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教受害者之家

邪教惯用的四个“幌子”

 二维码 61
发表时间:2019-01-10 20:00

  事实证明,邪教在露出獠牙和利爪之前,一直会装得很和善,很通情达理,而且还很高端。它之所以能做到这点,是因为总打着让人看着很放心的“幌子”。

  为防止无辜者受邪教蒙骗,笔者在此列举其惯用的四个“幌子”,以求抛砖引玉。

  一、文化交流的“幌子”

  如今国际间经济、文化交流和人员往来越来越频繁,邪教组织也越来越擅长通过“文化交流”的形式,向别国进行渗透。

  “科学教”就是这样一个典型的例子。1993年的时候,“科学教”的组织规模达到了当时的巅峰,在美国号称有信徒1000万,先生在德国、法国、加拿大等65个国家建立了700多个活动中心。于是,它瞄准了中国市场。1988年,丹麦新时代国际出版公司向国内某出版机构转让版权,以《戴尼提:自我心理调节技术》之名推出了“科学教”教主哈伯德《通灵术——现代精神保健学》的中译本。

  当时国内很少有人听说过“科学教”,更不知道该书竟是邪教“经典”,再加上丹麦新时代国际出版公司派人前来积极促销,开设各种讲座和咨询活动,推动了各地报纸也对之热情推荐,短时间内就掀起了一股“戴尼提热”。所幸之后被上海的一群社会科学工作者识破,才没有被“科学教”得逞。

  二、宗教传播的“幌子”

  伪装宗教,是很多邪教采取的重要手段和途径。它们不但把教主伪装成传统宗教中“神灵”的代言人或“神灵”本身,就连在吸收痴迷人员上也力求神似。

  关于这一点,韩国邪教“新天地教”做了很好的“示范”。该邪教人员化身为教会信徒或正统神学院学生,以学习《圣经》的面目出现。起初,他们煞有介事地进行正常的圣经教学,然后最终会用李万熙的教义来颠覆相关教会的教学。

  起初的时候,“新天地教”的人看起来很正常,主办圣经学习,提供志愿服务和领导职位。不过,当在教会信众中提升权威后,“新天地教”的信徒常常会编造理由指责某位牧师,为的是在教会内部引发分歧。某些情况下,他们会驱逐其他牧师,用新天地教的牧师取而代之。

  三、健康追求的“幌子”

  健康是永恒的主题。所以不管在哪个历史阶段,邪教打健康牌总有市场,如李洪志所谓的“带功报告”,还有其它邪教的一些健康讲座、养生培训等。此外,还要特别注意的一种形式:“广场舞”。

  2015年3月份,内蒙古鄂尔多斯东胜区警方通过摸排调查,抓获15名“门徒会”邪教成员,缴获部分传播邪教工具。据悉,该邪教组织利用晨练、傍晚锻炼时间,在东胜区部分广场、公园、居民区等公共场所公开聚集,期间共出现几支不同的“天堂舞”群体,打着“传福音、治百病”的幌子,呼喊“奉主名,行异能、赐米面、赐粮油水”等口号,通过扩音设备播放“灵歌”,以跳“天堂舞”健身的形式,吸引群众围观,并借机发展人员。类似的案子,2015年4月临沂公安机关也破获一起,也是由邪教痴迷人员排练集体舞蹈,吸引不明真相的群众参与。

  四、好人好事的“幌子”

  我国部分农村基础设施较为落后,群众生活水平相对低下。这种现实状况,也给了邪教可乘之机,邪教人员往往以“好心人”的面目出现,通过“做好事”赢得困难人员的好感,然后伺机传播邪教。

  “门徒会”就精于此道。2015年5月26日,贵州省贞丰县珉谷镇派出所在对贞丰县社会福利院进行安全检查时,发现居住其中的黄光跃(76岁)、张武(96岁)两位孤寡老人房间中贴有门徒会标识“德胜旗”,疑是误信“门徒会”邪教,便对两人进行询问调查。据调查,二人加入“门徒会”组织系由胡钦介绍和传播的。胡钦供称,几年前,她从外地朋友家信奉“门徒会”后,被要求“传福音”,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对象,于是便把脑筋动到福利院老人身上,经常以“义工”名义为福利院老人理发、打扫卫生等,与老人聊天。通过虚情假意的对老人嘘寒问暖,博取老人好感,伺机将黄光跃、张武二人发展成为信徒。


联系我们

网站
交流平台
邮箱
支持我们

赞助
志愿者
其他

揭露
互助
其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