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教受害者之家
  负责、积极、团结、忠诚、进取
当前位置
李洪志的“玩儿轮子”已经臭死
2016-10-21 16:54来源:本站作者:海常珠浏览数:160 

【邪教受害者之家】专稿

李洪志的“玩儿轮子”已经臭死

作者:海常珠

李洪志作为法轮功教主,除了自称的“宇宙主佛”和“创世主”外,他和他的法轮功还有许多令人厌恶的臭名声,包括“大忽悠”、“大骗子”,以及“轮子”、“玩儿轮子”,等等。其中,这带有儿化音的“玩儿轮子”,据说最早从东北流传开来时,只是针对李洪志那套骗人把戏,后来由于他的名声败坏到了极点,人们还会把“玩儿轮子”(南方一般叫“玩轮子”),当作相互调侃、戏谑时的俗语。譬如说,少跟我玩儿轮子(玩轮子),或是别跟我玩儿轮子(玩轮子)。意思就是别跟我耍花腔、耍小聪明,或者是别绕来绕去忽悠人、欺骗人。

如此看来,李洪志的“玩儿轮子”已经到家喻户晓、世人皆厌的境地,不仅名声真的很臭、很臭,而且臭名昭彰、臭不可当,简直已经臭死。谓予不信,请往下看——

一、李洪志的“玩儿轮子”在国内早就是“臭一大街”

法轮功欺世盗名、祸国殃民,是李洪志一手操控的彻头彻尾的邪教组织,其名声在国内早就“臭一大街”。今年上半年,民间反邪教斗士司马南在作客凯风网时,也曾这样说道:“我就觉得在国内啊,在大陆法轮功是臭一大街,人都懒得提法轮功了。在网上您知道怎么说法轮功吗?轮子,轮子! 因为在北方的语言当中,有这种调侃的话叫玩儿轮子。玩儿轮子就是罗嗦话来回一圈一圈地转,没有正事儿。有人在网上说话,大家一看不怀好意,就会说你少来轮子这一套,所以法轮功是臭一大街的。

众所周知,司马南是李洪志的东北老乡,早在中国政府依法取缔法轮功之前,他与李洪志就有三次“过招”,但司马南后来多次说过,李洪志根本“不入我的法眼”。比如,在1995年,李洪志向信徒宣称:“北京有个司马南你们知道吗?那个司马南骂了许多大师,就是不敢骂我,为什么呢?因为我遥距给他装了一个法轮,只不过这个法轮是逆转的。今年,司马南就得双目失明,明年,他要被汽车碾去双腿……”那时,法轮功这个“玩儿轮子”正如日中天,许多人都十分崇拜具有“四大神通”的李洪志,并且“对其预言非常相信”,但一直到1999年,法轮功被依法取缔后,司马南“既没有双目失明,也没被碾去双腿”。

很显然,李洪志的“玩儿轮子”从来都是虚招,只能吓唬吓唬他的那些被他洗过脑的弟子,以及与他蝇营狗苟、臭味相投的少数几个亲信。俗话说,獾子怕山猫,一物降一物。为了彻底戳穿李洪志的画皮,司马南当年专门撰文称:“我向无数关心我的人解释过,人家要是拿刀冲过来,我看打不过,撒腿就跑,但‘遥距装法轮’之类的特异功能,我根本不怕。”紧接着,司马南在媒体上公开宣布愿拿1000万人民币,直至后来追加到2000万元,邀请李洪志面对大庭广众进行表演,展示“神功”。然而,李洪志愣是不敢出面,也压根儿不敢吭气,还落了个“缩头乌龟”的臭名声。

在李洪志的老家——吉林省公主岭市,他和他的“玩儿轮子”更是“臭一大街”。这些年,只要谁一提起这破事,大家都觉得脸上无光。比如,有位出租车司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不仅对李洪志这个“超级大忽悠”嗤之以鼻,而且对相信法轮功那一套的痴迷者,感到十分不可思议,难以理解,他用一口东北话直言不讳地说:“咱公主岭咋出这么个玩艺儿,太丢脸了。怎么能信法轮功那东西,纯粹是缺心眼,没大脑。”又如,有个叫姚兴起的水果摊主更是深有感触地说:“我的外地亲戚知道我在公主岭,都打电话来,说你们那儿咋出了这么个人,害得信徒家破人亡,太缺德了。法轮功吹得也太没边了,娘肚子带来的罗锅,让李洪志一抹就没了。李洪志破坏了我们公主岭人的形象,丢老人了!

