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教受害者之家
  负责、积极、团结、忠诚、进取
当前位置
邪教信徒家属的自救行动
2014-06-13 22:50来源:新民周刊浏览数:185 

在诸多受“全能神”毒害的家庭中,河北男子严寒算是为数不多的一个幸运儿,2012年,严寒发现妻子入“神”,准备听“神”的召唤,将家产“奉献”给“神”,对妻子,严寒是劝不回,骂不醒,用夫妻感情、母子骨肉亲情去感化统统失败,严寒意识到,劝是没有用的。他做了一个大胆的举动——卧底加入了“全能神”当地教会,然后摸清楚了“神”的底细。

  严寒发现,在“教会”里,所有人都以“弟兄姊妹”相称,他们的亲人最初被发展时,对方都以基督教等名义来宣讲,慢慢地,将邪教内容移花接木。入教一段时间后写的“保证书”里,有对“退教”的各种诅咒。

  “全能神”主张“工作不重要、挣钱不重要、亲人不重要”、“信全能神的人很纯洁,不信的那些人都不洁净”。“全能神”还鼓励信徒离家出走传教,称“摆脱家庭束缚,才是真正信神的开始”。

  为了挽救妻子与家庭,他向地方政府部门举报了妻子,最终将妻子拉回了正常的生活轨道。正是在解救妻子的这个过程中,严寒意识到有太多他这样的家庭需要帮助,于是严寒建立了一个QQ群,并建立了“反全能神邪教同盟会”网站,他希望能用自己的方式帮助更多受到“神”迫害的人。

  在这个网站上,记者发现了上百个寻人启事,失踪者遍布全国各地,几乎每天都有新失踪案例公布,均是受到“全能神”蛊惑后抛弃家庭出去传教的。

  在反“全能神”QQ群内,每天都有很多受害者加入,诉说他们家庭遭受毒害的情况,彼此商讨挽救亲人,与邪教斗争的计策。

  邪教为何发展迅猛

  《新民周刊》:从你建立的反全能神邪教同盟会的情况反馈,全国层面上,全能神邪教的发展轨迹与现状如何?

  严寒:现在的全能神邪教在向偏远地区发展,成员有年轻化趋势,邪教传播分子大多注重和走进社会闲散人员,针对老幼寡残人群。此外,我发现,全能神在国外已经有成熟的网络和博客在推广。

  《新民周刊》:全能神邪教的发展何以如此迅速?

  严寒:因为信徒的家庭氛围在下降,比如农村地区,很多孩子走进了城市,父母留在家里。我的观察,信徒家多是不和睦的,多争吵,夫妻间的信任有问题;当然,信徒自身的心理健康也差,文化程度普遍不高,对信息的阅读量少。

  《新民周刊》:打击的难点在哪里?

  严寒:难度在于缺少新的反邪教法,邪教信徒的违法成本很低,各个社区之间有关邪教人员的信息共享不畅通,不联网;信徒家属不配合,缺少证据,当然,重要的还是基层执法人员意识不到位。

  《新民周刊》:邪教主要在农村地区泛滥,但农村事实上又是管理上的盲区,基层政府组织重视程度不够,等邪教对社会的危害表现出来,邪教已经成气候了,打击和治理的难度已经很大了。

  严寒:所以,希望国家出台适应形势的反邪教法律法规,并且要求各地的反邪教部门主动出动,现在很多受害者还不知道哪些部门是打击邪教的。此外,还应该加大对民间反邪教团队的支持,加强警民联合。

  《新民周刊》:你认为目前的宣传策略是否存在问题?我们发现,绝大多数地区的宣传一是力度不够,二是不够持久,三是很难深入到家庭,一般停留在社区,而邪教发展成员的方式却是进入家庭,通过亲情点对点突破。

  严寒:宣传确实很不到位,媒体加强报道可以使得信徒很难发展成员,但信息不畅通的地方怎么防范?那些地区邪教的传播更隐蔽。

  《新民周刊》:在调查中我们发现,好像就是这两三年,“全能神”一下子活跃了起来,发展迅猛,为何?

  严寒:当这个邪教在2012年所谓的世界末日跳出来闹事时,加入我们网站和QQ群的受害家庭人也很多,很多人此前并不知道全能神是邪教,还以为只是普通的宗教信仰与聚会。所以我认为这是政府宣传和打击的失职。等发现,是不是已经晚了呢?措手不及。

  “过灵床”传闻

  《新民周刊》:“全能神”到底有多少信众,无从考证,有传闻全国有上百万之众,我看到群里有人说有些地方几十万信徒,听起来很恐怖,这些数据可信度多少?

