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教受害者之家

五个佛法非正法(十二)  ——五个佛法痴迷者的疯狂

 二维码 65
发表时间:2020-06-02 19:12来源:本站


   五个佛法非正法(四)

——五个佛法痴迷者的疯狂

有人说:五个佛法好病快呀,只要好病就行呗。附佛外道大多有这样的本事,让人趋之若鹜!佛法不可思议,正法中更是有很多奇迹般好病的事例,我们应该修行正法!只有修正法,最终才能得解脱!远离附佛外道需要智慧,需要正气,需要勇气,需要决断……正如一位正信居士对我说:“你现在能看清五个佛法的本质,远离它,这说明在修行的道路上你是进步了……”

有人可能会说五个佛法让人好病,让人做好人,促进社会和谐,你反对大家学五个佛法,简直是瞎胡闹。小老虎、小狮子憨态可掬,让人怜爱不已,但你敢靠近大老虎,大狮子吗?法XX信众在全国范围内发展极多的后期,当时的李洪志有了与中央政府抗衡的资本,当外界对法XX有所质疑和评论时,法XX人士在李洪志的授意下去集体静坐,事件后来发酵成万人围攻中南海。全国各地法XX痴迷者有样学样,去当地政府门前静坐。人疯狂起来会做出很多让他日后后悔的事情。历史为鉴,并非我危言耸听,夸大其词啊。(网上有很多正信出家师父,居士及五个佛法醒悟者、痴迷者家属的文章,请搜索关键词)

平时看不出,但事情来的时候,大家就能看到修学五个佛法者的疯狂程度了:我于2019年年初离开莲华安养院去往张淑范那里,因此事(一)王桂英召集了全国各地一百多位结缘处居士到莲华安养院讨论此事。(二)为了补法,在张淑范道场考察的王奎山,王春玲居士曾去北京,欲说服北京居士,想让其劝王桂英和张淑范见面。(三)为了能如众生所说,让我们三人变成真佛子,去说服王桂英补法救重伤害众生,张淑范和她的众生恨铁不成钢,动手打了我们二三十次,拖把打坏,一根金属拐杖被打得多处弯曲。我们动辄得咎,王春玲头部被打,出现头晕恶心症状;王奎山头部被打,长时间流脓;我则后背多处大片瘀青,青的部位很多都是硬的。那时我们天天噤若寒蝉,默默忍受,天天愧疚忏悔,恐惧众生所说的第三次世界大战,因我们未成为真佛子及时劝说王桂英补法而爆发。张淑范也不忍心这样对我们,她后来说:“再这样你们都要成精神病了!”(四)后来为了找能说服王桂英的真佛子,我和张淑范根据众生留言:佛说去北京三个月能找到真佛子。事实上三个月未找到真佛子,因此我们可以判定张淑范道场非正法道场,因为佛是真语者,佛能预知未来。同理,妙音如来说:三年之内实现人间净土,实际未实现,这证明他也不是真佛,是众生冒充,这再一次证明王桂英道场也非正法道场。在北京合租房内,因我未领会张淑范的意图把饺子煮了,遭到她严厉的训斥,长达三个小时,我跪在地上向她磕头忏悔,解释。合租的人觉得影响了她们休息,将我们投诉到管理员那里,并觉得因为这么小的事情,她发这么大脾气,无法理解。

有段时间,我和张淑范天天在北京天元公园做法会,因找不到真佛子,她心急如焚,多次训斥我,期间有过路的佛弟子担心我会崩溃,来劝过她;有好心的公园工作人员看不下去,来要过我的电话号码。9月2日早上,在天元公园,开法会前她越训斥我越激动,用本夹子打了我很长时间。







以下是我和张淑范儿子的微信截图


在北京两个月的时间里,张淑范和众生打了我十余次,甚至在同去北京的我母亲面前。其中的经历一言难尽,可见痴迷五个佛法者被众生精神控制的程度和疯狂程度……

张淑范学习五个佛法是非常刻苦的,她天天做四项必修课,天天痛哭流涕地忏悔,睡眠时间非常少,为了让我们尽快变成真佛子,甚至通宵给我们讲修行方面的事情。她也是被众生精神控制,担心如众生所说若补不上法,救不出重伤害众生,众生就会报复人类,从而引发第三次世界大战。