二、李洪志的“玩儿轮子”在境外同样是“臭名昭彰”

大家知道,法轮功自1999年7月,被中国政府依法取缔后,李洪志及其拥趸慑于中国法律,只能逃向异国他乡谋求营生。然而,尽管他们厚颜无耻地投靠西方主子,与国际上某些反华势力同声共气,把美国作为自己的大本营和庇护所,但是,终因“玩儿轮子”具有反科学、反人类、反社会等邪恶本性,而且糗事不断,臭名昭彰,这些年在许多国家和地区,都会遭到人们的反对和抵制。其中就包括许多信徒被拘捕、被判刑,大量出版物被查禁、被销毁,有关展会和演出被勒令取消,无耻滥诉和抗辩被依法驳回,就连某些正常合理的巡游申请,也会因名声有问题被严词拒绝。这方面诸多典型事例,笔者就不一一列举了。

网络截图

可以这样讲,再优秀的民族,也难免出现几个败类。或许有人会问,像“玩儿轮子”这样的民族败类,为什么他们在中国大陆内地已经是“臭一大街”,后来通过种种渠道逃往国外或境外,也同样是“老鼠过街、人人喊打”呢?笔者认为,这除了他们本性难移、恶习不改外,还因其名声太臭,充满着假、恶、丑,所以,他们无论到哪里、在哪儿,都是不受欢迎、令人讨厌的。正如凯风网有篇文章写道:“对于法轮功邪教,人们十分厌恶,唯恐避之不及。纽约华人讨厌它,新春巡游从不带它玩;台湾民众讨厌它,大骂教主李洪志是‘神棍’;香港居民讨厌它,多次走上街头抵制法轮功,让它‘滚出香港’……法轮功倒行逆施,坏事干尽,怎能不令人讨厌?(摘自2016年7月8日凯风网)”

事实就是如此,即使在“玩儿轮子”看作是庇护所的美国,人们对于法轮功的厌恶、唾弃、鄙夷,也不止是一天两天的事。从来没有到过美国这个国家的人,可能以为法轮功在美国会很吃香,会受到西方人的普遍欢迎,而真实情况则截然相反。起初,当这帮“玩儿轮子”在美国大街上席地而坐,眯缝着眼睛煞有介事地做些动作,人们有时出于好奇会围过去看上一眼,但后来随着法轮功的种种丑行暴露无遗,通常只有两类人对“玩儿轮子”有点感兴趣,其中一类是无所事事的街头游民,另一类就是反华势力的媒体记者。

但是,只要时间一长也都会视之为腐肉蝇蛆,尤其是看到那些耸人听闻的虚假表演和宣传,譬如所谓的“酷刑迫害”、“器官活摘”等,由于太虚太假又太血腥,加上“玩儿轮子”名声太臭,在多数情况下都是“过者莫不左右睥睨而掩鼻”,即使有几个上前围观的人,也往往是看几眼就摇着头走开了!因为许多人都会质问,如果“中国这样肆无忌惮地用如此恐怖的酷刑迫害法轮功,为什么美联社、路透社、法新社从来没有报道过?为什么联合国也不严厉谴责?于是人们明白了,原来这是夸张、是造谣,提供的完全是假信息!

网络截图

假的就是假的,臭的总是臭的。有证据表明,虽然“玩儿轮子”以各种名义逃往国外或境外,但由于他们在李洪志的操控和蛊惑下,不仅是一个反科学、反社会、反人类的邪教组织,同时也是国际反华势力和境内外敌对势力的“走卒”,而在普罗大众心目中,岂止是一个“臭”字了得!因为“玩儿轮子”声名狼藉,什么丑事、坏事、恶事都干,在美国、英国等西方国家还有这样那样的蔑称,其中就有叫“Refgeeexercises”,也有称“Refgee practice”,翻译过来就是“难民操”或“难民操练”。懂英语的人都知道,这些称谓词均带有轻蔑的意思,历来为人们所鄙视和不齿的。

三、李洪志的“玩儿轮子”在轮界更加是“臭不可当”

什么叫轮界?无非是指李洪志的“玩儿轮子”这个大的阵营,也就是已经臭名狼藉、臭名昭彰的法轮功这个邪教组织内部。对于“玩儿轮子”在国内早就没了市场,早就是“臭一大街”,而且在海外也是其臭无比,倍受人们鄙视和不齿,或许有人会问:李洪志作为“玩儿轮子”总头目,他的“玩儿轮子”在轮界是不是没那么臭呢?他本人还会受到“大法”弟子无比抬爱吗?答案当然是否定的。因为“臭人者,必先自臭”,李洪志及其“玩儿轮子”哪有不臭之理!