  严寒:可信度不能确定。但是我听说过一个村一半以上参与或者接触过邪教的案例。

  《新民周刊》:在你的网站中,登记寻找失踪亲人的有多少例?

  严寒:寻亲登记200例左右,我们答应受害者回家后就会删除相关的信息,所以网站没有刊登不必要的信息。

  《新民周刊》:通过这种方式找到亲人的有多少?

  严寒:可以说,很少。

  《新民周刊》:你觉得目前的媒体报道有什么需要更正的?

  严寒:“过灵床”的说法,媒体应该更正,一般基层信徒是没有“过灵床”行为的。过度地引用这些词会给陷入不是很深的信徒带来心理压力,更重要的是影响信徒亲属与信徒的关系,造成不必要的离婚。

  《新民周刊》:“过灵床”到底是怎么回事?

  严寒:“全能神”拉拢信徒刚开始是打着得救、永生、纯洁和善的名义招摇撞骗,刚开始接触邪教,信徒不会有男女之事,但是随着信仰深入,可能会发生思想行为的改变,比如“过灵床”。但造成这样的行为是邪教书籍内容的误导和信徒的个人理解的偏差导致的,比如邪教书籍常常会伴随“肉体是暂时的” ,你的一切是属于神的,肉体是短暂的,“只要能拉神需要的,急切寻找的灵魂,什么办法都可以的”。可以这样说,大多数受害者不认同家人会在邪教教会做“过灵床”这种事。

  《新民周刊》:我看到了你们民间反邪教团体以及受害者家属不遗余力的努力,但在这场拉锯战中,你们以及受害者家属的力量很微弱,光靠你们是不够的,光靠亲情的召唤是不够的。

  严寒:虽说很难,但很多受害者一直在尝试,效果不好也跟另一个原因有关,那就是家人对信徒是劝少离多。

  反邪教是全民战争不错,但靠民众自身的力量肯定是不行的。

  民间反邪教的难度

  《新民周刊》:你们做反邪教网站的初衷是什么?

  严寒:实现受害者的互相帮助,网站只是一个寻亲的平台和了解全能神邪教信息的平台,比如,我们通过网站刊登离家出走的信徒,实现信息共享,加群的社会关注者如果见到失踪者可以和我们联系。

  我们了解到全能神邪教有接待家庭,接待家庭是会接待慕名而来的陌生信徒,并有可能暂住或者常住。

  当然也有邪教接待家庭的邪教信徒受害者,指家人,会加入到我们当中来。他们可以帮助辨认失踪者,然后联系网站通知家属。

  我们的平台更重要的是为警方提供参考信息,要注意的是,全能神邪教信徒流窜作案,都是用化名和假身份,即所谓的“灵名”在活动,即使聚会被抓到或被发现也很难处罚到位。我们把失踪信徒信息放在网站或许对警方有些帮助。

  《新民周刊》:民间反邪教有什么压力?

  严寒:压力是管理网站需要精力和时间的投入,但我们不是专业的,都是很普通的打工仔。我们想更好地去服务受害者却无能为力,所以需要有识之士,有能力的、专业的、会网站的朋友帮助 。

  建立网站的初衷是好的,但现实是残酷的,我们不知道能开办多久,但会努力。要知道邪教不可能一时间消除,需要人人抵触,增加防范意识。

  《新民周刊》:你是否曾受到过威胁?

  严寒:收到过邮件威胁。

  什么是“全能神”教

  相关资料显示,2000年9月,“全能神”邪教的创始人赵维山化名“许文山”潜逃美国,获得政治庇护及永久居留权,在美国建立“全能神”总部,遥控指挥中国境内活动。被“全能神”信徒奉为“女神”的是赵维山的妻子杨向斌,她已跟随赵维山潜逃美国。

  近年来,这一邪教组织曾在多地散布宣扬“世界末日”等谣言邪说,策划制造社会恐慌。1998年10月30日至11月10日,河南唐河县“全能神”“护法”,在短短12天内,就接连制造了多起抢劫、殴打事件,受害人被打断四肢、割去耳朵。


帐号密码登录
登录
其他帐号登录:
我的资料
留言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