从2016年到2019年我在五个佛法中做义工,为了修行提升,为了救众生,我呕心沥血,投入了大量的时间、精力和金钱。天天从早到晚看到众生附体表法、作、闹,为了保护赵秀彥我多次被打,也曾流血、扭伤。

下图为2017年冬季,经开七区道场门前,众生附赵秀彥体,躺在车下雪地里,我去拉她时,胳膊被众生咬出血。

2017年夏季,在曹大菩萨家,众生附赵秀彥体要从六楼的楼梯间窗口往外跳,我拽她下来,并和王桂英拚尽全力将她推进房间。众生拚命开门,我死死握住门把手,胳膊的同一部位被众生咬出血。当时曹大菩萨家里的挂式蒸汽熨斗,鞋架均在混乱中被推倒,鞋架上的靯被众生扔得到处都是。)



修行五个佛法的我和张淑范均走到了极端,身心都受到极大的摧残,大家如果不醒悟,不知有多少人要步我们的后尘……

从痴迷到完全觉醒是很艰辛的历程,恐惧、徘徊、疑惑,我经历了好几个月的思想斗争。在这里再一次感谢正信师父和居士的慈悲开示。

我曾去过一家正信佛教安养院,看到这家安养院无论老少,他们都是那么怡然自得,网文中多位往生者瑞相频频。而同是修净土法门的道场,学五个佛法的两家安养院,我父母都不愿意住……

在正信佛教安养院里,我问工作人员休息时间时居士答曰,这里每月要强制休息的,我当时一闪念,同是修净土法门的道场,为什么我一个做义工的却累得担心自己会猝死?

在王桂英身边压力山大,不仅我一人如此感受。偶尔来做电脑工作的张延辉有一次压得喘不过气来,当着我和王忠兴,还有北京郭艳荣等人的面不禁感慨:“在老师身边工作可真不容易啊!”(有一次张延辉曾问王桂英是不是再来人,王桂英明确告诉张延辉她不是再来人。)有一次王桂英坐在郭艳荣身边,让她在电脑上改稿,(当时在她俩身后校对的我都感觉到小郭倍受压力,我都替小郭紧张。)王桂英离开后,小郭说吓得她浑身冒汗,还说老师在她身边,她就没有自己的思想,老师离开她身边,她就有自己的思想了。

正如王桂英自己在视频中所言(大意):“女强人嘛,到哪儿都要尖要好。”我在莲华安养院做义工时,有一天晚上很晚了,张美玲对我说:“夏姐,你太辛苦了,早点睡吧。”这是多么稀有温暖的话呀,我不禁感慨地对她说:“近三年时间里我经常熬夜,我刚才仔细回忆,我没听到老师一次这样对我说过啊。”第二天,我同赵秀彥的女儿说话时由感而发,对她说:“我曾对王老师说:‘老师,为什么我就感受不到你对我的慈悲呢?’”,她立刻说:“我也没感到王老师对我妈好,但我能感到周姨(周薇)对我妈好。”

有一次,王忠兴操作电脑,做五个佛法视频从网络上撤下来的工作,他被王桂英压得在那里从始至终都喘着粗气。我当时心里不禁想,你们是多么幸运啊,只不过偶尔在老师身边,我可是天天在老师身边啊!王忠兴长期非常劳累,曾跟我说:“我太累了,我要向老师请几天假。”我有太多工作要做,因为王桂英给我限定的时间总是很紧,致使我很少请假。

因为工作压力和精神压力巨大,在老师身边太紧张,我实在承受不住了,2017年6月我在网上买了缓解抑郁、焦虑的保健品。

王桂英竟在视频里说我是精神病……(腾讯视频 18王春玲 你跟精神病靠不上边儿啊)

(腾讯视频06反正我是在王老师身边呆不了 我承受不了)


王桂英曾让王忠兴将招聘电脑人员的广告发去网上,结果无人来。后期让我培养三个初中文化的居士学电脑,这边王桂英安排一大堆工作催我做,那边还让我花大量时间教这三位居士电脑。我宁可得罪他们,我也不敢得罪王桂英啊。如果我被王桂英扫地除门,我的父母和我父母的众生,到了那天要如何顺利往生啊?被精神控制的我真是太难了!