这些年来,随着世人对李洪志这个“超级大忽悠”的全面了解,随着越来越多国家和地区对“玩儿轮子”的极度反感和厌恶,包括采取打击、取缔、清查、收缴、驱逐等法律和行政措施,李洪志及其法轮功整个阵营的生存空间,也在不断萎缩着,且越来越狭小。尽管有“一窝狐狸不嫌骚”之说,他们在轮界臭味相投、沆瀣一气,但由于聊以生存的外部处境堪忧,身为“大师”、“师父”的李洪志,也如“王小二开店,一年不如一年”。

据可靠资料证实,近年来李洪志的“玩儿轮子”越玩越吃力了,在轮界也越来越不好玩、玩不转了,原因很简单,因为他的那套歪理邪说,那些个坑蒙拐骗的花招,可以骗人一时,不能骗人一世,除非直接被他骗死,不然时间一久,就连许多亲信也不再相信他了。对于这方面的丑事、糗事,光是最近这几年就有一粪筐,不是给他惹事添乱,让“大师”、“师父”脸上无光,就是一个个疑似人间蒸发,相继离他而去。最让李“大师”无比难堪的是,这些人过去在轮界“玩儿轮子”,或为戴着各种头衔的“法轮科学家”、“大法捍卫者”,或为逢中必反、逢喜必闹的“急先锋”和“马前卒”。

比如,从李“大师”的妹夫李继光到轮界著名的“医学博士”封莉莉,从跟随“主佛”寸步不离、在美国为法轮功立下大功的叶浩夫妇俩,到移民澳大利亚、后滞留英国仍大力弘扬“法轮大法”的刘静航一家三口,从大法媒体新唐人电视台新闻主播吴凯伦,到心甘情愿、旷日持久为“三个退” 不停鼓与呼的李大勇,还有香港的法轮功骨干孙浚、陈永光、何丽霞、黄洁仪、吴智敏,等等,这些“玩轮子”的都曾是李洪志的左膀右臂或精进弟子,但他们中既有因狂热追随、走火入魔而不觉最终反丢了卿卿性命的,也有因明争暗斗、得不偿失与“主佛”分庭抗礼的,更多的是迷途知返、幡然醒悟跟“主佛”说拜拜的,包括有病不医、拖成大病重病或因铤而走险、锒铛入狱而悔恨终身的。

由于上述这些丑事、糗事不断被曝光,面对如此“轮”不聊生、“臭”不可当的处境,李洪志心里肯定比谁都更清楚,也更是焦躁和着急。最主要的是,他的“玩儿轮子”已经遇到了“肠梗阻”,随之而来的将是“主佛”声威俱毁,“大师”和“师父”的佛面尊严难保,因为他的那些“消业祛病说”、“法身保护说”、“修炼圆满说”、“地狱除名说”等,在轮界的“上层建筑”都无法兑现,那下面“不听话”的弟子势必越来越多。大家都嫌修炼时间过长,感到距离“圆满”遥遥无期,使得“玩儿轮子”在轮界的受信度急转直下。

但是,李洪志终究是个“玩儿轮子”的主,他当然要孤注一掷,作最后一搏的。对此,且不说他在2012年和2013年疑似身患重病,只能无奈地让“替身”出来撑场面,可谓是“死撑硬顶”、“死要面子活受罪”;也不说他前年和去年的每年两次“法会讲法”,每次都要对“不听话”的弟子频繁使用“反问句”,反复施以诘问、怒喝、斥责和威吓;单说今年5月15日在美国纽约巴克莱中心举办的“法会”,李洪志一共进行了长达2个多小时所谓“讲法”,说是“讲法”其实就是洗脑。他除了老调重弹和滥发淫威外,又寡廉鲜耻地抛出九大新邪说,诸如“人类是重复的”、“神像雪花一样下来”等等,直把台下弟子忽悠得昏昏然、茫茫然。据悉,在他“讲法”刚一结束,竟有数名弟子晕倒在地,导致多辆救护车呼啸而至,媒体记者也闻讯前来,想必李洪志也是知道的,可就是不见他的“法身”,更不见他的“肉身”,甚至连“替身”也消弥于无形。

网络截图

这一次可把李洪志的“玩儿轮子”糗大了,本来名声就不大好,他作为“大师”、“师父”的声威也是每况愈下,以后更加让弟子信不过、瞧不起,并且怨气连连、后悔不迭会是新常态。因为那天勉强慕名而来、抱病参会的弟子,估计不在少数,他们都幻想自己早晚得到“法身”福报,可现如今还是老方一贴,还在肆无忌惮地忽悠弟子,即使那天没有当场被气晕,回到家后也会“哭晕在厕所”。由此可见,李洪志的“玩儿轮子”真的已经臭死!

引文附注:

①2016年4月25日凯风网:《我们为什么要揭露法轮功?》

链接:http://online.kaiwind.com/hzx425/201604/25/3751886.shtml

2013年5月3日中国青年报:《公主岭的家乡人说李洪志》

链接:http://anticult.kaiwind.com/201604/20/t20160420.shtml  

2006年12月13日新华网:《美国人叫法轮功为“难民操”》

链接:http://news.xinhuanet.com/politics/2006-12/13/content_5478961.htm


帐号密码登录
登录
其他帐号登录:
我的资料
留言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