的活动也从公开转成了地下。并且精神也不怎么好了,时不时的还会嘟囔几句“大法”。

  听说二孩政策要放开了,心存幻想的李叔又回到家,软硬皆施的拉着张姨去做检查,张姨说不动心那是假的,就半推半就的去了医院,不查不知道,一查都傻了眼,张姨的子宫内长满了大大小小的肌瘤,必须马上进行子宫摘除。医生说,这病拖的时间太长了,这么严重和心情郁结、不及时诊治有很大关系。婆婆嚎啕大哭,悔不当初。张姨泪流满面,喃喃的说:“不是消业吗?这几年流血的时候我都以为是在消业,怎么会这样呢?”李叔虽然嘴上不说,只是忙前忙后的张罗手术,想必心里也一定很难过吧。

  心心念念想要二孩,如今政策放开了,原来的同事们都高高兴兴的准备生“二孩”,张姨却和“二孩”永远的无缘了。

编辑:暄暄


联系我们

网站
交流平台
邮箱
支持我们

赞助
志愿者
其他

揭露
互助
其他
qrCode
扫描查看手机版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