2018年10月前后,因补法的事,我希望王桂英见面考察张淑范,然而我一提起此事,王桂英就皱起眉头,不予理睬。有一次王桂英同一个学电脑的居士通电话,她和对方谈电话的内容和下意识避开我的动作,让我心理很难过。

在后期,因为工作上的事情,我多次与王桂英发生冲突,王桂英视频里说:“我说一句,她说十句。”王桂英是万众瞩目的五个佛法讲法人,我仅是一个幕后做具体事情的义工,伴君如伴虎,不到万不得已,我敢得罪她?用脚后跟儿都能想明白的事啊!我为了五个佛法,为了无形众生亲人,在电脑前拚命工作。为了王桂英的形象,就像她说的,不能让人看笑话,所以我也是爱护老师,维护她的形象啊,还有我就是一个认真的人,我不允许质量不好的视频、书流通出去(若以后再召回,再重新发卡、发书,那要浪费各地居士多少金钱、时间、精力啊!)除非她强令我发布。有一次在印刷厂,一位做老师的居士发来文件,我按照她的文件改《菩提心觉》(二)的错别字,这时王桂英强令我同印刷厂经理签合同,我说改完再印刷吧。王桂英不允许,我只好签合同……为什么?为什么?在回去的路上,我走在王桂英和赵秀彥身后,好长时间都缓不过劲儿来。

在校对《菩提心觉》(三)时,有一天黄艳丽想调整一下段落再出去打印,王桂英强令她去打印,黄居士最后急眼了说:“老师,我改完了再去还不行吗!就差这一会儿了?”……

2018年8、9月份我劝王桂英与张淑范见面,考察她讲的是不是正法,如果是正法,则继续谈救重伤害众生法的事,我曾跪下来求王桂英听张淑范的录音,晚上她坐车离开道场时,我将有张淑范录音的播放机和一封我写的信放进袋子里给到她,但第二天她从家来道场,这四页纸的信我竟发现在垃圾桶里……我电话告诉了张淑范这件事,后来张淑范对我说,那天她放下电话在佛堂嚎啕大哭了很久……王桂英还让海伦市学五个佛法的居士不要与张淑范联系,还让我不要接张淑范电话。但我的家人在张淑范那里受益了,张淑范又是发大愿补救重伤害众生的法,我不能违背良心,弃她而去。那段时间,每天我都被来自王桂英的压力压得呼吸困难。八月十五日那天,我打电话给张淑范,说张姐即使全世界不理你,我都会理你的。后来张淑范跟我说,那时海伦市在她那里受益的居士们都因为听王桂英的话孤立了她,有的坚持了一个月,由于压力太大,同她说明苦衷后也离她而去,她痛苦焦虑,满嘴起大泡……在《佛陀的爱》里众生多次说王桂英是冷血动物……

2018年,有几个月时间,我经常一个人守着2600平方米的经开七区北海小学附近道场(包括院子),夜以继日地接受王桂英的指令或电话遥控,改视频、改录音、改书,动辄得咎,一时找不到她说的视频,也会被其怀疑,认为是我有意删除,我被王桂英的多疑、强势,大量的工作折磨得死去活来,多次痛哭流涕。有一次歇斯底里,黄艳丽及多位义工在场;有一次,赵秀彥在我身心俱疲、烦燥不堪,极想回家的情况下,执意让我为她整理私人专属音频卡,我再一次歇斯底里(我曾多次给她整理),当时焦贵富的儿子在场(院子里)。

我就是个永动机。

后来有我的众生附张淑范体说:“确实看到有众生控制王老师报复你,但也不能总附体呀,就那么一两个,我看到了。还是王老师这个人的事。”

如果不是为了让学五个佛法的居士早日解脱出来,我都不会写这些。

王桂英的丈夫李老师是一个很有修养的人。2016年夏季的一天,我、黄艳丽、李老师,坐在王忠兴开的车里,在准备下车上环城绕佛的大客车时,李老师突然没有任何铺垫地说:“小夏啊,你能在王桂英身边呆好几个月,这说明你做得很好啊,你能做她的助手啊。”当时我脑里打了好几个问号……王老师的丈夫为什么要这么说他的妻子呢?为什么呢?突如其来的这几句话深深地印在了我的脑海里,在我多次被王桂英的强势压得喘不过气来的时候,我都会想到李老师说的这几句话。

(腾讯视频06)



