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教受害者之家
  负责、积极、团结、忠诚、进取
当前位置
法轮功的“活摘”闹剧可以休矣!
浏览数:55 

【邪教受害者之家】专稿

法轮功的“活摘”闹剧可以休矣!

作者:海常珠

据悉,今年一开初以来,法轮功组织又像打了鸡血一样,围绕着自编自导自演的“活摘”闹剧,翻来覆去胡折腾、乱捣腾、瞎闹腾了,也不知这次是不是最后一次闹腾,但从以上整个闹腾的情状看,这出旷日持久的无耻闹剧,每次辛辛苦苦闹腾结束后,他们往往又会准备下一次,所以眼下有完没完还真很难说——尽管已经上演了整整十个年头。

按理讲,闹剧也可算是剧,大凡剧都有开端、发展、高潮、结局,有的还有序幕和尾声。然而,法轮功这些年上演的“活摘”闹剧,都仅仅只有序幕或开端,往往有上文、没下文,并且一年又一年,一次又一次,全是些不入流的老套路、老戏法。也就是说,他们只会无中生有、造谣撒谎,只会张冠李戴、弄虚作假,而从来不敢当面对质和正面交锋。很显然,时间一久,无论摊上谁,都会觉得乏味,越来越不屑一顾,这也是他们厚颜无耻地演了十来年,

却从未产生过“轰动效应”的最根本原因。

笔者认为,法轮功的“活摘”闹剧可以休矣!尽管这部闹剧幕后总导演是李洪志“大师”,主要编剧是加拿大的“两个大卫”,但由于闹剧中的假的东西实在太多,至少有五大“死结”从来没有解开,也就永远无法自圆其说,更别提他们想要的“轰动效应”。

一是:假如“活摘”为真,为什么全球各大主流媒体一直不予采信也不报道?

法轮功的“活摘”闹剧是从2006年3月起正式开演的,其在美国所办的“明慧网”与“大纪元时报”一唱一和,刚开始是乔装打扮成日本驻沈阳记者金钟(化名),通过发表凭空捏造的所谓《沈阳集中营设焚尸炉,售法轮功学员器官》等谣言,诬称:中国辽宁省沈阳市苏家屯区有一个法西斯式的秘密集中营,里面“关押着6000多名法轮功学员……凡进到这里的人没有活着回来的,焚尸前内脏器官都被掏空出售”,无端指责中国政府“活摘法轮功人体器官”,并印制大量宣传品,疯狂进行自我炒作。

紧接着和再后来,那就是与加拿大臭名昭彰的“两个大卫”相勾联,分别是加拿大外交部亚太司前司长大卫·乔高及其雇佣的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由他俩屡次三番地炮制所谓的“调查报告”,从2007年到2012年,不停地为“活摘”造势。近几年来,还联手美国“捍卫民主基金会”的成员伊森·葛特曼,更是丧心病狂、变本加厉地大造其谣,采用添油加醋和想当然的恶劣手法,诳称中国政府“大量非法摘取法轮功练习者的活体器官”,如今年初在合伙推出所谓的《独立维权人士的最新报告》中,“活摘器官”数据甚至达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从2014年说的“活摘”人数“至少有6.5万名”,到今年初则按“每年有6至10万”进行合理想象,一下飞升到“总量可能多达150万”的吓人数据

如此“骇人听闻”的“活摘”事件,加上如此“言之凿凿”的情形和数据,实在是惊世震俗,令人发指。可这些年来,只见法轮功自己的媒体在喋喋不休地鼓噪着,仅“大纪元时报”网站从2006年到2014年,发表有关“活摘”文章就多达54万篇,而全球各大主流媒体,包括美联社、路透社、华盛顿邮报、CNN、联合早报、日本朝日新闻社等,除了最初被法轮功的弥天大谣吸引而来,但在通过实地采访深感上当受骗后,一直以来不予采信也没有报道过,甚至反华势力的媒体记者也不愿再“帮腔”。这是为什么呢?只要时间一久,人们自然而然就明白了,法轮功热炒的“活摘”谣言之所以受冷落,原因其实只有一个字:假!两个字就是:太假!

二是:假如“活摘”为真,为什么联合国人权理事会至今不曾受理也不谴责?

