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教受害者之家

以脱退者的视角看新天地邪教的真相

 二维码 60
发表时间:2020-02-26 12:02

唤醒深陷新天地噩梦的信徒的一句话

异端咨询所干事:“以后发现似是而非会感到委屈,现在是最后的机会。

说长不长,说短不短的1年6个月时间里,我陷入了新天地。还在那里做了很多作为人不应该做的事。虽然我之前也不是什么善人,但是通过干证,知道了为什么新天地是异端,为什么绝对不能深陷其中,异端预防是多么重要。

新天地有着叫做实相的教理,我想从我在过去1年6个月里看到和感觉到的新天地的内部的实相开始说。我是三个孩子的母亲,这样我被新天地迷惑,把孩子留在了家里,选择了离家出走。也不是疾风怒岛时期的青少年,却这样做了。我被新天的教理洗脑,害怕不遵守新天的信仰,全家都得不到救赎。所以在新天地躲避了4个月。看不下去的老公把事情上报到了CBS,之后我又挺了4个月,通过异端咨询方才经历回心转意,完全脱离出来。能够这样干证是老天的恩惠。

从同教会区域长开始的新天地欺骗布教

我是小学4年级开始,通过朋友的传道加入教会。从小就是个听话的孩子,被父母捧在手心,成长到27岁结婚,生下了3个孩子。我和我的老公,还有婆婆还有大女儿西妍(匿名,11岁),二女儿秀妍(匿名,7岁),老小冬妍(匿名,3岁)都一起去教会。

把我包摄入新天地的人是同教会的区域长。根据教会不同,有的叫属长,有的叫牧者不同,我们的教会叫“区域长”。虽然她在教会里比任何人都用心奉献,但是早在3年前就已经被包摄到了新天地,为了迷惑我用了2-3年的功。

我害喜非常严重,在怀大女儿的时候就害喜了6个月,甚至吐血。生产后,勉强好了一些,又怀上了二女儿。然后再加上孕育老小,是一个在家十年的全职家庭主妇。老公因为工作忙,没有余力帮我照看孩子,我感觉到渐渐被孤立,很沮丧。新天地没有放过这样的好机会。

第一次她想包摄我是在大女儿得甲亢的时候,区域长得知这个消息,向我伸出了魔爪,老小出声刚6-7个月的那年,新天地使用了叫做耳针”的传道工具。打在手上的是手指针,打在耳朵上的就叫做耳针。区域长让我去听耳针讲座,说自己朋友的母亲也是得了甲亢,打了耳针就好了。恰巧有一位讲师来到了居民中心,开耳针叫做叫我一起去听。我一下就上了心。

把老小交给婆婆,带着西妍一起去听耳针讲座。但是那个讲师在演讲过程中,向大女儿走来说:“你看起来荷尔蒙系统有问题”。看到我大吃一惊,他就开始宣传自己。说自己所属于耳针协会,看到人的耳朵就能知道体质和病症。虽然如此,新天地的第一次布教试图,还是失败了。因为新天地不论是用何种方法布教,但最终都要归结到圣经学习,我家老小只有6个月,所以新天地觉得我没有学习的条件。

虽然第一次试图因为我抽不出时间而失败,但是新天地绝不会因此放弃。断了一段时间的联系,区域长又联系了我,开始第二次试图。这次叫我一起吃饭。作为我,我觉得区域长很好,而且也好奇她找我什么事,所以没有拒绝的理由。她说她离开了之前的教会,加入了哥哥开设的教会。当然,这是谎言。不管怎样,我还是去见了区域长。饭馆里已经遍布了安排好的新天地信徒。到了饭馆我就看到区域长和隔着过道邻桌的A信徒。只见区域长正在向A说:“怎么住在隋书人,怎么来到高明了”然后亲切的问候。随即A回答说:“在我困难的时候,有一位给予了很大帮助的宣教士,听说他从澳洲来到韩国,会在光明逗留一段时间,所以赶来请他吃饭。”我内心也是好奇这位A要见的宣教士。没过多久,那个所谓的宣教士就进来了。区域长和宣教士假装第一次见,然后A和宣教士吃饭,我和区域长吃饭,时而搭话聊天,显得十分自然。A开始吹捧宣教士,“宣教士大人是给我树立信仰的人,只要祈祷上天就会给我看很多东西。”

