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教受害者之家

吕大江:“三赎基督”把我家害惨了

 二维码 63
发表时间:2016-03-17 19:27

  我叫吕大江,男,生于1966年3月17日,高中文化,四川省乐山市沐川县沐溪镇马鞍巷31号附402号居民。曾误入并痴迷“三赎基督”,把“传福音”、聚会、祷告、为“神”奉献当成生命中的唯一。本想通过“神”的保佑,祛病健身保平安。万万没有想到“三赎基督”(后来听说这教门就是“门徒会”,也称“三赎教”)却吃掉了服装门市,害我农门山庄农家乐倒闭,幸福的家庭支离破碎,妻离子散、一贫如洗的境地。

  我是一个性格开朗,精明能干的人,曾在沐川田家坝纸厂当过技术工人。1990年下岗后做茶叶生意并在城里开了一家服装店。1991年5月,经人介绍我与当地温柔贤惠的姑娘崔建萍从相识到相爱并结婚,婚后育有2个女儿(长女吕美隆、二女吕荻)。1998年2月,我将自己做生意赚来的30万元在县城附近投资修建占地20余亩的农门山庄并开办了农家乐。前妻和我联手经营农家乐、服装店生意。由于重质量、讲信誉、质好价优,常受到顾客们的好评,生意越做越红火。两、三年时间,我就成了当地远近闻名的老板。一家四口,其乐融融,让左邻右舍居民羡慕不已。正当我们的事业蒸蒸日上的时候,我却深信“三赎基督”,彻底改变了原有的一切。

  由于我家生意兴隆,但我考虑生意如何发展时间多,整天忙于做生意,休息时间少,常感到头痛。2002年3月上旬的一天,外地有一做服装生意的朋友徐女士到我的服装店登门拜访。徐大姐经一番寒暄后,直言不讳的告诉我:“大江兄弟,这次我是专程赶来救你的,给你家‘传福音’来了。”看到我又吃惊又好奇的样子,她接着讲:“现在有一种‘三赎教’是基督教的一种好教。它是神所立的基督,是‘神的儿子’,‘活的耶稣’,是‘基督成了肉身的再次显现’。师父季三保曾禁食32天,治好过瞎子、瘫子,能使死人复活,只有他才能替人赎罪。世界末日很快来到,末日必有饥荒、瘟疫等各种灾难,天上要下硫磺火,地球要爆炸,到时有三分之一的人要死于非命,只有信神才能保平安,信神可以进天国,能消灾避难,可以永生,不信的人将受到惩罚,下地狱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现在只有加入‘三赎教’才能得到‘神’的保佑,有病不用吃药打针,虔诚祷告就能好,即使没病每天祷告也可以保全家平安,保生意兴隆,入了教只有好处没有坏处。”听后,我将信将疑问道:“你说的都是真的么?”她说:“千真万确,我们那里人员入会后,祷告传福音后,他们生的病自然就好了。农民种地不用化肥,不施农药。长期坚持传福音,自己家里缸中的粮食会自动增加,做生意的人越来越平安并且还发大财呢!不如你也跟我去学学吧。”随即拿了《会务安排》、《闪光的灵程》、《慈祥的母爱》、《圣灵与奉差》、《复活之道》等“三赎基督”书籍让我好好看看。回家后及时把想参加“三赎教”的想法告诉了我的妻子。妻子说:“只要能保生意兴隆、全家幸福平安,你就去学学吧。”于是我抱着“消灾保平安”的想法参加了“三赎基督”。

  参加“三赎教”后,我在农门山庄内的墙壁上挂了一块印有十字架的白布(2004年以后称“得胜旗”)(附图一)。在徐大姐的指导下,虔诚信起“神”来,学习并背诵“经文”,坚持每天早晚对着“得胜旗”祷告,唱灵歌。经过一段时间诚心祷告,放松心情,我的头也不再痛了,我认为“三赎教”真灵,特别管用。从此让我更加坚信参加“三赎教”的决心和信心,也更加坚信“神”的保佑。渐渐地,我不断走村串户,动员亲戚朋友、店内顾客入会。没过几天就动员了二、三十人入会并在我家建立了聚会点。由于我文化层次高,自己精明能干,人脉关系广,动员煽动力强,上级“门徒会”组织很快就任命我为聚会点执事。如此以来,虚荣心让我得到了极大的满足,也慢慢让我痴迷其中。