大家知道,联合国人权理事会(UnitedNations Human Rights Council)是联合国大会的下属机构,总部设在瑞士的日内瓦,其工作目标和职责是致力于维护各国人权免于侵害,负责在全球范围内加强促进和保护人权的工作,包括调查关于侵犯人权的指控和处理与侵犯人权有关的来文,对解决侵犯人权的状况以及对此提出建议和意见,并与在人权领域负有使命的其他大型国际机构密切合作。对于这些,李洪志及其法轮功组织的附庸当然心知肚明,而且深谙非法“活摘器官”事关人道和人权问题,但他们如此这般造谣“活摘”的最大最终目的,就是要以此来抹黑中国,企图骗取世人同情,同时也为了讨好爱拿中国“人权问题”说事的西方主子,给某些国际反华势力围堵和打压中国提供“素材”,充当“帮凶”。

然而,尽管法轮功煞费苦心地造谣长达十个年头,矢口咬定和大肆散布“活摘器官”的真实性,疯狂指控中国政府“惨无人道”迫害法轮功人员,但至今既没有任何国家能够相信和认定法轮功指控属实,也没有一家大型国际组织前来中国调查并获得有效证据,更甭说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不曾受理也不谴责的事。相反,却有多个国家的有关组织在实地调查核实之后,无一例外地对法轮功的“活摘”谣言进行否认和驳斥。

譬如,向来自恃为“人权卫士”的美国,就曾两次指派多人进行详细查证,但最后的报告结论均认定“活摘”是无稽之谈,并在其国务院国际信息局(IIP)网站公开发文称:“对于中国东北某地有一处集中营监禁法轮功学员并摘取其人体器官的报道,美国经派员实地查看没有发现任何证据可以支持上述报道”,“在赴该地查看期间,美国官员得到允许进入整个设施和场地,没有发现任何证据表明这个场所除作为正常的公共医院发挥作用外被用作其它用途。”

除了美国直接派员实地查证、及时否认外,更多国家是通过不同途径获取确切信息,之后便以方式表明态度和立场。如德国议院德中委员会主席约翰内斯·普福鲁克,在2012年11月9日接受德国之声专访时明确指出,通过德国情报机构进行调查,得到的反馈是,“这些说法虽然一再地浮出水面,但却没有证据去证明有这样的事情发生过”。同时强调:“这样的谣言主要是有法轮功在背后造势。”韩国相关组织根据收集到的大量信息,在2013年8月也专门发文表示:“法轮功宣称的‘活摘’是拙劣的国际欺骗闹剧。”“纯粹是法轮功捏造的闹剧,是法轮功邪教组织为了给中国形象抹黑。”

三是:假如“活摘”为真,为什么“无所不能”的李洪志总是不来保护也不阻止?

对于“活摘”闹剧一年又一年的轮番上演,并且多次对“活摘”情节进行添工加料,从各个方面看,确实表演得“绘声绘色”又“凄凄惨惨切切”,但就是很难产生他们想要的“轰动效应”,作为幕后总导演的李洪志当然比谁都更着急。正像他当初逃到美国后刚开始是躲起来玩深沉,眼看形势对自己不利便着急忙慌发表《我的一点声明》,呼吁“世界各国政府、国际机构、善良的人们,能给予我们支持和帮助”一样,当“活摘”闹剧快要演不下去时,他也会摇身一变,从幕后指挥位置迫不及待跳到前台的。

有资料证实,李洪志“大师”仅在2013年这一年,就先后两次跳出来为“活摘”闹剧鼓与呼,其原因和目的都是显而易见、一目了然的。其中,一次是在2013年5月19日“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时,说什么“大家想一想,活摘人体器官,在前古罗马对基督教徒最邪恶迫害的时候也没有邪恶到这种程度,最凶恶也不过就是置人于死地”。另一次是在2013年10月19日的“美西国际法会讲法”中,他更是歇斯底里地为“活摘”造谣说谎,声称:“在这个星球上从来没有过的罪恶——竟然贼胆包天活摘大法徒器官,而且数量非常大,全天体的神都在看着这罪恶!”