如果我是个没有信仰的人,可能不会对那个宣教士有什么兴趣。但是我是个有信仰的人,尤其又是为我信赖的区域长的朋友在危难时树立信仰的人,而且贵为宣教士,还经常祈祷,我不自觉地更加感兴趣了。那位宣教士对我说:“看到执事,能感觉到是受上天眷顾的人,但是上天想要眷顾你,好像被执事您拒绝了。”

因为执事的话,我开始回想自己的以往,不能经常祈祷,不能看圣经,是我对信仰的现状。生下3个孩子,奔波于子母室和婴儿部,不能聆听教诲,恍惚度日的时光,已经过了10年的时间。确实,我的信仰生活被荒废了。

宣教士说:“虽然上天想要给你启示,但是我不能直接传于你,我会帮你祈祷,聆听上天的启示,我就不问您的联系方式了,如果上天有回复,我会通过A传达旨意。还是先祈祷看。仅授予你三个课题,首先,老公让你很累,不要吵架。其次,一天中不论何时定时祈祷。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今天我们的相遇不要告诉其他人.米迦书7章5节说‘你们不要相信邻居,不要依靠朋友,即使面对你怀中的恋人,也要守口如瓶’。请小心嘴,好事来临之前,必有撒旦会窥窃。

听到这些话“祈祷,守口,不要和老公吵架完全没有不好的内容。特别是守口不是什么难事,所以我就顺从了。宣教士让区域长看好我是否能守口,一般新天地会通过观察顺从与否,下派这样的任务。通过区域长了解我是否顺从,如果顺从就是很好的布教对象。当我真的守口如瓶,遵守课题,那个叫宣教士的人联系了我。然后我就去见了他,宣教士对我说:“祈祷时看到了幻想,看到果实茂盛的大树,但是往里一看,已经腐烂。还看到了鱼缸,鱼缸里有两条鱼,但是没有水,已经濒临死亡”。宣教士说这就是区域长和我的信仰的状态。还说鱼没有水濒临死亡,就是意味着没有启示,生病的状态,上天想要给我启示。我不自觉的首肯了。区域长也劝我:“智妍啊,一起试试看吧。”

就这样,开始去福音房。在福音房过程中,开始让背诵的是约翰福音一章1-5节。引用这一节说:“启示就是上天对吧?那么想要了解上天就要了解什么呢?”宣教士发文道。既了解启示(圣经)就是了解上天,所以想要让大家觉得,通过学习圣经,了解启示,就是了解上天。通过这席话,我下定决心已定要好好学习圣经。然后强调何西阿书第四章6节中“我的百姓因为没有知识而消亡”,看着这一节,让大家觉得上天认为知识重要,更加坚定要学习圣经的重要性。

实际上,我为他们对绚烂的圣经讲演咂舌。创世纪、出埃及记、约翰福音、约翰启示录,纵横交错。没有任何注解,单纯用圣经进行讲演。这让我觉得这很圣经。不知不觉,已经是进过了2周课程的20161月18日,我入驻了中心。一般来说,要进过2-3个月的福音房课程才能入驻中心,我是一个例外。于此匹配的,我飞快的深陷新天地。我真的竭尽全力学习圣经。在中心,是使用粉笔和黑板讲课的,我则坐在学院的椅子上听讲。

觉得启示非常有意思,问:这里是哪里?”,他们会说:“这里是在启示消失的时代,元老牧师们不忍启示消失,为大家教导奉献的地方。”在这里可以发现不容易被新天地迷惑的人的特点。第一,对圣经毫无兴趣的人,完全不必担心会深陷其中。第二,我这人觉多,还懒!不想学习!这样的人也不容易深陷新天地。读了圣经,有混淆,有疑惑,想要学习的热情满满的人,一旦投入就不分昼夜,全心投入的人最危险。

讲解比喻的讲师,“启示录的新天,新地,用汉字写是什么?”

在新天地,只有勤奋,用心才能活下来。将西妍送去学校,再把老二和老三送到托儿所,我才能搭公交,坐地铁,在10点前赶到中心。每天都像是战争。即便如此我还是觉得很有趣。但是新天地还是没有把这有趣的圣经学习资料给我。学习目标,题目和内容,全都认真的记录下来后,最后还是要放在后面的作为上才能走。我太喜欢这样的学习了,我能把题目和学习目标,就像用扫描了黑板一样背诵出来,每天给福音房的教师把这些提炼发送过去。不开玩笑“这样学习,哈佛大学都能考得上”的程度。但是在中心,如果没有被讲解比喻完全洗脑之前,是不会公开李满基浇筑的。

