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教受害者之家
负责、积极、团结、忠诚、进取反邪教精神
当前位置
反全能神盟主: “灭神”之道
来源:搜狐网浏览数:158 

  6月9日晚,网友陈新的QQ群不停闪动。自招远血案后,他所创建的千人大群变得空前火爆,申请加入者络绎不绝。

  陈新是反全能神网络联盟的“盟主”。他通过自建网站和社交工具,将全国各地的反邪教支持者聚集在一起,共同抗击“全能神”。他还给自己取了一个网名,叫做“灭神”。

  陈新和他的盟友们都是全能神教徒的家属。他们大多经历了妻离子散、父母反目等人伦悲剧。联盟成为他们抱团取暖的所在,也成为智斗邪教的交流平台。

  招远悲剧后,反全能神联盟迎来了高速发展期,然而陈新深知,无论线上线下,反邪教都将是一场漫长的战斗。

  “盟主”

  33岁的陈新曾是一名农民工,最新一份工作是网管。在网上,他的网名很威风,叫做“灭神”——他想消灭的神,便是邪教徒口中至尊无上的全能神。

  陈新是“反全能神联盟网站”的创办者和管理员,除此之外,他还建立了数个上限两千人的超级大群,集结同道者数千人,网站点击总数已达到近200万人次。

  陈新当上盟主,源于他“走失”的妻子。4年前,他发现妻子变得神秘起来,几乎每天下午3点都会消失几个小时。“男人的第一反应,肯定是她出轨了。”在数次歇斯底里的争吵后,陈新发现妻子已是全能神的信徒。

   陈新很快从网络上搜索了这个陌生的词汇。网上的内容虽不多,但几乎全是负面的,认为这是“史上最邪恶的邪教之一”。

   他眼看妻子转变得陌生。一旦有人说“全能神”不好,“她就开始骂三字经,不堪入耳”,对年仅十岁的孩子不管不顾,不干家务,整个人陷入癫狂状态。

   愤怒的陈新只有通过不停争吵,去试图挽回她,却将她推得越来越远。2011年春节后,他首次在论坛上发帖求助,却惊讶地发现很多网友留言,说遭遇相同。

   陈新萌生了组建联盟的想法,申请了一个QQ群号,在论坛上公布。五湖四海,甚至国外的网友都陆续加进来,很快群就达到了上限。

   他为此连续充了10年的QQ会员,有了申请超级大群的权限,一个上限两千人的大群建立起来。

   “每家信教的人不同,但故事却大致一样。”陈新几乎空余时间都泡在群里,尽管境遇相同,家属却同样茫然无措。

   就在他和网友们苦寻出路时,2012年春节后,妻子离家出走。他的寻人启事在群、论坛、微博里不断转发,却再无音信。

   痛苦的陈新渐渐明白,只是一对一的交流,效率太低。在网友们的经验交流中,他渐渐摸出门道。妻子离家半年后,他建起了反全能神联盟网站。

   他购买了域名,两年时间缴纳了3千多元。他下载了网站的简易模板,整理网友们的交流经验,一条条进行添加。

   陈新明白,要对抗全能神,需要一个发声的窗口。“这些钱,都是我自掏腰包。我就想,哪怕解救一个家庭,这些钱都花得值。”

   在“灭神”之路上,陈新并非独行。网友李寒去年4月也建起了同类网站,截止目前,访问已达7万多人次。

   今年30岁的李寒,同样也是农民工,初中文化。他反邪教的举动并不止于虚拟世界。在现实中,为了解救妻子和丈人,他曾混入全能神教中当“卧底”。

   入教后,每个人都要写下一份“保证书”,一旦“退教”将遭受诅咒。渐渐走火入魔的家人,让李寒觉得难再用亲情感化,他采取了举报的方式。2012年前后,他多次拿“卧底”收集的现场照片和参与人员名单去相关部门举报。

   家人被抓进了“转化班”,通过专业人士的感化教育,出来时已回归正常生活。

   “灭神”