李洪志“大师”根本不会想到,对“活摘”越是这样“言之凿凿”,便越是在给自己挖坑,且坑越深越难以自拔。因为造谣“活摘”本来就是子虚乌有的闹剧,即使像窦娥那样击鼓鸣冤也是徒劳的,只会导致这样的结果,不仅普罗大众看了纳闷、听了厌烦,恐怕他的那些大法弟子也会心存芥蒂、疑窦丛生。最主要是,李洪志口口声声说自己是“宇宙主佛”、“师父”、“大师”,尤其是许多没边没沿儿的大话、神话,犹如沙滩玩沙子一抓一大把,类如“我的功能超过释迦牟尼几十万倍,我的法身遍地都是”;“我有无数的法身,都在解决着大法弟子应该解决的事情”;还有“每个学员身后都有我的法身”,“别说这些学员,再多我也管的了”,“多少人我都能管,全人类我都能管”,以及“你有我的法身保护,不会出现任何危险”,“我的法身一直要保护到你能够自己保护你自己为止”,等等。

那么,既然“活摘”时间如此之长,且数量又是如此之大,无处不在、无所不能的李洪志这期间干啥去了?不过,谁都知道,他就是个十足的“超级大忽悠”。可以设想,假如“活摘”为真,他吹嘘的“神功”也为真,那他为什么总是不来保护也不加阻止?从2006年开始已发觉“活摘”十来年了,被“活摘”人数都已经“总量可能多达150万”了,为什么他的“法身遍地都是”、“多少人都能管”,这些年却一直当缩头乌龟呢?为什么不在第一时间冲出去“管”一下?哪怕他“先定个小目标,阻止它一两万”,是不是?如此等等。其实这些蹊跷得引人发笑的问题,普通人用脚后跟想想,都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他自诩为“大师”,分明就是“大吹”。如果还有人对他顶礼膜拜,还在相信“活摘”谣诼为真,并被其三寸不烂之舌所蛊惑,那真当是没头脑、缺心眼儿。

四是:假如“活摘”为真,为什么始作俑者面对质疑从来不敢对证也不回应?

众所周知,法轮功自1999年7月被中国政府依法取缔后,李洪志及其拥趸慑于中国法律,只能逃向美国等异国他乡谋求营生。尽管他们寡廉鲜耻地投靠西方主子,与国际上某些反华势力同声共气,心甘情愿地充当“逢中必反、有喜必扰”的马前卒,但是,终因其具有反科学、反人类、反社会等邪恶本性,在许多国家和地区都会遭到反对和抵制。其中就包括许多信徒被拘捕、被判刑,大量出版物被查禁、被销毁,有关展会和演出被勒令取消,无耻滥诉和抗辩被依法驳回,就连某些看似合理的巡游申请,也会因名声有问题被严词拒绝。可以说,李洪志的处境犹如王小二过年,一年不如一年,但他为了摆脱困境、转移公众视线,更为了抹黑中国、讨好西方主子,所以搜肠刮肚想出造谣“活摘”这么个损招。

纵观整个“活摘”闹剧,毫无疑问,李洪志是最大的始作俑者。之所以说是“最大”,一方面因为他毕竟是幕后总导演,当然也有总编剧、总策划、总监制什么的,另一方面是,在他背后或周围还拥有若干个副导演、执行导演,以及编剧、编剧助理和剧务,甚至还有领衔主演、友情出演和客串演员,诸如加拿大的那“两个大卫”,美国那个“独立维权人士”,等等,这些人都可算其造谣班底的“始作俑者”。尤其是李洪志一手操控的法轮功几个媒体班底,如“明慧网”、“大纪元时报”、“新唐人电视台”等,这些年造谣“活摘器官”几乎从未间断过,全都成为“活摘”谣言闹剧的“配套加工厂”了。但是,谣言就是谣言,假的就是假的,这一大帮造谣“活摘”的始作俑者,多年来面对各种质疑和有力驳斥,却是从来不敢当面对证和直接回应。

中国有句古话:“闻道有先后,术业有专攻”。法轮功这些年上演的“活摘”闹剧,缘何面对质疑不敢对证也不回应,主要是他们编造的那些所谓“事实”,捕风捉影者有之,移花接木者有之,张冠李戴者有之,道听途说者有之,从反证和归谬角度看,所有的“数据”、“证人”、“现场照片”之类,既不合逻辑,也不够专业,根本就经不起质疑和证伪。

举例来说,在2006年7月,加拿大“两个大卫”抛出的《血腥的活摘》开篇调查报告,声称找到证据证明中国政府大量非法关押法轮功学员,并进行活体器官摘取,但这“两个大卫”根本没有来过中国实地调查,通篇报告都是道听途说和主观臆造、猜测推断,不仅“四名证人”及其“证言”有诈,是假的,均为雇请的“临时客串”和“友情出演”,就连报告中的许多照片、图片都是通过电脑合成,或者是对网上下载的资料进行胡乱拼凑,由于造假的“技术含量”太低,导致破绽漏洞也太多太多。其中化名“安妮”的所谓证人,甚至是“两个大卫”的老乡,经查证,此人原为加拿大渥太华新亚洲广场的酒吧舞女,真名叫安娜·路易斯,她大放厥词,愿做“提线木偶”,更是收了法轮功的大笔好处费。