在新天地,他们说为了结出一枚果实(唤醒万国的果实)需要绿叶,把传道对象称作“果实”,把负责监视的新天地教员称为“绿叶”,绿叶会彻底隐藏身份在身边起到报告者作用。负责我的绿叶区域长,过了一段时间后,就声称太忙,就给我换了个人当绿叶。她每天都会检查我背诵的圣经章节,然后把每天来的时间,中午和我说的话,还有晚上说的话全都报告给宣教士和讲师。他们通过社交软件,比起KAKAO他们用一款叫Telegram的软件。区域长、宣教士、A、绿叶、讲师、传道士等人建群聊分享我的情况。例如:我说对绿叶说:这里有点奇怪啊。 绿叶就会通过软件告诉他们,这个人可能需要管束一下。就像这样共享我的情报和对策。

我身上只要一有异常的苗头,讲师(在这不称为‘牧师’,称为讲师)就会叫我说:“执事最近心态如何?好像有些疑心,上天在担忧你。”这样我就会一激灵,果然是有灵性的人啊。就这样被新天地蚕食。对话的频道也会向着新天地靠拢。每天必须将默想圣经的感悟的地方,悔改的地方,感谢的地方发送给传道士和讲师,发着发着自然而然的只和新天地的人交际,周一,周二,周四,周五,学习圣经,周三,周日在中心礼拜,周六出去传道,最终一整周都要出席新天地,相当于只和他们交际,和他们生活。

想要在中心入教,就必须有一个果实。因为只有传道才能入教。所以我为了入教,也开始传道。这是有一个人进入了我的视线,这个人是在教会认真传道,但是中途因为考试休息了一段时间的人。我心想“太好了,要拉这个人传道”,为此我约这个人在咖啡厅见了几次,结果这个人很容易就追随了我。结果20166月,我就将这个人推荐到了中心。在新天地只要2-3个月的初级课程结束,尤其是被判定已经被解释比喻洗脑,那时就会公开:这里是新天地耶稣教证据帐幕圣殿。

不是随随便便这么做,而是必须对解释比喻洗脑,并且被认为,就算公开是新天地也不会有什么异样的人,才会这样做。

圣徒们即将进入的新的天,新的地用汉字写是什么呢?

新天新地吗?

把它简写呢?

“啊?这就是新天地?”

你们看,新天地是不是就在圣经中?

就这样,大家就回去新天地。

前面有小溪流淌,小溪里有一些石块堆积的石块桥,石块结不结实我也不知道,只有敲敲看才知道。只有一只脚踏进异端才知道。如果不安,就把圣经的搬出来,“某章某节,是不是提到了?”“提到了。”“那就踏上去吧。”还会有下一个石块,那时也是一样,异端搬出一段段圣经章节,我就踏上一块块石块。就这样过了小溪,向前看去,就能看到李万熙教主,不知何时就站在我面前。

那时认为是真理的圣经,现在回想起来,就是为了他们自己的意图,我田引水的领用圣经,曲解圣经。但是那时我什么都看不到。我就这样进入了新天地。但是被我推荐为果实的那个人,这位‘果实执事’得知就是新天地的瞬间,就高喊“啊,是PD手册里出现过的人啊”。虽然她也不是很了解新天地,但是果实执事想起了在PD手册里看到的李万熙的影像。虽然也被解释比喻洗过脑,但还是毅然决然不在出席新天地。她还可怜我,不止自己终断了出席,还想着:我一定要救李智妍,她还不知道那里是新天地。还给九里咨询所(申玄玉牧师)打了电话。

“我虽然出来了,但是还有一位和我一起学习的人,叫李智妍的执事,好像什么都不知道,要把她救出来,应该怎么办呢?”

执事,那个叫李志妍的执事是新天地的人吗?

不是的,那位家族三代都是信仰人,和老公孩子一起去教会,怎么可能是新天地啊,绝不可能!