2016年夏季王桂英曾对我说,她丈夫在结缘处曾问高居士和张居士:“她是怎么精神控制你们的?”高居士有一段时间工作压力非常大,心情很不好,还有一件事就是附赵秀彥体的众生和附高居士妹妹体的众生对高居士的护法多少个这件事说法不一,导致高居士和张居士同时离开结缘处。后听说高居士就五个佛法是不是正法问题问过寺院里的师父,她还力劝居士放弃修学五个佛法,但因没有全面看清五个佛法附佛外道的本质,又回到五个佛法中修行,但她是一个相对理智的人。

王桂英的强势在生活中处处体现,她曾同我们说,有一次查电表的人敲她家门,她看到她丈夫对着门说:“我们家大人不在家。”王桂英还曾对我和赵秀彥说,她和她丈夫多次吵架,都去过对方的单位找领导。(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一个巴掌拍不响。)

有一次在道场吃饭,于居士夸李老师素鸡豆腐做得好,王桂英当场说:“那是我教他的。”还有一次在道场吃饭,李老师看到儿媳妇给儿子夹菜,好生羡慕,言语中希望王桂英对他也能如此体贴,王桂英严肃地说,那是她给儿子积的福报,当时一大桌子人都静静地在那儿认真吃饭。(李老师曾对我和王忠兴说:“我感到很孤独。”妻子给丈夫最好的礼物是温柔和体贴。岁月荏苒,不知李老师何时能收到这份礼物,我也很期待这一时刻早日来临,希望王桂英不要辜负了李老师这么多年来对您的忠贞守望。我们大家都应该敦伦尽分,闲邪存诚,回归本位,守好自己的道。)有一次我又被王桂英折磨,瘫坐在椅子上欲哭无泪,当时屋里有几位居士,这时坐在沙发上的李老师突然带着情绪说:“王桂英这个人啊,总是出尔反尔。”

说到出尔反尔,我想到一系列事情。我总是拚命地工作,但仍是被王桂英的强势折磨,怀疑,动辄得咎,心情越来越差,我曾激动地对王桂英说:“老师,我感觉我背着四座大山啊!”有一次我晚上7点下车,去吃麻辣烫,吃完后我趴在桌子上难过的流眼泪,后来在小区周围转,就是不敢进道场,恐惧老师。苏居士打电话问我在哪里,我也不肯说,晚上9点多,才硬着头皮进道场。

黄艳丽多次安慰我,她说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老师就要闭关了,这么长时间都挺过来了,还差这一哆嗦吗?(王桂英多次说她要闭关,刚开始她说时我们都难过得哭泣,但后期我期望她早点闭关,她闭关我就可以去照顾我父母了。其实我挺感谢张淑范的,因为她我离开了莲华安养院,不再从事繁重的电脑工作,我曾担心自己因疲劳过度而猝死。义工珍姐曾对我说:那时看到你们天天都不怎么睡觉,真担心,这能撑多久啊。)我曾悲痛地对黄艳丽说:虽然我为五个佛法做了那么多法宝,但我没有一点成就感,我感觉越来越痛苦。黄艳丽安慰我时曾激动地说,2015年她在王桂英身边做事,每天都非常忙,王桂英经常是早上安排的事,下午就变了,她说那段时间她天天生气,没有一天不生气的,当时何姨在道场,何姨是看到的。黄艳丽还说,有一次她出车祸,脚部受伤在家休养,当时心情很差。王桂英来到她家对她说,她现在拿的工资是居士们的钱。她对我说,这件事让她对王桂英非常非常寒心。(小黄,事情过去三年了你都没有忘记那种痛,你当时的表情那么痛苦真让我心疼。)有一次黄艳丽去订做西方三圣像,因质量问题,王桂英与她发生口角,在激烈的言语冲突中,王桂英对黄艳丽说:“我这里不缺你这块臭肉。”黄艳丽的自尊心受到极大打击,第二天她就将银行卡等物放在沙发上,并打电话劝同样不开心的曹晶苹一起辞职,后来经过我和焦院长劝说,她才收回银行卡等物继续工作。事后王桂英对我说,感谢我和我的众生。是啊,如果因那件事,我和黄艳丽,曹晶苹,这三位她身边的居士都离她而去,各地居士又是怎么看待她的呢?(腾讯视频 19苦难的杨姨 别听她说 看她做)

众生说王桂英是玉皇大帝的妻子,是正宫娘娘,黄艳丽是他们的女儿。有一次在十三楼道场王桂英与黄艳丽发生语言冲突,王桂英在南屋当着好像是焦院长,还有我的面说:“我从来没把她<黄艳丽>当女儿。”