  怎么用网络工具打击邪教?两位文化水平不高的盟主,已经摸索出各自的“灭神”之道。

   李寒的网站上,有全能神教受害者案例、成功挽救家人案例、国家相关法律法规。网站还制作了《反全能神教2014年拯救家人指导书》,总结了成功挽救家人者的经验。

   “他们对家人不抛弃,很执着。很多人很了解这个邪教的内容、术语,有的放矢。有人也得益于政府配合。”李寒说。“我的建议还是采取亲情感化和隔离手段。此外,还可以举报接触家人的信徒,以及大义灭亲,举报家人。”

   网站还有视频教育区,其中既有网上转载的反全能神教视频,也有自己制作的小视频,如“妈妈为什么会离家出走”。

   网站甚至开设了检举全能神教信徒聚会窝点的专区,内容精确到“聚会时间、地点、频率、人数”等。目前已经征集到20条举报,李寒决定将它们提交政府相关部门。

   目前,网站有两个反全能神同盟会QQ总群,总人数2000左右。此外,网站还有五十多个分QQ群,如河北群、山东群,人数从几十到两百多不等。“包括新疆、西藏,全国每个省都有群。”李寒说,还有少数市群。

   群里的成员要在名字前标注所在城市。“通过群名片,可以找到离自己最近的受害者,互相帮助。”李寒说。群里有邪教接待家庭的成员,可以帮忙辨认离家信徒,方便找回。亲人回家,会在群里宣布。网站文章和最新消息,会在群里发布。

   不过,“通过网站找到亲人的,有,但是很少”。亲人回家后,家属会通知网站,删除相关信息。

   网站也会面对压力。有全能神教信徒留言诅咒:“你们不得好死!”

   对此,李寒尽力无视。把大部分精力花在网站上,他有时觉得很累,妻子偶尔也会埋怨,但他一直在坚持:“我认为它就是一个大骗子邪教,专门坑害善良无知的人,把正直、善良的信徒变得疯狂、自私。”他认为自己责无旁贷。他也希望人们做好心理准备:“铲除它的时间,可能很长。”

   相比较李寒的网站,陈新的“反全能神联盟网”则显得更简单一些。

   “我这里非常纯粹,只发一些网友亲身经历的投稿,发一些QQ群里总结的经验。我想把这里变成最草根最真实的自救地。”

   陈新也知道,近千人的大群,难免会混进一些“全能神的卧底”。

   一些网友会用极端的方式驱赶,如让新成员说“全能神是狗”来检验他们。因为忠诚的教徒,是不可能开口的。

   但陈新却表现淡定。他劝解大家,无需过激驱赶,即便对方是全能神教徒,也可以让他们来这里听听家属的苦恼和心声。

   “我们的目标,是拯救自己的家人,我不希望大家崇尚暴力或有复仇心理。打个比方,如果我信全能神教的妻子,在外地被反邪教的人打死,我该怎么办?”陈新把这个观点贯穿始终。

  智斗

  招远麦当劳惨案发生后,反全能神网络联盟的QQ群正在吸引越来越多的新成员,网站的访问量也在急速增加。

   陈新的QQ上每天都有大量留言,都是绝望的求助。陈新将网站的地址发过去,希望对方有系统的了解。

   “根据对方的情况,我通常会有两个建议:轻微的,就多进行亲情关怀,感化他们。严重到了水米不进的地步,只能求助于警方,想办法把他们送进转化班,让最专业的人来解救他们。”这是陈新总结的战斗经验。

   “如何自救”是这些联盟探寻得最多的问题。一名叫“奶茶”的网友,曾斗智斗勇般将自己的母亲解救出来,被网友奉为经典。

   她在得知母亲步入邪教后,就佯装生病,让母亲陪伴她,“寸步不离,让她感受家庭的温暖”。在劝阻阶段,她上网查询了大量资料,回来和母亲进行辩论。“最开始的时候,我说不过她,但不断总结战斗经验,逻辑越来越严密,常常说得她无法反驳。”

   “奶茶”举例说,有一次她问母亲,神是不是说不信全能神的都是魔鬼,都该死?母亲说是啊。奶茶又说:“我就不信他,我怎么长大的?我有没有害过人,你最清楚,难道你女儿是魔鬼吗?你的女儿该死吗?”母亲就不说话了。