九里咨询所劝慰她,让她把李志妍执事是新天地的事情告诉主管牧师。理由是很多人都有被迷惑的可能,这样教会会很难办。所以果子执事先去找了副牧师,副牧师听到“李志妍执事是新天地的话”吓了一跳。我知道了这个消息,从那时起不论是教会还是家人,见到他们我就会说“我不是新天地,我实在太委屈了,我怎么可能是新天地?”并且声泪俱下的撒谎。心里也非常煎熬,这时老公支持我。“好了,我也很生气,怎么能怀疑你呢,我去找主管牧师解释。”说实话,我并不希望老公去找牧师,我很苦恼,证据充足,一定会说我是新天地,老公见到主管牧师就露馅了。最终见过主管牧师回来的老公,还是确认了我就是新天地的事实。9月18日距离召开的新天地万国会议不久的时候,我新天地的身份被揭穿了。原本在新的天,新的地打开的时候,要成为号令世界的王,但是每天娘家父母和婆家父母找来家里,真的是地狱一样的时间。和家人已经没有办法沟通,一个月时间,家人们每天都说“那里是异端,不要去”,我则狡辩到“不对,我要走真理的路”。孩子们看着大人们每天的争吵和矛盾,以泪洗面。

但是我觉得西妍一定能懂我,“你来听一下,我做错了什么?我说的没错吧?”还教她约翰启示录。最后我1021日离家出走了。拒绝了家人接受异端咨询所的建议逃走了。因为我已经被新天地说的‘入异端咨询所就要接受改宗教育,导致灵的死亡’洗脑了。虽然家人说去了异端咨询所不会有任何伤害,如果有拘禁或暴行他们一定会阻拦,但是毫无用处。

家人只要一想拉我走,我就喊救命。妈妈,爸爸,老公都慌了。穿着连衣裙的我,就算裙子都掀上去了也毫不知羞耻,生怕灵死而胡闹。周围的有人报警,警察来了。警察问需不需要告家人?我说不需要,只要和他们隔离开就可以,我要找个休息的地方,说完我就径直奔向了新天地。20161021日出走后的4个月里,我和孩子,老公,娘家都断了联系。之后的一个月我过的像个化身。按照“向上位的权贵臣服”(罗马书131)的启示,听到了太多“你要顺从”的话。moses通过领导力反叛,引发叛乱,(民数记16章;269~11)大地吞噬 korah的故事,申命记28章启示中,提及福的只有14节,但是15~68节,相当于其4倍的故事都是关于诅咒时,我真的很害怕。


母亲60大寿线上的礼物“特殊监禁挟持”起诉书通报

出走到新天地后,过上了按照他们的指示生活的人生。1025日是娘家母亲60大寿的日子。那天我让妈妈受到了终生难忘的冲击。我向警察上告母亲特殊监禁挟持。是深陷新天地的女儿给母亲献上的奇怪的大寿礼物。现在逃脱新天地的我对母亲无比愧疚,希望能够孝顺一生来赎罪。

就像这样,一旦深陷新天地,就会闹出罪不可恕的事情。新天地还让我离婚,“执事的家人是在是太刚强了,为了成为王一样的祭祀场,为了坚持信仰,还是离婚吧”。我说我想想,父母和孩子即使离婚了还是家人,但是老公离婚了就是别人了。这样老公就要走上永罚的道路,所以不能仓促的离婚。

我有一处老公以我的名义购买的公寓,新天地的一个关系人知道了这个事情,让我把房子卖了换成现金,再和老公离婚。我说因为是出走,所以没有房产证不能买卖。她就说让我带着警察回家,把房产证,贵重物品等值钱的东西都拿出来。但是我没有办法那么做,虽然为了踏上真理的路离家出走了,但是孩子还小,如果带着警察回家把之前的东西都拿走,这是万万不能的。更何况我是为了真理的路才离家出走,可不是为了钱。随即他又说可以在报纸上登2周房产证遗失广告,然后就可获得新房产证就可以买卖了。就这样我又和区域长到公寓附近问了价格,登了出售信息。还为了不让家人更改印鉴证明书,去居委会提交了自己本人才能更改的申请。现在想想真是完全没想回家,反而在家周边的居委会做了一些不可理喻的事。

我在去新天地的时候什么都没有带,所以4个月来都是拿着新天地支援的钱活着。在那些想要成为讲师的青年中,有很多都是离家出走的。所以宿舍很多,讲师收到的钱是20-30万韩元。像我这种丢下三个孩子出走的人,也获得了30万韩元。我看着钱心想这果然不是异端,异端应该是抢夺信徒的钱,新天地反而是给信徒钱。收到了支援金,饭可以在教会的食堂解决,担任了新天地教育部队长,我看到了如果不出走绝对看不到的新天地的实相。

有一个怂恿我离婚的其他部门的部长。“过不了多久,天国就将形成,我们要梦想着和启示录204节里的144千的灵与肉合一的灵界和新天新地。那一天只剩下5分钟。”他这样说着,那个怂恿我离婚的人,现在却要准备再婚了。而且还是梦想着被他自己包摄的人再婚。还骗女方家人说自己是教会的传道士。我在想这是不是太过了?信徒们没有稳定的收入,从早到晚只知道传道,最后变成信用不良者。当然那个家庭的子女从父母的保护中被放逐。还看到了太多,因为父母全身心投入新天地而脱线的不良青少年。这真的是天国吗?