(小黄,三年时间我俩同病相怜,最懂彼此。“一将功成万骨枯。”我累得、气得不行的时候就不禁会想到这句话,念头出来后我还得赶紧在心里向王桂英忏悔。你看到了多少次我被王桂英折磨得在三圣像前痛哭流涕呀。我的头不止一次地磕出血,有什么办法呢?离又不敢离开,没人代替我做电脑工作,这是救众生的事业啊。一叶障目,一根筋。有一天你说,夏姐你好好休息休息,去洗个澡吧。我看着你苦笑,心里想着在小黄眼里洗澡是那么的天经地义呀,哎,老师让我做的工作还有一大堆呐。我们的电脑搬来搬去换了多少地方啊,在经开七区那段时间,我一个人守着2600平方米的道场,像地下党似的。传播正法是这样的吗?那时我连洗个澡都是偷偷摸摸的,担心王桂英知道后会嫌我浪费时间,因为有一次张延辉来,趁她用唯一的电脑,好久忙得没洗澡的我认为这是难得的机会,去同王桂英说了一下就去浴池了,回来后被她训斥,我说张延辉在用电脑,她不说话了,但还是满脸的不高兴。我一直在问自己,老师是不是把我当成机器使唤呀?这么多年老师没心疼过我,你回忆回忆她心疼过你吗?无形众生附体会惑乱世间,被历代皇帝所禁止。学五个佛法的人越来越脱离正常人的生活,思维也越来越与正常人不同。一位居士也这么评价你和王忠兴。

我挺感激你的,在这白色恐怖时期,居士们或谈我色变,或道路以目,2019年11月你竟敢同一位居士说:“其实夏姐人挺好的。”真难得,谢谢你。那位居士还说,看到你和王忠兴都很疲劳,精神状态都不好。“忙”是心亡啊,事实胜于雄辩,三年实现人间净土肯定是不可能了,在五个佛法中地位至高无上,自称与佛无二无别的妙音如来已经自己否定自己了。全国各地糊里糊涂的居士不会问,对自己法身慧命负责的居士打电话问你们,你们又怎么回答呢?众生说王桂英要站立往生,全身舍利,这些都放在视频里,《菩提心觉》书里全世界发,到日期了也没实现,你怎么回答各地居士的质疑呢?诚信怎么体现呢?释迦牟尼佛都没有全身舍利,一个在家居士就能?有祖师传承的法师们,他们都是专业的,深入经藏多年,王桂英所讲的佛法那部分他们也都在讲,而且讲得更好。这五个佛法还有什么值得你留恋的呢?难道喜欢天天听众生讲的吗?佛讲法四十九年,留下那么多经典,就这么不愿看、不愿听吗?那还是佛弟子吗?众生说的哪些是真,哪些是假,你能辨得清楚吗?

以后若再有房倒屋塌,压死多位居士的类似事件出现,公安局追究责任到五个佛法发源地,王桂英说闭关,转身就走了,你来承担这个责任,还是焦院长?众生附体早晚要出大事,你们存侥幸心理过一天算一天呀?你们心里把妙音如来,把王桂英当主心骨了?有一次众生附赵秀彥体,咄咄逼人地冲王桂英迈了一步,王桂英吓得向后退,我赶快冲过去挡在他们中间护着王桂英,事实上她的心理素质还没我强呐!五年多了,在王桂英身边你情绪多次失控,我也是,难道都是我们的错吗?我们与他人相处怎么不会?离她最近的,做具体事的哪个心情好?我看都是噤若寒蝉,人人自危,从她身边离开的有多少人?这么多年你看王桂英是一个高高在上的说教者,还是一个踏踏实实的修行者?她是不是双重标准?有形无形自由切换,她总有理,我们总没理。她还说遇到一切不顺忏悔自己呐。她说闭关多少次了?起先还说是佛让她闭关的。她说往生多少次了?为什么讲法人的家人都不深入修学五个佛法?你付出那么多感到法喜了吗?难道你心里一点儿疑问都没有吗?提到黑龙江,王桂英不只一次说那里“穷山恶水出刁民。”在十三楼道场南屋,当着咱俩的面王桂英也说过的,我当时很难把说这句话的王桂英和阿难尊者联系起来,纠结了好一阵子,为什么老师会这么说话呢?现在找到了答案,因为她根本就不是阿难尊者转世。一位正信居士说:“但凡有点慈悲心,都不能这样说众生。”(王桂英,您不只一次说过此话,我相信您一定记得。您是受菩萨戒的居士,您不会对此否认吧?)

