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教受害者之家

依靠民间力量的“反邪教”

 二维码 80
发表时间:2014-07-15 22:43

被洗脑不等于被一个铁模子永远地定了型,正面的教育和启发也可以帮助人脱离邪教

20世纪七八十年代,邪教问题开始引起美国社会的广泛注意。但是由于美国缺乏关于邪教的立法,所以邪教信徒的教育转化主要是依靠民间力量。要帮助被邪教洗脑的人,就需要知道人是如何被洗脑的。这种知识先是来自五六十年代的政治洗脑研究,后来,一些曾经加入、最后脱离了邪教的人士的亲历体会便成为特别宝贵的知识来源。

邪教问题研究专家斯蒂芬·哈森(Steven Hassan)的《与邪教思想控制作斗争》(Combatting Cult Mind Control)便是一本根据亲历体会写成的书。他本人就是一个邪教受害者。1973年,哈森19岁,还是一个大学生的他加入了当时美国最大的邪教组织“统一教会教”(Unification Church)。在家人和专业人员的帮助下,他摆脱了邪教组织,并开始献身于反对邪教、帮助邪教受害者的事业。哈森在另一本关于邪教洗脑的著作《解脱束缚:使人们能够为自己思考》(Releasing the Bonds: Empower People to Think for Themselves)中,从行为(behavior)、信息(information)、思维(thought)和情绪(emotion)这四个维度提出一个对洗脑和思想操控的分析模式(称为BITE模式),对认识人是如何被洗脑的有很大帮助。

洗脑的第一个方面是“行为控制”。行为是直观的,人们相互之间可以看到的不是头脑里的想法,而是行为。就算一个人有什么不当的想法,只要他不敢有所行为,只要控制了他的行为,也就实际控制了他这个人。邪教控制行为的方法是制定严格的作息时间,强制参加各种经过精心安排的活动,如劳动、学习、小组讨论、相互交流。活动要一个接着一个,不让人们有闲暇时间。而且,还要对衣服、发型、饮食方式等个人生活习惯都有所规定和要求,要求他们以同一模式来生活。再就是利用人的虚荣心和好胜心,不断搞评比、树模范、学榜样。

第二个方面是“信息控制”。里根总统有一句名言,“信息是现代社会的氧气,它从有铁丝网的墙缝里逸出,穿过装设电网的围栏”。没有信息的人实际上是被关在他自己躯壳里的囚犯。控制了人的信息来源,人的心理活动就不能正常进行,不能对所处的环境进行正确的判断。信息控制有多种方式:一、控制信息来源,不让得到某些信息;二、不允许评论邪教组织,不允许散布怀疑教主的言论、不允许接触叛教者;三、组织对外宣传的信息和内部交流的信息是不同的,对外用“自由、平等、真正、成长、幸福”等人类追求的价值吸引新的成员加入,对内再进行组织纪律教育;四、组织内信息分层保密;五、使用一种内部的,只有他们自己能懂的语言,用语言定型思维,加强“我们”与“外人”的隔离。

第三个方面是“思维控制”。灌输黑白对立两分的世界观,不是天使就是魔鬼,不是正确就是邪恶,我们一切正确,反对我们的人都是魔鬼的代理人;我们一天天好起来,与我们作对的人一天天走向邪恶、堕落、毁灭。

第四个方面是“情绪控制”。心理学家华尔特·皮特金(Walter B. Pitkin)说,人的“情绪是行动的模式,……如果把情绪与行动分离,那就永远不可能把握情绪的作用”。情绪控制的目的是改变人的情感方式,动摇和瓦解人对自己情绪(爱、憎、害怕、希望等等)的自主力,从而控制人的行为,而具体方法是“恩威并施”。先是用“爱”和美好的理想来吸引信徒,在言语上慷慨地赞美和奖励,如“高层次”、“天使”、“圆满的机会”(相当于“觉悟高”、“前途光明”),使信徒感觉很特别、很幸福。然后便用恐惧和罪恶感来加以控制,如地球要大爆炸、世界末日要来临,不彻底悔罪就会万劫不复,所以一切必须听从教主的教诲,按他的指示办事。

在邪教组织内的亲历使哈森对洗脑有了深刻的认识,但是他认为,一个人被洗脑,并不等于从此被一个铁模子永远地定了型。只要被洗脑者受到了正面的教育和启发,还是可以被改变的。美国社会也有一个共识:入邪教不是犯罪,入邪教者是可以通过教育和心理治疗而改变的。一个人加入邪教并不表示他就此变“邪”,他只是成了无辜的受害者而已。就像一个人可以脱离帮派一样,加入邪教者只要有社会和他人的帮助,也是可以脱离邪教的。

(作者为加州圣玛利学院教授)


文章分类: 了解反邪法律法规
分享到:
微博QQ
 
 
关注微博共同反邪