在中心的高等课程中还有过这样的一幕。新天地的传道士举着黑色封皮的圣经问听讲者,这是什么颜色,听讲者说是黑色。她又问如果总会长说这是白色,你要怎么回答?听讲者有一半说黑,一半说白,传道士斩钉截铁的说,总会长说是白的就是白的!大家都觉得受到启示的人说什么就是什么,都回答是。就是盲目、无条件顺从的意思,稍稍有点反感。

谎话连篇。不仅我说过谎,也目睹了太多新天地信徒的谎话。每当这是我就怀疑这真是上天的天国吗。出走后和大女儿在外面见过一次面,孩子是自己出来的,当我是被新天地的人陪同出来的。可能是因为这样,孩子显得很难堪。妈妈见自己的孩子旁边还要有新天地的人,这对于小学四年级的大女儿来说,很难理解。家人们得知我见了大女儿,还以为我可能快回家了。但是我把西妍送回家后,还是回到了新天地。

简单说明一下,看到这篇报道可能会有人不能理解,为什么陷入异端会离家出走,离婚,放弃学业,但是迷惑的灵一定存在,所以肉体是肉体,灵是灵,需要有分辨的眼光。就像感冒的人打喷嚏流鼻涕大家都能理解,陷入异端的人表现出的症状就是离家出走,离婚,放弃学业。现在想来,深陷新天地的灵魂真的太可怜太可悲了。

不论如何,这个过程中我的老公把我们家的事在CBS报道了。当时我的故事以“消失在新天地的母亲”的题目报道。

总会看到CBS的报道后,大发雷霆:这个扔下三个孩子出走的人到底是谁?向全国支派下达了搜索并把人即刻带到总会的命令。不论谁看出走4个月的我都不会觉得是正常情况。如果是一般教会发现这样的信徒,应该让她回家守护着家庭,照看着孩子,过信仰生活才是正常。而不会是支持出走,还给支援金。从常识来想,这也不是对新天地有利的情况。我想到“我果然不是什么离家出走的能手,应该回家解决一下。”就在我想怎么才能回去的时,突然听说老公的奶奶去世的消息。20172月12日,也就是老公的奶奶去世的第二天,和家人切断联系4个月的我,来到了在大邱的葬礼,时隔4个月见到了老公。老公说回去后去接受忏悔教育吧,但是我最终还是没有接受。老公感觉很不安,怕我现在回了家,但还是会回到新天地。

反面,我很怕老公,怕他再次把我带向异端咨询所。所以打了个车逃跑了。这次没有回到新天地,而是去向娘家。回去的路上还在和新天地的人联系。新天地的人告诉我:“绝对不要就这样去,和我们见个面再去,如果就这样去的话会死的。”一见我犹豫,总会的人也给我来电话,也是说见个面再回去。我说了句:“我现在从葬礼地到总会的话要30万打车费,你给报销吗?”他让我稍等一下,然后告诉我:“那你就会娘家吧。”

在加入新天地的时候,我把我家地址都公开了。因为只有填写身份证,车辆登记证,身边保护邀请书才能入教。所谓身边保护邀请书就是在接受忏悔咨询的时候,把我的身边委托给新天地。但是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没有把这件事告诉娘家。

到了娘家又挺了4个月,为了不接受忏悔教育,再次告了老公。现在想来真是羞愧。老公还是哭着请求,让我去接受一次异端咨询教育。还拜托我,如果实在不想接受教育,那也看看网上的报道吧。但是我什么都不能答应,因为在不许上网的善恶课上学过,老天说:“不许吃,你吃的时候就是死期。”这就是善恶课。所以所有有关新天地的新闻从来都不看。我告他把我关起来,一直让我上网。娘家亲戚都哭着对我说“智妍怎么变成了这样,千万变回原来的样子吧。”


良心抬头的瞬间,然后回心转意

就这样快过了4个月的时候,西妍学校有家长参与上课。老师对班里同学进行了设问调查。一半是孩子写,剩下一半是作为母亲的我来写。问题如下:

最近最幸福的时候是?

最近最苦恼的事情是?