最经不起质疑和证伪的是,他们大造其谣的“活摘”数据。且不说其诬称的沈阳“秘密集中营”苏家屯医院“关押着6000多名法轮功学员”,事实上该医院仅有300张床位,并不具备“活体器官摘除”的资质,只是一家普通的以治疗血栓病为主的中西医结合医院。单说他们造谣的“每年有6至10万”、“总量可能多达150万”这两组“活摘”数据,已经不仅仅是不合逻辑、不够专业的问题,也不仅仅是诬蔑和抹黑中国政府的“无耻闹剧”,完全可以说是横扫全球、比肩世界的“国际级玩笑”!

这种“国际级玩笑”如此离奇出格,也许是受李洪志那句“话不说大点没人信”名言的启迪,但今年8月18日在香港举行的第26届国际器官移植大会上,世界卫生组织总部的官员何塞•努涅斯就曾指出:对于“中国每年有6至10万个器官移植”的说法,“作为一名移植外科医生,可以从专业的角度肯定,这个相当于全球一年器官移植数量的数字是不可能的”。因为“2015年中国器官移植总数是10057例,占全球总量的8.5%。”可是,热衷于开“国家玩笑”的法轮功,根本不管这些,他们只管信口雌黄、大造其谣,这些年面对无数来自己官方或民间的质疑,都是从来不敢当面对质也不回应的。

五是:假如“活摘”为真,为什么“受害者”的家人亲眷始终不去投诉也不发声?

毋庸讳言,法轮功邪教组织在中国早就没了市场,但在国外已经沦为彻头彻尾的反华政治工具,这些年来,他们老是拿“活摘器官”造谣诬蔑中国政府,并且都是一些惊世骇俗、耸人听闻的“严重情形”和“具体数据”,有时可能会给国际或国内许多不明真相者以误解,

还会给那些“逢中必反”的居心叵测者带来口实,对此,国内主流媒体出于及时辟谣和维护国际形象的必要,在适当时机也会用铁的事实予以严厉驳斥和谴责。因为“在海外的华人大都有过被‘法轮功’骚扰的经历,有白纸黑字的(自办)报纸、有举着反共反华大标语站在路边的‘学员’、有重大活动时街边散发的传单……‘活摘器官’正是其中一项他们捏造出来肆意污蔑中国的内容”(摘自2016年08月24日《人民日报》海外版)。

虽说谣言止于智者,也止于主流媒体,但是,法轮功的“活摘”谣言闹剧哪肯就此罢休。恰恰相反,当一个个无耻谣言被揭穿、戳破,法轮功的“专业写手”和“谣言工厂”,又会沆瀣一气制造出一个个新的谣言。这些年,他们不是靠各种“想当然”的手法来胡说八道,就是挖空心思、绞尽脑汁搞“莫须有”那一套,简直无所不用其极。尽管他们也知道凭空造谣造假,根本经不起质疑和实地查证、验证,尤其是沈阳苏家屯医院“关押着6000多名法轮功学员……凡进到这里的人没有活着回来的,焚尸前内脏器官都被掏空出售”,以及全国“活摘”数据估计“每年有6至10万”、“总量可能多达150万”,等等,实在是太离谱,简直不值一驳。

但他们为了把“活摘”闹剧演下去,转而把“活摘”的范围扩展到国外,胡说什么“在中国的出口产品中还有巨大的活体出口”,“这些出口的活体几乎都有伪造的自愿资料,具体的方式不详,了解的是2005年出口活体约一千人”。主要是“以商品的形式卖到国外,在国外进行器官移植,移植后人体同要样焚毁”。还说“中国在海外有机构专门处理被活体移植的尸体,很多中国在海外的的使领馆都参与其中一切与人类活体有关的出口产品中,中国的产值是世界第一……中国是国际活体器官交易的中心,几乎在2000年以后一直占世界活体器官移植总数的85%以上”。他们总是这样千方百计又毫无根据的污蔑和抹黑中国,“活摘”谣诼真像是泼墨画煤,已经越描越黑,越让人不屑一顾了。