  当我任聚会点执事后,徐大姐严肃认真地给我讲:“大江兄弟,你不仅要按照‘三赎教’的教义要求组织进行唱灵歌祷告、学习经文、发展会员,更重要的任务是外出传福音、发展会员,搞见证,建教会点,组织会员捐赠慈惠款。”与此同时,徐大姐还说:“入会成员每月至少带10人入会,还要向神贡献慈惠钱(‘三赎教’规定:‘慈惠钱’是天国所用,是神的旨意)。带入的人越多、交慈惠钱越多,对神的贡献越大,所得的福分就越多,最后就可以进入神国,到时候你想要什么就有什么。”听后心想世界末日快到了,我做生意找钱还有什么意思呢?不如为“神”奉献,保家人平安。听罢,不仅让我喜出望外,而且也让我意识到对“神”贡献的最佳时间到了,当即就拿出了3000元钱叫徐姐代交“慈惠钱”。从此以后,每周均要动员组织三十来人到我家定期聚会祷告、搞见证(指信徒人人谈体会,瞎编乱造些加人‘三赎教’的好处,如张三的癌症通过祷告、“传福音”,不用吃药打针,病就自然好了,李四捐献“慈惠钱”后生意兴隆等例证)1-2天。信徒的吃住均由我出资解决。聚会之余,我就走村串户发展会员,传福音,指导建立新的聚会点,组织会员搞见证,四处向公民宣传:只要相信“三赎教”能“有病治病,无病保平安”,只有好处没有坏处。接受“福音”就能保全家平安,信“神”后能躲避灾难,否则就不会得到“神”的保佑,就难逃“世界末日”的劫难,就会大难临头。就这样,周而复始,我痴迷其中。

  随着时光流逝,转眼就到了2005年2月。由于我天天沉浸在祷告、“传福音”、发展信徒中。不断地对家人予以冷漠,不关心妻子,不与妻子沟通,不过夫妻生活,不照管上初中的女儿,对家里的所有事情均不再过问,三天两头地打骂妻子和女儿,导致学习优秀的女儿吕美隆辍学在家,妻子常常以泪洗面。家里再也没有了往日的温馨,家庭已到破败的边缘。再加上服装店和农家乐生意无人打理,两项生意均相继关门了,从而也导致家庭经济每况愈下,日子越过越艰难。我也把做生意赚来的二十余万元现金花光。为了继续做好“三赎教”,没有与妻子商量,偷偷地把服装门市卖了。妻子知道后,找我商量并说:“大江呀,你怎么那么傻呀,把门市卖了我们母女咋生活呢?你看看吧,难道你给‘神’的贡献还不够吗?现在不但没有保佑你生意兴隆,连我们这个家也破败了,难道没有把我家害惨吗?不如赶快悬崖勒马,不再信那个害人的教了,让我们重新共同把这个家经营好,咱好好过日子吧!”听后,我马上想到:如果我不相信“三赎教”,全家会遭报应的。“神”很快将我们打进十八层地狱,让我们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永不翻身。真的好害怕呀!于是,我坚决不从。妻子一气之下,叫我不能再踏入农门山庄。从此,妻子把农门山庄的农家乐关闭后,带着两个女儿到成都打工。我也把卖“门市”的资金全部用于“三赎教”,仍我行我素,痴迷其中不能自拔。

  到了2006年10月,我卖“门市”的十多万元现金全部被用光,失望死心的妻子与我正式离婚。农门山庄全部归前妻所有,两个女儿由前妻抚养。夕日老板的我已不复存在了,在传教时,原来“传福音”要好的兄弟姐妹(信徒)都躲着我,生活没有着落,自己到了一贫如洗,没有安身的境地。

  2007年1月27日,我在“传福音”时被公安机关查获并行政拘留。拘留出所后,我在当地反邪教志愿者的帮助下,对笃信“三赎教”的心路历程进行了认真反思:我每日虔诚信主信神、聚会祷告、见证奉献,四处亲串亲,友联友,邻传邻发展会员、“传福音”,为神奉献,吃光花尽,怎么没有得到“神”的保佑呢?相反,“三赎教”吞掉我的服装店,害我生意火爆的农家乐生意倒闭、幸福的家庭破裂、妻离子散,一无所有。想着想着,让我幡然醒悟,也让我从此彻底脱离“三赎教”的精神束缚。

  社区得知这一消息后,主动给我解决了城镇低保,协调解决了租住房屋。2010年8月,经人介绍:我与来城打工的姑娘张至绪结婚,同时还做起了小百货生意。日子越过越好,重新找回了幸福生活(附图二)。【吕大江(口述)罗功臣(整理)】

图二:吕大江近照

图二:吕大江近照

图一:吕大江家中的“得胜旗”

图一:吕大江家中的“得胜旗”

编辑:暄暄


联系我们

网站
交流平台
邮箱
支持我们

赞助
志愿者
其他

揭露
互助
其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