我不忍写下大眼,呆呆的看着大女儿西妍的答案。西妍这样写道:

最近最幸福的时候是?

妈妈回到家的时候。

最近最苦的事情是?

妈妈爸爸每天都吵架。

我在老师面前无法抬头,老师说:“我给您复述一下西妍对我说过的话,‘老师,我妈妈陷入了异端邪教新天地!但是不接受反省咨询,我妈妈应该怎么办啊’母亲,孩子的童年即使用幸福的时间装填了一次又一次都装不满的。如果因为母亲陷入异端邪教导致孩子的童年变得这样苦恼,我觉得母亲您真的应该好好考虑考虑了。”

我的良心稍微抬了点头。就算是为了孩子也应该接受反省咨询。最终到了异端咨询所,但是在咨询所的监事出来说明的时候,我心里背诵着启示录,完全没有听。进行了3天,我当然没有任何变化。爸爸拉着监事痛哭道:“监事,您一定要救救我家智妍啊”

妈妈好像心灰意冷了。“你就回你的新天地吧!孩子有女婿和我照顾……”从来没有提过离婚的老公,也拿着离婚协议书来了。

老婆,现在就是终点了,盖上章吧,你也要回新天地生活了,可以按照你的要求给您钱,但是为了救出深陷新天地的你,我把的事业也都停了,没有多少钱,所以凭着良心写和解金吧,我就算借钱也会满足你。但是孩子没有办法给你,孩子们绝对不能像你一样变成新天地的人。

现在妈妈也让我去新天地了,老公也准备好了离婚协议书了,剩下的只有我的决定,那是异端咨询所的监事走向了我。“李执事,你可以回到新天地,但是真心希望您能再认真听一下为什么说新天地是宗教骗子。抛弃了父母,抛弃了家人,连孩子也抛弃了,如果以后醒悟了新天地就是异端邪教,你会抱憾终生的,这是最后的机会了。”

我细细想来‘我真的可以没有孩子,没有老公的或者吗?把我推向这种痛苦抉择的新天地真的是真理吗?’最终我决定‘还是再接受异端咨询,如果这样新天地还是真理,我就堂堂正正的回到新天,这真的是最后一次了。’然后当场接受了异端咨询,“监事,您说说看”。就此我的人生长跑终于结束了。打开心扉听的瞬间,就明显的看到新天地是宗教骗子了。那么自信满满的想法被推翻,是不可名状的。实相的时间转变,人物转变,都是无法名状的。我在1年6个月的时间里,被解释比喻洗脑的结果就是认为李万熙教主就是基督。妈妈听到这话痛哭流涕,打开心扉的瞬间,我回心转意了。

现在我和老公都在认真听异端咨询的课程。向没有抛弃我,一直陪伴我的父母、家人、老公、孩子表示感恩。一个人陷入新天地太简单了。但是想要悔改却需要更大的力量。一般夫人陷入异端,夫妇离婚的情况很多,但是我的老公为了挽回我,找了媒体报道,还找到新天地总会,连事业都放下了。这样的德泽才让我能勉强回心转意。

回心转意后,在见二女儿秀妍前,我们先通了电话。听到我声音的女儿失声痛哭,回家后很久秀妍告诉我

“妈妈,妈妈回来的那天不是通电话了嘛,知道那时我为什么痛哭吗?”

“因为开心吗?”“不是,我以为妈妈死了,但是还活着,我太开心,所以哭了。”

是去年10月末的事。那天小女儿和爸爸牵着手散步,小女儿对爸爸说

“爸爸,我有话要说。”

说吧?

“妈妈不回来可以,我能忍耐,但是不喜欢新妈妈。”

“干嘛突然说这些?”

我们班有个同学的爸爸给他找了个后妈,但是说很讨厌,一直哭个不停。

老公给这样的秀妍说了这样的话

秀妍啊,爸爸绝对不会放弃的,一定会从新天地中抢回妈妈。

家人对我无法割舍的爱,让我从新天地泥泞的沼泽和窒息的噩梦中醒来。现在我还能干证真的就像做梦一样,这瞬间实在是太珍贵。感谢上天,感谢家人,还有为了恢复我而献身的九里初代教会和韩国基督教异端咨询所协会(会长陈龙植牧师)九里咨询所申玄旭牧师以及监事。还有为了让我回归正途,以泪祈祷的京畿道光明H教会,主管牧师和全体圣徒致以深深的感谢。



微博QQ
 
 
关注微博共同反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