其实,法轮功组织如此丧心病狂造谣造假,完全忽略这样一个基本常识,假的就是假的,只能骗人一时,不能骗人一世。比如,他们长时间地围绕“活摘器官”造谣,用所捏造的“事实”给法轮弟子洗脑,并经常怂恿、唆使这些弟子走出去“讲真相”,但时间一久弟子们难免都有一种上当受骗的感觉,心甘情愿为法轮功“跑腿”和“站街”的也越来越少,因此他们只能频繁招募利用“雇佣军”作为法轮功的“替身”。谓予不信,请看下面的事实。

根据凯风网披露,法轮功花钱雇人“站大街”已不是一年两年的事了。早在2012年6月,上海有个叫华金的退体教师去欧洲旅游,在德国慕尼黑就遇到一位受雇为法轮功“站街”作宣传的老年妇女。由于同样是黄皮肤的中国人,那老人不一会就曝出真相:“不瞒你说,我根本就没练那个法轮功,我是跟着我儿子媳妇来的德国,有个老朋友告诉我,帮法轮功站马路可以每个月拿300欧元,我算算也等于人民币2400元了,就去报名了。”

无独有偶,江西赣州于都县人民医院的管志云也反映,今年4份,他和妻子去美国看望攻读博士的儿子时,在纽约机场出口通道竟然看到这样一幕:以前的同事为法轮功散发宣传资料,但那人刚一撞脸还没对话就惊慌失措地逃掉了。于是,管志云回国后便整理成文字,提交给有关方面。他确信,这位同事是自己医院的药材采购员,两年前因贪污公款出逃美国,并且“是个绝对的无神论者,不可能相信法轮功”。据他儿子分析,可能由于“临时找不到工作,帮助法轮功宣传攒点小费”。

法轮功如此这般拉人“站街”,给“活摘”闹剧跑龙套,那么许多“问号”就来了!如果“活摘器官”是真的,为什么那么多“受害者”的家人至今无一例投诉或控告中国政府?难道全都被中国政府“活摘”和“焚毁”了吗?就算是这样的话,而那些“打断胳膊连着筋”的远近亲眷,为什么也没有一人为“受害者”鸣冤发声呢?难道同时被中国政府“赶尽杀绝”、“斩草除根”?或者再退一万步讲,既然“总量可能多达150万”,其中有的是“以商品的形式卖到国外,在国外进行器官移植”,而“两个大卫”这些年一直在“跟踪调查”,并且足迹“遍达欧洲、亚洲、美洲和澳洲的44个国家”,可为什么从来未见公布过一个“现实案例”,

也不能说出一个有名有姓的“受害者”呢?

呜呼,在长达十年的“活摘”闹剧中,这些“问号”犹如一团乱麻,已经形成一个个“死结”!不言而喻,这些“死结”都是他们自己系牢的,并且越系越紧,永远无法解开。因此,奉劝李洪志及其法轮功组织还是别闹腾了,别再自拉自唱、三翻四复上演“活摘”闹剧了,

赶紧知趣收场罢休好好歇歇吧!就连对“活摘”闹剧始终抱以鄙夷和轻蔑态度的人们,也最好别再大动笔墨去质疑和驳斥了,因为鲁迅先生说过:“明言着轻蔑什么人,并不是十足的轻蔑。惟沉默是最高的轻蔑……最高的轻蔑是无言,而且连眼珠也不转过去。

倘若他们依旧没完没了,那也大可不必上眼走心。道理很简单,他们这些年之所以极尽造谣抹黑之能事,盖因能从西方主子那里讨得些许银两,才聊以苟且偷生。但是,我巍巍中华、泱泱大国,已蒸蒸日上、今非昔比,出现几个民族败类也翻不了天,充其量是一群“跳梁小丑”罢了!他们如此跳演的“活摘”闹剧,跳了十年之久仍跳不出什么“轰动效应”来,

恐怕他们的西方主子也会感到得不偿失的,至于什么时间戛然而止“断供”,只不过是早一天还是晚一天的事。

引文附注:

   2006年6月28日凯风网:《“苏家屯集中营事件”始末》

链接:http://anticult.kaiwind.com/2614290.shtml

2016年8月24日人民日报:《炒作中国“活摘器官”者被狠狠打脸》

链接:http://paper.people.com.cn/rmrbhwb/html/2016-08/24/1706725.htm

链接:http://anticult.kaiwind.com/201604/20/t20160420.shtml  

摘自鲁迅作品《半夏小集》(参见《鲁迅全集•且介亭杂文末编》,1936年)

链接:http://www.xiexingcun.com/luxun/21/008.htm


帐号密码登录
登录
其他帐号登录:
我的资料
留言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