   为了以毒攻毒,奶茶甚至自编自导了一出“自杀”。她假装留下遗书,离家出走,母亲疯狂找到她时,奶茶已将自己哭得双眼红肿,不能自已。

   母亲将奶茶拖回去后,就删掉了MP4里的全能神视频,主动上缴书籍和资料,慢慢地,回归了正常生活。

   此后,奶茶细心地将自己的成功经验整理成文字,发到QQ群,并让陈新贴在了网站上。

   QQ群还可以起到心理疏导的作用。山东招远惨案发生后,一个在广州打工的安徽姑娘明白了全能神教的邪教性质。她的妈妈是一个全能神教信徒,通过全能神教的单线联系,让女儿也入了教。姑娘现在不知道如何退出,内心恐惧。

   群里的朋友给她建议:不要轻易强硬拒绝全能神教信徒,方式要委婉。要让对方觉得不安全,比如经常找一些朋友来家里聚会。他们希望通过这种方式,让她逐渐脱离邪教。

   张立平也是QQ群中的活跃者之一。现实中的他心事重重。他是一个虔诚全能神教信徒的丈夫。他的妻子全家都信全能神教。从山西嫁到河北廊坊后,妻子一直不停对丈夫传教。她拒绝生孩子,每天与周围的全能神教信徒聚会,完全不顾家。孩子生下来不久,她就离开了家,至今杳无音讯。

   张立平觉得,妻子是在骗婚——借着婚姻的幌子,行传教之实。气愤难平之时,他想去妻子的老家山西报复。

   QQ群中,李寒一直耐心劝说他放弃这个念头。这个时候,李寒更像一位心理咨询师。他反复告诉这个充满恨意的丈夫:“现在是法治社会,必须通过正常途径解决问题。”

  “一般来说,妻子离家出走三个月后,丈夫的情绪会特别波动。一年之后,很多人会丧失信心。”李寒观察发现。

   “网站是在搭建一个交流平台,纾缓邪教信徒近亲属的反邪教情绪,如自残和对对方发生暴力的行为。经过群里的交流和开导,他们可以好些。”李寒说。

   战斗

  除了相互的鼓励和交流,陈新也曾经考虑过组织一些活动,但集会手续复杂,他只好作罢。无法合作,网友们仍会尽全力“各自为战”。

   “我们自发印制一些传单,贴在村头,哪怕多让一个人看到,都是好的。”陈新已不止一次印制传单,他也知道很多网友都有这样的行动。

   陈新通过和大量的人聊天,渐渐摸清邪教的传播规律:盛产教徒的土壤,常常是在一些并不发达的区域。“精神空虚、内心空洞、经历曲折的人,更容易接受邪教,他们的内心有个巨大的空洞,需要被填满。”陈新说。

   中国反邪教协会副理事长兼秘书长王渝生曾总结,邪教有两点是相同的,一是散布歪理邪说、教主崇拜,搞精神控制、洗脑等,让信徒们丧失正常的思维;二是打着合法宗教或中国传统文化的旗号。

   王渝生称,西方有一句谚语,谎言重复一千遍就成了真理。全能神的信徒以50岁左右的妇女较多,她们经历的人生磨难比较多,缺乏关怀,容易受到蛊惑。这种情况下,她们也容易受到全能神在思维、情感、行为等方面的控制。

   另一方面,全能神邪教手段恶劣,信教后如果要反悔、退教,他们就会用暴力来对付所谓的叛变者——全能神内部的刑法包括把腿打断、把耳朵割掉等。他们也认为不信教的人是恶魔、邪灵,可以把你打死。从招远事件中也能看出这一点。

   王渝生说:“正因为全能神教的本质就是封闭、残忍的,信徒被洗脑,就成为了没有正常思维的人。”(应受访者要求,本文部分人为化名)

(责任编辑:王奕)原标题:反全能神盟主: “灭神”之道


帐号密码登录
登录
其他帐号登录:
我的资料
留言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