小黄,一位师父说:“方向不对,一切白费!”希望你好好思考你所经历过的苦难心酸。忙如陀螺的你这样下去什么时候是个头啊?你那可怜巴巴要母爱的儿子,你再不陪他,他就要长大了。五个佛法误多少万人的法身慧命啊,这个因果实在是太大了!

当时练法XX的人数量急剧膨胀,江泽民主席对不明法XX邪教本质的委员们说:“这是亡党亡国啊!”

法XX讲真善忍,讲道德,可它是邪教。

五个佛法组织一旦壮大起来,无形众生就要统治阳上人的世界了!

一位居士曾同我说,从他手里发出去的资料就有10万册,那还是两年前的事,2018年王桂英召回《菩提心觉》平装书,销毁的就有好多吨。

网上有很多关于邪教特征的文章,你有时间去搜索关键词对照对照吧。一位正信居士说:“之所以有这么多人痴迷五个佛法,就是因为佛学基础知识欠缺,急于求成。附佛外道就是蜂蜜拌毒药。

王桂英多次把我气得倒仰,我一次次委屈求全,安慰自己,五个佛法是好的,为了苦难的无形众生,我什么苦都能吃,王桂英说她要闭关了,再忍忍吧。现在想来,实际“作品是心境的外延”,一个心境不好的人,她的作品能好吗?孟子说过:“人之患,在好为人师。”

就像谈恋爱,过程都这么痛苦,日后的婚姻能好吗?五个佛法出现这么多的事情、问题,修学者将来会有好的结果吗?

在茫茫的深海里,王桂英驾驶的这五个佛法泰坦尼克号巨轮,带着全国各地痴迷居士要驶向何方……人身难得,请大众远离五个佛法,去修行正法!

善导大师入长安,家家弥陀佛,户户观世音,屠夫失业,满城断肉。这是多么祥和,欢快的场面。

王桂英在视频第106集21分说:“五个佛法走入全球家家户户。”让我们理性思维一下,五个佛法弘传世间的场面:家家忏悔声,户户哭泣声,若要精进修行,早晚各哭一场。整个世界的人都痛哭流涕,这是一个多么不祥的场面呀!对于年轻人,一旦进入五个佛法中修行,难道要每天哭,要哭几十年吗?我也曾问过王桂英这个问题,她没有给我答案。

(腾讯视频 06)


每天要做家务,要工作,还要做四项必修课:听法、忏悔、做法会、念佛,还要读35道题,还要去发视频、音频机,……这么多的事情,多少人能真正完成?家人、邻居怎么看待学五个佛法的人天天痛哭流涕?

大安法师:这个美首先要简单,简单才美,不能搞得太复杂

http://www.xuefo.net/nr/article53/531220.html

五个佛法中第一个佛法里就说:……行就是放下万缘,一心念佛,一定成佛,只要信愿行三资粮俱足都能往生极乐世界。既然信愿行三资粮俱足就能往生极乐世界,为何还要加个忏悔呢

善导大师曾说: 念念称名常忏悔。         

我们在念念称名之中就是在忏悔,常常念佛就是常常在忏悔。

善导大师又说:利剑即是弥陀号,一声称念罪皆除


净宗法师:念佛一招应万变

https://video.tudou.com/v/XMzkyMTUxNzYzMg==.html


净土法门:念佛就是真忏悔,念佛消业最有效

http://www.xuefo.net/nr/article16/157341.html






为了挽救被无形众生精神控制的王桂英和五个佛法痴迷者,特上传《五个佛法非正法》资料,望大家积极转发。也请善心人士劝导痴迷者,或将以下“五个佛法非正法”公众号等信息贴于痴迷者家门上。

导人归正,挽救群迷,功德无量。

南无阿弥陀佛。


请关注


(长按二维码)


“五个佛法非正法”微信公众号


“正法雷雨”网站

http://www.zhengfaleiyu.com


“邪教受害者之家”网站

http://www.xjshzzj.cn


《五个佛法非正法》腾讯视频专辑

http://v.qq.com/vplus/51609277371c5263923e3b7fce6a6c54?page=cover



微博QQ
 
 
关注微博共同反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